二龍湖愛情故事2021


➡ ➡ ➡陸劇 二龍湖愛情故事2021 線上看 ⬅ ⬅ ⬅
該劇於2021年6月9日在優酷全網獨播。

陸劇《二龍湖愛情故事2021》基本介紹

劇名:二龍湖愛情故事2021
導演:張浩
編劇:馬馳
主演:張浩/徐子涵/鄭胖/李野
類型:劇情
首播:2021-06-09
集數:24
片長:45分鐘

陸劇《二龍湖愛情故事2021》劇情介紹

二龍湖愛情故事之2021》由張浩執導,張浩、徐子涵、吳爾渥、李超龍、李欣穎、馬靚、代新、蓋中蓋、藍波、李野、李宏宇、張贏、孫佳妹、精靈等主演的東北題材愛情喜劇。

張立東與王春花在經歷了幾年的愛情長跑後眼看修成正果,不料失聯多年的王春花父親——王忠德卻突然歸來。李鐵鋼覺得機會來了百般討好未來“老丈人”,想盡一切辦法與張立東爭搶女婿之位,但這些伎倆都被張立東逐一化解。為了讓李鐵鋼放棄,妹妹小梅向哥哥介紹了自己的大學閨蜜,沒想到卻引來了一場風波,張立東王春花的感情又一次受到的衝擊,但二人情比金堅,攜手一同度過了層層難關。

陸劇《二龍湖愛情故事2021》角色介紹

張立東 飾 張浩

王春花 飾 徐子涵

李鐵鋼 飾 李野

王秋月 飾 孫佳妹

陸劇《二龍湖愛情故事2021》分集劇情

第1集
二龍湖的愛情故事已經過了三季了,張立東和王春花終於要結婚了。婚禮現場,二龍湖村人都喜氣洋洋地恭喜他們。但事實是,場面並沒有那麼和諧,有些二龍湖村人調侃立冬一個二婚還整得那麼隆重嘚瑟,大部分村人則更關心酒席何時開。立冬忙著給鄭胖子打電話囑咐他,雖然自己是二婚但也要要好好準備誓詞。立冬細數之後發現自己昔日的緋聞女友艾晴晴和李小梅沒來,頓時安心了不少。另一邊,新娘王春花正在化妝打扮。而立冬在廁所裡反复練習自己的結婚誓詞,他緊張到連自己誤入女廁所也沒有發現。此時,桂香在春花的婚房裡發出羨慕的讚嘆,其實她也想結婚了,她想結婚的對象就是桑濤。桑濤領著桂香離開婚房去了另一個地方,這個地方的佈置和春花立冬的婚房一模一樣,就連門牌號都完全一樣。二人情到深處開始在房間裡膩歪起來。婚禮現場,酒席開始,大家都吃得其樂融融。這時,一直喜歡春花的李鐵剛帶著自己的小弟們氣勢洶洶地來到了現場。李鐵剛扔下了兩摞綠色的五十元錢來暗諷自己對這場婚禮的不滿。這時,婚禮司儀鄭胖子激情開場,他邀請兩位新人登場,可是等了半晌新人都沒來。尷尬的鄭胖子請賈大山上台救場以此拖延時間,賈大山說自己沒有提前準備也匆匆下場。鄭胖子不得已再次邀請兩位新人出場。在村民的鼓掌歡呼中,春花出場,但她卻滿臉憂愁。稍後,立冬也緩慢出場,他也一臉心事重重的樣子。原來,此前在後台準備時,立冬春花本來在害羞地打情罵俏,但是後來春花的爸爸王忠德趕到後台非要阻止二人成婚。在知道春花立冬還未來得及領結婚證時,王爸爸更是態度強硬,堅決不同意這場婚禮。春花哭訴,王爸爸多年出海,根本沒有管過自己和妹妹,現在婚禮她也不希望爸爸插手。無論立冬如何懇求,王爸爸還是堅持要將婚禮取消。立冬和春花都站在了台上,馬上就要開始婚禮誓詞了,突然王爸爸一聲令喝,宣布暫停婚禮,並做主將結婚改為訂婚。二龍湖村人氣呼呼地打包菸酒飯菜後就散場了,場面一片混亂。一直喜歡春花的李鐵剛喜笑顏開,立即去王爸爸面前獻殷勤,請王爸爸喝酒,並且有意無意地炫耀自己的財富。王爸爸聽後對李鐵剛很滿意,二人一起埋汰張立東配不上 春花。春花和立冬在後台互相安慰,並下定決心要得到王爸爸的認可。另一邊,立冬的朋友們在一起協商如何幫助立冬和春花渡過難關,幾人最終想出將生米煮成熟飯的點子,打算將立冬和春花灌醉,於是眾人坐在一起喝酒。酒過三巡,春花先回婚房內休息了。李鐵剛來找張立東喝酒,打算今晚看住他。春花的妹妹秋月催二迷糊趕快將立冬送回婚房內。二迷糊和趙德住迷迷糊糊地將張立東送回了“婚房”。立冬因為喝酒過多在洗手間睡了一晚。第二天早上,立冬爬到婚床上想抱春花,結果對方一頓大叫將張立東嚇醒,原來這是桂香和桑濤的房間。此時,桑濤回來了,桂香情急之下將立冬藏在了被子裡,她想支開桑濤,哪料桑濤直接鑽進被窩就對著張立冬一頓狂親,在發現不對勁後,桑濤崩潰大叫並且對張立冬一頓指責。此時,春花給立冬打電話,立冬說自己在五樓520房間,但春花則表示自己並未見到立冬。張立冬走出去一看,卻發現自己是在四樓的520房間內。大家齊聚客廳,此時王爸爸​​正在幸災樂禍地吐槽張立東連婚房都會走錯,眾人連忙一頓解釋說是二迷糊和趙德住送錯了房間才會導致這樣的烏龍事件。眾人都在為張立冬的人品做擔保,但反而越描越黑。王爸爸不同意和秋月回家住,堅決要住在張立東家裡。另一邊,李鐵剛向自己小弟們確認自己比張立東優秀後,派自己的小弟們開著豪車去請王爸爸,打算為王爸爸接風洗塵。王爸爸當著立冬的面炫耀鐵剛要請自己吃飯。對著張立冬一頓狂親,在發現不對勁後,桑濤崩潰大叫並且對張立冬一頓指責。此時,春花給立冬打電話,立冬說自己在五樓520房間,但春花則表示自己並未見到立冬。張立冬走出去一看,卻發現自己是在四樓的520房間內。大家齊聚客廳,此時王爸爸​​正在幸災樂禍地吐槽張立東連婚房都會走錯,眾人連忙一頓解釋說是二迷糊和趙德住送錯了房間才會導致這樣的烏龍事件。眾人都在為張立冬的人品做擔保,但反而越描越黑。王爸爸不同意和秋月回家住,堅決要住在張立東家裡。另一邊,李鐵剛向自己小弟們確認自己比張立東優秀後,派自己的小弟們開著豪車去請王爸爸,打算為王爸爸接風洗塵。王爸爸當著立冬的面炫耀鐵剛要請自己吃飯。對著張立冬一頓狂親,在發現不對勁後,桑濤崩潰大叫並且對張立冬一頓指責。此時,春花給立冬打電話,立冬說自己在五樓520房間,但春花則表示自己並未見到立冬。張立冬走出去一看,卻發現自己是在四樓的520房間內。大家齊聚客廳,此時王爸爸​​正在幸災樂禍地吐槽張立東連婚房都會走錯,眾人連忙一頓解釋說是二迷糊和趙德住送錯了房間才會導致這樣的烏龍事件。眾人都在為張立冬的人品做擔保,但反而越描越黑。王爸爸不同意和秋月回家住,堅決要住在張立東家裡。另一邊,李鐵剛向自己小弟們確認自己比張立東優秀後,派自己的小弟們開著豪車去請王爸爸,打算為王爸爸接風洗塵。王爸爸當著立冬的面炫耀鐵剛要請自己吃飯。

第2集
老三和小宏開豪車來請王春花爸爸去喝酒,王爸爸誇獎李鐵剛財力殷實,吐槽張立東是窮鬼一個,與此同時,王爸爸大搖大擺地坐上鐵剛的豪車準備出發。另一邊,桂花來找桑濤,桑濤卻抑地在橋邊彈琴唱歌,他無法忘懷張立東和自己心愛的桂花“睡在一起”,桂花及時解釋自己和張立東啥事也沒有發生,二人決定去給張立東道歉。趙德柱在房間裡吐槽王爸爸哏。秋月聽後很不滿,反說趙德柱辦錯事情,幹啥啥不行,表示自己瞧不起趙德柱這樣的人,並且生氣地跑掉。就這樣,德柱秋月這兩個本來恩愛的小情侶卻因為立冬春花的事情吵起架來。趙德柱請自己的前姐夫張立冬為自己評理,豈料張立冬也贊成秋月的觀點,他也認為趙德柱上市裡連一個月也活不下去。趙德柱表明自己非要闖一個給立冬看看。趙德柱氣呼呼的出走,二迷糊一直在後邊追。趙德柱委託二迷糊幫自己看好秋月,尤其提防一直喜歡秋月的鄭胖子,以防他趁虛而入,並表示只要鄭胖子對秋月有歹心,二迷糊就可以揍他。之後,趙德柱便匆匆地去趕大巴了。村里的一個小伙娶了一個外地媳婦,現在來找賈隊長主持,並且說詞是托馬峰寫的,賈隊長一聽是馬峰寫的表示更不能主持了,並且吐槽馬峰寫的不是人念的。這邊,馬峰和媳婦發生口角爭執,原來馬峰丟了張立東一萬塊禮金,馬峰媳婦勸馬峰先去和張立東攤牌,但馬峰表示張立東現在在忙乎老丈人,沒時間取禮金,自己會再想辦法解決這件事情。立冬心疼春花這幾天都沒吃好睡好,打算親自下廚照顧春花。同時,立冬也同意讓王爸爸來家里和自己與春花一起住。晚上,李鐵剛和王爸爸還在一起喝酒,李鐵剛提醒王爸爸現在到晚上了,張立東和王春花要睡覺了。果不其然,這邊立冬和春花一同坐在炕上,立冬表示一定會讓王爸爸親口同意這門婚事,二人情到深處相擁而吻。這時,王爸爸突然回來一把揪起了張立東並把他踹到了另一個房間。此時,桂香和桑濤來找張立東道歉,幾人決定在一起通過喝酒化解矛盾。二迷糊擔心趙德柱,於是給他打電話詢問情況,趙德柱表示因為白天和二迷糊長時間的嘮嗑導致自己錯過了去市裡的大巴。趙德柱說自己已經走了一半路不想返回,要繼續走到市裡去。第二天清晨 ,幾個酒醉之人纏抱在一起。令人尷尬的是,桑濤和王爸爸抱在一起,而桂香正用身體壓著張立東,王爸爸見此情況,氣得拿鞋追著張立東打。王爸爸教訓張立東連續兩天用同一個藉口和同一個人睡覺,並且在言語間對桂香有所貶低,這頓時就引起了桑濤的不滿,桑濤和王爸爸因此產生了口角爭執。這邊,馬峰還因為丟失的禮金而惆悵,李鐵剛出錢請馬峰幫自己拿下王春花爸爸。於是,李鐵剛、馬峰、徐德貴三人在飯店邊吃邊商量對策。三人得出結論,讓李鐵剛為王春花爸爸找個老伴。說乾就乾,李鐵剛立即讓自己的小弟們出去為王爸爸尋找適合的老伴。另一邊,二迷糊、鄭胖子、桑濤等人齊聚在一起為張立冬出謀劃策,並最終提議為王爸爸找一段黃昏戀。鄭胖子說王爸爸是自己的老丈人自己不便出手,之後便惹火了一直守護秋月德柱的二迷糊,於是二人發生矛盾爭執。張立東上來勸架卻被誤傷摔倒了兩次,場面一度混亂。此時,桑濤趁機給張立東唱衰歌,張立東氣得將桑濤的吉他扔在了湖里。張立東回店里和春花商量給王爸爸找老伴,春花也表示同意。晚上,立冬春花一唱一和地忽悠王爸爸去找村里的老姐妹們嘮嗑。王爸爸順水推舟地和張立東來到了村里的秧歌隊,他親自給老太太們送蛋糕,之後便和隊裡老太太們歡快的扭著。李鐵剛看到此情此景之後很是著急,因為找老伴這件事情被張立東搶先了,自己卻一無所得。但馬峰和徐德貴表示應該用錢將王爸爸進行後期包裝,這讓李鐵剛重新拾起了信心。這邊,王爸爸扭完秧歌回家後,春花勸爸爸給自己找個老伴,王爸爸則表示自己對春花媽媽一心一意,不會找老伴的。第二天,李鐵剛又開著豪車老找王爸爸了。為王春花爸爸找個老伴。說乾就乾,李鐵剛立即讓自己的小弟們出去為王爸爸尋找適合的老伴。另一邊,二迷糊、鄭胖子、桑濤等人齊聚在一起為張立冬出謀劃策,並最終提議為王爸爸找一段黃昏戀。鄭胖子說王爸爸是自己的老丈人自己不便出手,之後便惹火了一直守護秋月德柱的二迷糊,於是二人發生矛盾爭執。張立東上來勸架卻被誤傷摔倒了兩次,場面一度混亂。此時,桑濤趁機給張立東唱衰歌,張立東氣得將桑濤的吉他扔在了湖里。張立東回店里和春花商量給王爸爸找老伴,春花也表示同意。晚上,立冬春花一唱一和地忽悠王爸爸去找村里的老姐妹們嘮嗑。王爸爸順水推舟地和張立東來到了村里的秧歌隊,他親自給老太太們送蛋糕,之後便和隊裡老太太們歡快的扭著。李鐵剛看到此情此景之後很是著急,因為找老伴這件事情被張立東搶先了,自己卻一無所得。但馬峰和徐德貴表示應該用錢將王爸爸進行後期包裝,這讓李鐵剛重新拾起了信心。這邊,王爸爸扭完秧歌回家後,春花勸爸爸給自己找個老伴,王爸爸則表示自己對春花媽媽一心一意,不會找老伴的。第二天,李鐵剛又開著豪車老找王爸爸了。為王春花爸爸找個老伴。說乾就乾,李鐵剛立即讓自己的小弟們出去為王爸爸尋找適合的老伴。另一邊,二迷糊、鄭胖子、桑濤等人齊聚在一起為張立冬出謀劃策,並最終提議為王爸爸找一段黃昏戀。鄭胖子說王爸爸是自己的老丈人自己不便出手,之後便惹火了一直守護秋月德柱的二迷糊,於是二人發生矛盾爭執。張立東上來勸架卻被誤傷摔倒了兩次,場面一度混亂。此時,桑濤趁機給張立東唱衰歌,張立東氣得將桑濤的吉他扔在了湖里。張立東回店里和春花商量給王爸爸找老伴,春花也表示同意。晚上,立冬春花一唱一和地忽悠王爸爸去找村里的老姐妹們嘮嗑。王爸爸順水推舟地和張立東來到了村里的秧歌隊,他親自給老太太們送蛋糕,之後便和隊裡老太太們歡快的扭著。李鐵剛看到此情此景之後很是著急,因為找老伴這件事情被張立東搶先了,自己卻一無所得。但馬峰和徐德貴表示應該用錢將王爸爸進行後期包裝,這讓李鐵剛重新拾起了信心。這邊,王爸爸扭完秧歌回家後,春花勸爸爸給自己找個老伴,王爸爸則表示自己對春花媽媽一心一意,不會找老伴的。第二天,李鐵剛又開著豪車老找王爸爸了。表示自己對春花媽媽一心一意,不會找老伴的。第二天,李鐵剛又開著豪車老找王爸爸了。表示自己對春花媽媽一心一意,不會找老伴的。第二天,李鐵剛又開著豪車老找王爸爸了。

第3集
第二天村口,秧歌隊的老太太們在一起嘮嗑,誇讚王爸爸昨晚的秧歌扭得不錯。賈大山則對此表示不滿,老太太們卻說王爸爸並不適合過日子。這邊,李鐵剛對王爸爸一頓吹捧,並給王爸爸送來一套貴重的衣服首飾,王爸爸見後激動不已。晚上,王爸爸穿上裝扮,引得老太太們的圍觀。賈大山嚮張立東吐槽王爸爸的裝扮是在譁眾取寵,並放話按照王爸爸的人品就是扭一輩子的秧歌也找不著老伴。李鐵剛跑到張立東面前炫耀王爸爸現在一心向著自己,張立東則說只要春花向著自己就行。李鐵剛認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很重要,自己對娶到春花這件事情也勢在必得。扭完秧歌回家後,春花溫柔地安慰有些失落的張立東,立冬表示自己會繼續努力為王爸爸找老伴。第二天,老三和小宏吐槽王爸爸花了鐵剛那麼多錢也不見效果。這時,王爸爸來了,他要向李鐵剛當面表示感謝,並且暗示秧歌隊的老太太們沒有像樣的服裝,鐵剛立即安排老三和小宏去操辦這件事情,這一切卻被躲在牆後的賈大山聽到了。這邊,張立東找鄭胖子、二迷糊、桑濤出來,商量為王爸爸找老伴的對策。在自家村里很難給王爸爸找到老伴,鄭胖子提議把外邊村里的老太太整到自家村里。鄭胖子總是叫王爸爸老丈人,而且說自己喜歡秋月,二迷糊不滿又和鄭胖子爭執起來,結果又誤把張立東扔進了湖里,場面一度混亂。這邊,李鐵剛又來給“智囊團”馬峰送錢了。鐵剛走後,馬峰媳婦吐槽馬峰只是在忽悠李鐵剛。張立東來隊裡找賈大山商量秧歌隊聯誼的事情,立冬誇耀將別村的秧歌隊整自己村來有利於和諧交流、提高政績,並且表示自己願意全權負責送給老太太們雞蛋當報酬,賈大山表示同意。立冬偷偷來桂香家窗口找桂香買雞蛋,恰好桑濤也在桂香家,桑濤又誤以為立冬和桂香有事,並堅決表示桂香不會把雞蛋賣給立冬。隨後,立冬又來到馬峰的超市,可是馬峰家的雞蛋太少,立冬只買到一點點雞蛋,根本不夠。無奈之下,立冬給桑濤撥打電話,主動上門請求桑濤讓桂香把雞蛋賣給自己,桑濤把桂香藏在櫃子裡拒絕她與立冬見面,桑濤賭氣將雞蛋五十一斤賣給立冬,並要求立冬自己去打包雞蛋。之後,桑濤和桂香又在屋子裡甜蜜地膩歪起來。晚上,李鐵剛只 給自家村單身的老太太們買了秧歌服,這引得其她老太太們不滿。這時,賈大山大張旗鼓地帶著別村秧歌隊的老太太們來了,張立東立即表示,凡來者均能領到雞蛋。於是別村秧歌隊賣力的扭著,這一下就吸引了王爸爸的注意力,他誇獎立冬事情辦得不錯,然後開心地進去扭著。李鐵剛這邊也不甘示弱,鼓吹自家村秧歌隊也扭起來,企圖將王爸爸吸引過來。兩家秧歌隊爭奇鬥艷,混亂中,王爸爸摸了外村女人的屁股,外村女人立馬憤怒指責他。李鐵剛過來解圍說肯定是張立東摸的。張立東為了老丈人,無奈攬下全部責任。於是外村女人就毆打張立東,立冬臉上也掛了彩。晚上在飯店門口,王爸爸因為要面子叮囑立冬不要說漏嘴,暫時先委屈立冬承擔責任。回家後,立冬謊稱是自己在扭秧歌時不小心摸到了外村女人的屁股。這時,秋月吐槽立冬應該要注意形象。王爸爸心懷愧疚,開始為張立東講話。春花讓秋月先將王爸爸送回家去。春花和立冬決定找正經人為王爸爸找老伴,日後再也不帶王爸爸去扭秧歌了。第二天,張立東又來找他的朋友們商量對策。最終得出結論,那就是去婚姻介紹所為王爸爸找老伴。但是,王爸爸的個人資料還需要找馬峰這個大詩人幫忙寫寫。鄭胖子來找馬峰寫資料,謊稱是為自己鄰居大叔相親,但馬峰寫的內容卻是十分誇張離譜。晚上,一家人在一起吃飯,王爸爸在不去扭秧歌之後情緒低落,立冬則表示已經將王爸爸資料送到婚姻介紹所了,第二天就可以去相親。王爸爸也欣喜地同意了。第二天,張立東和鄭胖子焦急地在自家西餐廳門口等待前來相親的老太太。不一會兒,老太太們都來了。對面的徐德貴看到此情此景,立即給李鐵剛打電話提醒他現在情況緊急,讓鐵剛趕快想辦法。村女人立馬憤怒指責他。李鐵剛過來解圍說肯定是張立東摸的。張立東為了老丈人,無奈攬下全部責任。於是外村女人就毆打張立東,立冬臉上也掛了彩。晚上在飯店門口,王爸爸因為要面子叮囑立冬不要說漏嘴,暫時先委屈立冬承擔責任。回家後,立冬謊稱是自己在扭秧歌時不小心摸到了外村女人的屁股。這時,秋月吐槽立冬應該要注意形象。王爸爸心懷愧疚,開始為張立東講話。春花讓秋月先將王爸爸送回家去。春花和立冬決定找正經人為王爸爸找老伴,日後再也不帶王爸爸去扭秧歌了。第二天,張立東又來找他的朋友們商量對策。最終得出結論,那就是去婚姻介紹所為王爸爸找老伴。但是,王爸爸的個人資料還需要找馬峰這個大詩人幫忙寫寫。鄭胖子來找馬峰寫資料,謊稱是為自己鄰居大叔相親,但馬峰寫的內容卻是十分誇張離譜。晚上,一家人在一起吃飯,王爸爸在不去扭秧歌之後情緒低落,立冬則表示已經將王爸爸資料送到婚姻介紹所了,第二天就可以去相親。王爸爸也欣喜地同意了。第二天,張立東和鄭胖子焦急地在自家西餐廳門口等待前來相親的老太太。不一會兒,老太太們都來了。對面的徐德貴看到此情此景,立即給李鐵剛打電話提醒他現在情況緊急,讓鐵剛趕快想辦法。村女人立馬憤怒指責他。李鐵剛過來解圍說肯定是張立東摸的。張立東為了老丈人,無奈攬下全部責任。於是外村女人就毆打張立東,立冬臉上也掛了彩。晚上在飯店門口,王爸爸因為要面子叮囑立冬不要說漏嘴,暫時先委屈立冬承擔責任。回家後,立冬謊稱是自己在扭秧歌時不小心摸到了外村女人的屁股。這時,秋月吐槽立冬應該要注意形象。王爸爸心懷愧疚,開始為張立東講話。春花讓秋月先將王爸爸送回家去。春花和立冬決定找正經人為王爸爸找老伴,日後再也不帶王爸爸去扭秧歌了。第二天,張立東又來找他的朋友們商量對策。最終得出結論,那就是去婚姻介紹所為王爸爸找老伴。但是,王爸爸的個人資料還需要找馬峰這個大詩人幫忙寫寫。鄭胖子來找馬峰寫資料,謊稱是為自己鄰居大叔相親,但馬峰寫的內容卻是十分誇張離譜。晚上,一家人在一起吃飯,王爸爸在不去扭秧歌之後情緒低落,立冬則表示已經將王爸爸資料送到婚姻介紹所了,第二天就可以去相親。王爸爸也欣喜地同意了。第二天,張立東和鄭胖子焦急地在自家西餐廳門口等待前來相親的老太太。不一會兒,老太太們都來了。對面的徐德貴看到此情此景,立即給李鐵剛打電話提醒他現在情況緊急,讓鐵剛趕快想辦法。到婚姻介紹所了,第二天就可以去相親。王爸爸也欣喜地同意了。第二天,張立東和鄭胖子焦急地在自家西餐廳門口等待前來相親的老太太。不一會兒,老太太們都來了。對面的徐德貴看到此情此景,立即給李鐵剛打電話提醒他現在情況緊急,讓鐵剛趕快想辦法。到婚姻介紹所了,第二天就可以去相親。王爸爸也欣喜地同意了。第二天,張立東和鄭胖子焦急地在自家西餐廳門口等待前來相親的老太太。不一會兒,老太太們都來了。對面的徐德貴看到此情此景,立即給李鐵剛打電話提醒他現在情況緊急,讓鐵剛趕快想辦法。

第4集
在張立東的西餐裡,通過婚姻介紹所來的幾位阿姨點了像卡布奇諾、意大利勁濃等高檔咖啡,但張立東表示自己的咖啡店是在農村開的,只有速溶咖啡。其中一位阿姨說她只要高樂高和倆餑餑。接下來相親就開始了。第一位阿姨說王爸爸並沒有資料上寫的那樣身高八尺、身材魁梧,並詢問王爸爸能否將她用公主抱一樣抱起來,可是王爸爸說自己力氣大,但卻不理解什麼是公主抱,第一位阿姨滿臉失望地走出來了。第二位阿姨進來相親,她指出王爸爸並沒有資料寫的那麼英俊瀟灑、風流倜儻,兩人一頓互懟,相親也不歡而散。第三位阿姨帶著一身的珠寶首飾進來相親,她指出王爸爸並沒有資料寫的那麼腰纏萬貫、富可敵國。她說自己的珠寶都是自己前幾任老伴分別送的彩禮,王爸爸認為這位阿姨老伴太多,人品作風有問題。兩人因此吵了起來。幾位阿姨非常生氣,拿出資料說張立東他們搞虛假信息,原來資料內容都是鄭胖子找馬峰寫的,內容過於誇張,不符實際。王爸爸責備張立東沒有辦好事情,此時還有一位阿姨溫德花留在餐廳,並表示自己願意嫁給王爸爸。王爸爸頓時喜笑顏開,和這位阿姨促膝長談,立冬和春花則給王爸爸他們留出二人世界。第二天,鄭胖子來到秋月工作室外跪著道歉,馬峰媳婦說這事全賴馬峰,她回去就教訓馬峰。春花給秋月打電話說,有老太太相中她們爸爸了,秋月也原諒了鄭胖子。李鐵剛帶著老三和小宏來找馬峰出主意,幾人商量決定通過給王爸爸買車來取得老丈人歡心。李鐵剛一開心又給馬峰轉錢了。一路上老三和小宏正在商量應該如何忽悠李鐵剛買貴車,但李鐵剛早就發現了,最後決定去4s店提夏利。另一邊,王爸爸和溫德花在二龍湖湖邊聊天,兩人有說有笑,其樂融融。之後,二人又來到草地約會,此時,張立東和兄弟桑濤在暗中觀察王爸爸的發展進度,立冬掏錢讓桑濤為王爸爸彈吉他唱歌製造浪漫氛圍,結果桑濤彈吉他過於陶醉嚴重影響了王爸爸的約會,王爸爸讓桑濤人走曲留下,桑濤不得已躲在橋底下彈吉他,但是他聲音過高,還是引起王爸爸不滿,二人就這樣在橋上橋下開始互相鬥歌,場面一度混亂。最後,溫德花也被氣走了。隨後,張立東責備桑濤唱歌把人唱跑了,桑濤說 自己要去苞米地解手。哪料,苞米地傳來一聲尖叫,原來是王爸爸和溫德花正在苞米地膩歪。桑濤還不明所以,一直在搗亂,立冬氣得一腳將桑濤踢進苞米地裡。晚上,王爸爸邀請溫德花阿姨來家裡做客,大家有說有笑地吃著苞米、喝著酒,溫德花阿姨喝多了就在立冬家休息了,立冬來到了桑濤家過夜,但是桂香也在桑濤家裡,於是立冬委託桑濤先把桂香送回家去。門外,桂香暗示自己家裡沒有人,二人可以一起睡,但桑濤腦子一根筋非要回去看著張立東。桑濤在張立東身上綁了兩根魚竿響鈴,表示自己不睡覺要看著他,以防他半夜去找桂香。第二天,張立東和他朋友們聚齊在一起開會,張立東詢問誰家可以讓自己先居住幾天,幾人話不投機,又開始相互打鬧起來。另一邊,李鐵剛將禮品和越野車都送給了王爸爸,王爸爸激動不已,囑咐溫德花過門後要和自己統一戰線,只贊成李鐵剛和春花結婚。

第5集
清晨村口,賈大山在和鄉親婦女們炫耀自己買的新車,他攔住路過的張立東,讓立東對自己態度好一點。這時,一輛車停在他們面前,原來是王爸爸和他的新老伴溫德花正坐著李鐵剛送的新車兜風。王爸爸炫耀李鐵剛給自己買了新車,張立東心裡不是滋味,趁機捉弄了李鐵剛一番。這邊,春花知道自己爸爸收了李鐵剛的車後,很是不滿。她和立東商量要趕緊讓王爸爸和溫德花結婚。晚上,張立東親自下廚為家人們做了美味佳餚,春花提議讓爸爸趕快和溫德花阿姨結婚,王爸爸欣然同意。但是,當立東說要給王爸爸單獨蓋婚房,並且希望王爸爸搬出去住時,王爸爸很是生氣,他將張立東趕出門外。張立東無奈之下來到鄭胖子家過夜。半夜,鄭胖子睡相太差,嚴重影響張立東休息。張立東立即穿衣又去了桑濤家裡,桑濤表示自己還得看著張立東以防他去找桂香,即使張立東解釋自己根本不喜歡桂香,桑濤還是不信,於是二人相對而坐,表示晚上互相監督,絕不睡覺。第二天清晨,原本相對而坐的張立東和桑濤都睡得正香。另一邊,鄭胖子來衛生所對他心愛的秋月獻殷勤,二迷糊因為趙德柱之前的委託也來衛生所搞破壞,他要防止鄭胖子趁虛而入。於是,二人就在衛生所裡展開口角爭執。西餐廳這邊,李鐵剛帶王爸爸和春花去城里為溫阿姨買點日用品,正巧遇到了回來的張立東。王爸爸表示車裡坐不下立東,讓立東留下來看店。鐵剛趁機暗諷立東,要是春花以後生了孩子,小車根本坐不下。一旁的張立東聽後,趕快將飯店關門,立即跑了出去。張立東跑回家裡,積極幫助溫阿姨干家務,張立東懇求溫阿姨幫自己吹吹枕邊風,溫阿姨則表示自己剛來只會保持中立。張立東決定溫阿姨做飯,他來到菜地摘菜。這時,家裡來了一個女人,原來她是上次秧歌隊被張立東誤摸屁股的那個外村女人,她心懷怨氣便和立東扭打起來。這個外村女人叫穩穩,她是溫阿姨的女兒,她指責溫阿姨自己老公還沒死呢就著急找老伴,於是強行將溫阿姨帶走了。前來給未來丈娘溫阿姨送禮的鄭胖子、二迷糊、秋月三人正好遇見了此情此景,三人在一起議論溫阿姨人品問題,二迷糊又藉機暗諷鄭胖子和溫阿姨一樣也有問題。隨後,李鐵剛、王爸爸和王春花 一行人從城裡買了一大堆東西回來了。二迷糊說溫阿姨跑了,王爸爸誤以為溫阿姨被張立東打跑了,悲怒交加的他立馬跑回家追著張立東打。餐廳這邊,秋月向春花解釋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春花提醒立東今晚還是繼續去桑濤家睡覺,然後就回家安慰王爸爸去了。但是王爸爸傷心過度,根本不信春花的解釋。半夜,馬峰來到李鐵剛家,他告訴鐵剛,張立東把王爸爸老伴攪黃之後就是鐵剛奪回春花的好機會,李鐵剛又掏錢讓馬峰幫忙想對策了。第二天早上,馬峰攔住路過的王爸爸,他提醒王爸爸不只有張立東一個姑爺子,推薦王爸爸去找李鐵剛。隨後,王爸爸來到李鐵剛家,鐵剛表示,只要王爸爸同意自己與春花的婚事,他就會在村里蓋一個二層別墅,並且邀請王爸爸去二樓居住,王爸爸對此提議很是動心。二人商議只要張立東蓋不起二樓,就不同意立東與春花的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