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債


➡ ➡ ➡陸劇 胭脂債 線上看 ⬅ ⬅ ⬅
該劇於2021年6月5日在優酷播出。

陸劇《胭脂債》基本介紹

劇名:胭脂債
導演:張瀚文
編劇:蔣一伊、林晶晶
主演:於文文、楊業明、戚硯笛、姚望、王珮寒、汪卓成、黃千碩、孫啟恆
類型:古裝
集數:24
片長:45分鐘

陸劇《胭脂債》劇情介紹

胭脂債》由北京華誼兄弟聚星文化有限公司出品,張瀚文執導、於文文、楊業明、戚硯笛、姚望、王珮寒、汪卓成、黃千碩、孫啟恆等主演的古代傳奇劇。該劇改編自網絡作家一度君華同名小說,講述了囚禁江家地牢三十年的“殺人魔頭”薄野景行意外成為胭脂女,與不慎走火入魔內力盡失的新任武林盟主江清流在追求自己想要得到的真相和打破武林陰謀過程中逐漸產生感情的故事。

江清流即將從爺爺江隱天手中接過“五行龍印”繼任武林盟主,繼任大典上,突然闖來一群蒙面黑衣人,江清流在與敵人搏鬥時走火入魔,內力全失。此時被關在地牢的博冶景行突然從江家地牢裡越獄而出,不知所踪。傳聞博冶景行身懷五曜神功絕技,貽害八方,江湖眾門派對此趨之若鶩。原來博冶景行以幫助江清流恢復功力為條件,換取了一年的自由時間,調查當年究竟是誰將其師門寒音谷滿門抄斬,還將罪名扣在她的頭上。博冶景行和江清流聯手調查,發現武林邪道陰陽道是真正的幕後黑手,江湖上的幾大滅門案,都是陰陽道所為…

陸劇《胭脂債》角色介紹

薄野景行/演員 於文文
江湖人稱“男魔頭”,實際上是一個女子,武藝高超,在十五歲那年便稱霸武林,從此名揚千里。

江清流/演員 楊業明
新任武林盟主,江家少主,從小就是一個以自身利益為重的人,直到遇見了薄野景行後,他的人生髮生了改變。

穿花蝶/演員 姚望
江湖人稱採花大盜,俊美瀟灑,在江家意外擄走小妾“小景”,實際上是薄野景行。

單晚嬋/演員 戚硯笛
江清流的正房妻子,溫婉賢惠。

闌珊客/演員 黃千碩
薄野景行的小跟班,也是一名採花賊。

梅映雪/演員 汪卓成
不老城的城主,與宮自在、江清流、是好兄弟。

陸劇《胭脂債》分集劇情

第1集
在這個江湖上面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江湖,原本在江湖上面都是一片和諧的樣子,然而在三十年前卻突然間闖出了一個人這個人就是博冶景行,她原本是寒山谷的弟子,結果卻無意間修行了一套五曜心經,然而就是因為這套五曜心經讓博冶景行成為了江湖第一大魔頭,不僅血洗了自己的門派,而且還欺師滅祖,就這樣的一個女魔頭,所以被​​其他人給追殺。其實博冶景行本來就是女兒身,只不過總是以男子的面貌示人,而且江湖中總是傳言,說博冶景行心狠手辣,殺人如麻,所以一時之間在江湖之中怨念四起,都希望能夠制裁博冶景行。這樣子罔顧人命的行為,然而博冶景行其實根本就沒有做這些事情,這些都是有些人是在自己身上潑的髒水,目的就是為了讓自己成為過街喊打的老鼠,然後再出現救了博冶景行的命,這樣子的話就可以從博冶景行那裡拿到江湖第一心經五曜心經。江湖中但凡是正義人士都想要追殺博冶景行,而且不僅如此,還希望能夠從博冶景行那裡拿到她休息的五曜心經,這樣子的話就可以稱霸武林,而一路上博冶景行都在抵抗他們的追捕,然而終歸是自己無法以一當百,所以還是落了下風,這天他們在驗行商的時候終於發現了博冶景行的踪跡,於是現任武林盟主江隱天江隱天江隱天也追逐上來。結果這個時候江隱天告訴博冶景行說,讓他乖乖束手就擒,自己還能饒過他一命,只要他能夠告訴自己關於五曜心經的修煉。結果博冶景行卻寧死不屈,於是便和江吟天的兒子江少商打造起來,結果在打鬥的過程中,江少桑竟然出暗器傷害了博冶景行,關鍵時刻博冶景行告訴江少桑說,如果他能夠留住自己的性命,自己願意給他傳授五曜心經,而這個時候江隱天竟然出手傷害了自己的兒子,說跟不要心經比起來,博冶景行的性命根本就不足為懼,然而博冶景行聽了這句話之後便暈倒過去,等博冶景行再次醒過來之後已經來到了江家的地牢裡面,而且自己全身都被鋼鐵給包裹著,只留了一張嘴巴在外面吃東西。而這天有一個小孩子來到了博冶景行的面前,這個人就是江隱天的小孫子,名叫江清流。江清流見到了博冶景行之後,便詢問對方到底是犯了什麼錯,才會被關押在這個地方,然而博冶景行卻告訴她說其實自己

第2集
就這樣江清流每天都在地牢裡面看望博冶景行,而博冶景行也會時不時的給江清流傳授心得體會,就這樣一直過了十一年,現在的江清流已經長成了一個俊俏的男人,而這天武林盟主江隱天準備將五龍印傳授給江清流,讓江清流成為下一任的武林盟主,於是這天在沉碧山莊的時候,無聯盟主邀請了很多人過來做客,其中就包括之前一直在武林中行走的正派人士,還有七劍七宿劍和酒飲門派,在門口的時候,武林盟主江隱天都和他們十分的客氣,然而唯獨七宿劍的掌門他的兒子十分的目中無人,而且還挑釁說他們的劍法都旗鼓相當,希望能夠跟江清流一決高下,但是這個起義卻被武林盟主江隱天給否定了,認為今日只不過是一個慶典,沒有必要打打鬧鬧。而另一邊江清流被武林盟主江隱天要求回去看一下單晚嬋和奶奶的情況,讓他們準備的差不多就出來準備迎接客人,博冶景行此時還被關押在地牢裡面,並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江清流往回走的時候正好碰見了單晚嬋,單晚嬋把自己準備好的菜單交給了江清流讓他過目,結果江清流卻說這件事情交給單晚嬋來做就夠了,自己很放心單晚嬋,而這個時候江清流兩位好友也趕來了,這邊說既然正門那麼多人水洩不通,他們不如從後院翻進來就想要早一點見到江清流,還認為江清流從今天之後就會變得十分的忙碌,然而他們卻對小嫂子十分的恭敬,而這個時候江清流就說自己在前面確實碰到了一些有歪門邪道心思的人,其中就包括七宿劍的掌門兒子百里辭楚。結果他們聽說了這個人的名字之後,表示這個人確實是一個武功上面的癡人,但是在別的上面做人確實也沒有什麼道理,從他父親那裡看就能看得出來,他們家確實家教也不好。而這個時候單晚嬋並要求告訴江清流說讓他一會少喝點酒,晚上自己會給他準備好熱水讓他好好的泡一個澡,結果江清流卻告訴單晚嬋說自己晚上的時候還要去忙碌武林盟主的事情,從今天起以後自己就會有很大的責任要做讓單晚嬋不需要等,自己好好操心那邊的事情就夠了,還讓單晚嬋準備好了一切之後就把奶奶喊過來,自己還有其他的安排。於是江清流便告辭了,單晚嬋和自己的好友一起離開,而此時他們已經在前庭準備好宴會開始,然而 武林盟主江隱天準備將五龍印傳給江清流的時候,卻收到了七宿劍的掌門兒子百里辭楚,認為他們已經代代相傳了兩代五龍印,五龍印來就是屬於武林,而不是屬於他們江家人的。但是在場卻除了他們以外並沒有其他人,而這個時候七宿劍的掌門兒子百里辭楚卻突然間開始挑釁說自己要先喝完這杯酒,也算是敬武林盟主江隱天這麼多年為了江湖的付出和辛苦。

第3集
而這個時候武林盟主江隱天的臉上有一些難堪,但是並沒有表露出來,畢竟自己一個長輩不可能跟晚輩發火,而這個時候江清流卻不滿意他們竟然傷害自己的爺爺,準備出手的時候,沒想到江清流的好友竟然替江清流擋下了一杯酒,於是酒杯便在幾人之間開始不停的流轉。而那一邊在宴會現場的時候百里辭楚卻並沒有接到酒杯,於是酒杯便灑了出來,而這個時候百里辭楚的臉色有一些難看。於是百里辭楚立刻讓下人繼續去拿一個酒杯給自己,而這個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武林盟主江隱天江隱天卻突然間離開,讓管家負責看一下前排的情況,江清流有一些疑慮,於是便跟著了武林盟主江隱天江隱天一起過去,沒想到武林盟主江隱天江隱天竟然來到了地牢裡面,而且發現地上竟然還有一顆長生丸,於是便詢問博冶景行這是怎麼回事。博冶景行說每日她過來的時候都會給自己三枚長生丸,而自己都會吐掉一枚,其實無所謂反正都會吃下去,只不過是自己清醒的時間長短問題而已,而這個時候武林盟主江隱天江隱天又將長生丸塞到了博冶景行的嘴巴里面,讓他好好的吃下去,而博冶景行則趁機咬了武林盟主江隱天江隱天一口,江隱天吃痛便打了博冶景行一下告訴博冶景行說,讓她今日必須要把五曜心經的後四句話告訴自己,結果博冶景行卻反問他為什麼偏要是今日,於是武林盟主江隱天江隱天就告訴博冶景行說他在這裡被關押了十幾年,還不知道這件事情自己已經準備退位了,而是由自己的孫子江清流繼續去當武林盟主。所以今日江隱天自己必須要得到這四句五曜心經,而且自己還可以給博冶景行留一個全屍,如果博冶景行不願意的話,那麼自己就只能教博冶景行碎屍萬段,而且讓博冶景行和她的五道心經一起陪葬,也算是讓博冶景行成為了江湖上的一個倔強,結果博冶景行卻告訴武林盟主江隱天江隱天說認為他這樣子簡直是一個皮著狼羊皮的狼,還說他這樣子根本就是為江湖人士不恥的打著正義的旗號,卻在這裡囚禁了自己這麼多年,他為了拿到五耀​​心經把自己囚禁在這裡,根本就不是為了江湖人士,而是為了鞏固他們江家在江湖上的地位,而且當初武林盟主江隱天的兒子根本就不是自己所殺,但是他卻強行把這個鍋給扣在了 自己的頭上。然而武林盟主江隱天卻說江湖上的人都知道這件事情,但是博冶景行卻認為江湖上的人不知道的事情可多了,如果江清流知道,其實他的爹江少桑不是自己殺的,到底會怎麼樣還願不願意完全的相信他這個爺爺所說的話,而且在這個時候武林盟主江隱天竟然想對博冶景行動手,卻突然聽到牆角有一些動靜,於是立刻出手,沒想到江清流竟然從牆角走了出來。

第4集
江隱天詢問江清流是多久來的,結果江清流說自己並沒有聽到全面的事情,只是聽到了有動靜,所以才到了地牢裡面來,還說奶奶已經到前廳去了。所以讓自己過來把爺爺叫過去,於是武林盟主江隱天便告訴江清流說,今天是他上任武林盟主第一天,所以必須要殺一儆百,而這個女人就是他們江湖當年的第一魔頭,所以一定要將他殺了,這樣子的話就能夠鞏固江清流在武林人是心中的地位,說完這一切武林盟主江隱天就離開了,而江清流則用劍對著博冶景行詢問,博冶景行是否真的殺了自己的親爹,結果博冶景行卻說他當初不肯殺自己的原因,就是因為不肯相信他爺爺說的話。而且博冶景行告訴江清流說他這麼多年來自己還是他的師傅,不然的話他的殘相神功根本就練不到現在,而且還比他的爺爺武林盟主江隱天江隱天做的還好,結果江清流卻說殘笑成功,只不過是他們江家的正派武功跟博冶景行根本沒有任何的關係,但是她不可否認,你是覺得那些心法確實也幫了自己很多,結果這個時候卻突然間有下人,過來告訴江清流,說前面突然來了一個妖女,說要挑釁武林盟主江隱天,所以武林盟主江隱天現在讓江清流趕快回去鎮住場子。另一邊單晚嬋去後院的時候找到了奶奶把奶奶喊了出來,結果奶奶去詢問,他說自己聽著前面已經很熱鬧,為什麼單晚嬋去耽誤了這麼長的時間,單晚嬋說自己剛剛去準備廚房的事情,然後又見到了江清流,所以耽誤了一些事情,現在才過來請奶奶過去。於是江清流只好離開了地牢,臨走的時候博冶景行告訴江清流說剛剛自己就發現他拿劍的時候有一些氣虛漂浮,如果這只是他一時氣急攻心也就算了,如果是真的有問題的話,那麼就讓他千萬不要將自己的氣體到中庭,不然的話就會有生命之憂,而且就說明他已經練功練到著火入魔了,但是江清流卻認為自己練的都是正派性。可能會有周或入魔的事情,於是變並沒有聽清楚你的話,博冶景行則說他肯定會還會來找自己的,另一邊這個妖女來到了現場之後告訴大家說自己過來就是砸場子的,他知道武林人士之中就是以武功最高的人成為武林盟主,所以自己要去挑戰武林盟主,結果在一對一的時候其他人都已經敗下了陣來。而這個時候江清流卻突

第5集
結果奶奶卻告訴單晚嬋說,以後這樣子熱鬧的日子還多,如果單晚嬋不能夠做好的話,那麼自己也不建議再換一個人來坐這個位置,而且單晚嬋已經嫁進他們家兩年了,結果卻一直沒有為他們家誕下子嗣,認為她作為女人的本分就是應該要為他的夫家開枝散葉,結果單晚嬋卻告訴奶奶說,因為這兩年江清流的一直在忙,自己連見到江清流一面都不可能,而且生孩子這件事情也不是自己一個人就能夠做到的,結果奶奶卻認為這件事情是單晚嬋正在推卸責任,如果他見不到自己的丈夫,就應該好好的去反省一下,怎麼能將這件事情關係到丈夫的頭上,單晚嬋有一些難過,不過他還是言聽計從,因為今天的宴會自己是不能出場的,所以他只好留在了後院裡面好好的反省自己的問題。而另一邊江清流在跟這個妖女動手的時候,卻反應過來自己的氣血確實有一些問題,有一些汽油落虛,而另一邊江清流的兩個好友也看出來,江清流似乎有一些問題,發現這個妖女似乎是在故意的拖延時間,這個時候殘相神功已經練到了第五層,但是依舊兩個人之間都沒有人正向上風。於是江清流的好友便提起江清流,讓他速戰速決,江清流一時氣急,所以將氣提到了中庭,沒想到竟然突然間暈厥過去,然而在江清流暈厥之前,竟然還用劍劃傷了這個謠女,此時妖女聽到了動靜之後,表示他們已經得手了,所以轉身離開。而另一邊武林盟主江隱天在收到了消息之後發現竟然有異動,於是立刻趕到了地牢裡面,結果卻發現博冶景行竟然消失了,原來在江清流和武林盟主江隱天離開之後,地牢的人竟然被人圍攻了,兩個黑衣人似乎是想要帶走博冶景行,結果卻被博冶景行反殺,博冶景行一個人拖著疲憊的身軀離開了江家,而此時江清流也被人扶到了裡面,結果卻發現博冶景行不見了,武林盟主看到了江清流受傷了之後便十分的心急。而這個時候江清流之後謊稱說,自己只是一部時留神被叉了氣,而他的好友也說是因為那個妖女想要來襲擊自己,所以江清流替自己擋了一腳,所以才會這個樣子,武林盟主江隱天立刻丟下了大家,把江清流給扶到了房間裡面,而此時博冶景行已經拖著疲憊的身軀,離開了江家,準備去找自己的下屬自己要報仇,這些年來他已 經被囚禁在江家十餘年,已經不知道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武林盟主江隱天帶著江清流去到了商心姑娘那裡,讓商心姑娘診治,結果商心姑娘卻發現江清流已經氣血淤堵經脈受損,還說自己只能夠保證江清流的生命沒有問題,但是他以後卻不能夠再練習武功,而此時武林盟主江隱天卻乞求商心姑娘,說他們天仙谷是江湖第一大藥王谷怎麼可能救不了自己的孫兒。

第6集
但是江清流卻說其實自己前幾日在後山練功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了這個問題,當時只有梅宮二人知道這件事情。江清流知道如果自己身為一個武林盟主江卻沒有辦法有一身武功的話,那麼他就不可能去擔任這個武林盟主江,商心姑娘表示自己所在的天仙谷之前受到了江隱天的恩典,這些年來也一直和江清流青梅竹馬,如果自己有辦法的話肯定會拼死相救,但是現在自己確實才疏學淺,能夠做到只是保證江清流的身​​體沒有問題,其他的事情自己確實不敢保證。結果這個時候江清流想到了之前自己離開地牢的時候,博冶景行說的那番話,似乎博冶景行早就看出來自己練功出現了問題,還叮囑了自己不要將氣血提到中庭,但是自己一時不察還是被對手逃脫,所以心急了一番後竟然四肢無力刺痛難忍,所以倒地不起。但是江清流突然想到了一個方法,詢問商心姑娘自己如果先把所有內力傳給另外一個人,然後等自己身體調理好了再吸收對方的內力回來,這個方法不知道可不可行。商心姑娘分析後表示雖然可行,但是每個人練就了內功心法是不一樣的,不一定能找得到一個完全適合接受江清流內功的人。另一邊在一個宅子裡面,那個妖女原來就是陰陽道的教主夫人樊素素,她所服從的人就是陰陽道的教主衛梟。衛梟聽到了樊素素的解釋,說他們好心把博冶景行從江家的地牢裡面救出來,本來樊素素和黑衣人聲東擊西,由樊素素負責吸引眾人來比武,等到地牢的人手看管不夠就可以從中帶走博冶景行。沒想到博冶景行恩將仇報,反而動手殺了素素他們派過去的人,要不是因為素素是負責吸引對方,有可能在地牢裡面死的人就是訴訟結果,衛梟並不在意這一點,只不過問素素他們有沒有暴露自己的身份,素素說對付這些人還不需要用到他們的武功,但是他們卻沒有從博冶景行那裡拿到關於五耀心經的八句話。衛梟如果當年自己能夠練成這個丹藥的話,也不至於讓博冶景行得到了五藥心經之後就稱霸天下,之前江清流就是因為學到了五藥心經的皮毛,所以他的殘相成功才會如此厲害,如果到時候自己真的能夠學會五藥心經的所有功法,那麼自己就一定可以稱霸武林,然而現在衛梟還在演練自己的丹藥,但是他的丹藥卻始終上不了第四層,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衛梟一直都無法突破這一點,然而樊素素卻表示自己一定會幫忙拿到五耀心經。而另一邊江隱天卻將這件事情隱瞞了下來告訴大家說,只不過是因為江清流受了一些內傷而已,並沒有什麼大問題,於是便讓跟著商心姑娘去熬藥。而另一邊大家聽說了,博冶景行竟然跑出來之後,卻有一些恐慌,認為當年博冶景行的那些事情他們還歷歷在目,現在博冶景行這個大魔頭跑出來之後,他們擔心博冶景行會重出江湖,結果江隱天卻保證,她一定會制止博冶景行的這個行為。

第7集
百里掌門找到衛梟,衛梟說對於百里掌門的兒子的事情自己深表遺憾,但是為了以後的宏圖大業,現在做什麼都是值得的。百里掌門說等以後的千秋大業完成了,自己會讓江清流和他的小妾血債血償。樊素素很好奇,為什麼百里掌門特意提到了江清流的小妾。百里掌門向他們解釋說,因為這個小妾雖然看起來弱不禁風,但是實際上深藏不露,不僅武功非常高強,而且為人陰險狡詐,這一次江清流能夠如此順利的破案,少不了這個女子的推波助瀾。這引起了衛梟極大的好奇。商天良在江清流面前算問診費,要價一千多兩黃金。江清流說後續服務是應該的,但是如果並沒有治好的話應該怎麼辦。商天良說這是不可能的,因為自己行醫幾十年從來沒有過失手的時候,江清流讓下人把博冶景行叫上來,博冶景行一見到商天良,就一拳把他打倒在地。這時候宮自在和梅映雪一起來到江清流家,他們連忙把博冶景行拉開,商天良只好灰溜溜的離開了。江清流問他們倆今天來是為了什麼事,他們說之前在不老城發現了一處新的溫泉,所以今天就想邀請江清流和博冶景行一同前去。晚上苦蓮子來到了博冶景行的房間,說自己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等到這一天,已經過去十一年了,博冶景行雖然容貌大變,但是算起年齡她也已經過了而立之年。博冶景行說屋子裡有一股奇怪的味道,苦蓮子向他解釋說這是迷瘴之毒,可以激發出博冶景行體表無法體現的症狀。博冶景行說都怪商天良才讓自己變成了現在這個怪異的樣子。苦蓮子說自己和商天良也是很有緣,閉關十一年,剛一出關就和自己結下了仇。苦蓮子說自己可以想辦法幫博冶景行擺脫胭脂女的痛苦,自己也想看看究竟是自己的毒能夠攻盡天下的毒,還是商天良的藥能治天下的病。這時候闌珊客闖進了博冶景行的房間,博冶景行說自己已經實現了約定,他要找的博冶景行就在這裡,自己也已經感受到了闌珊客對自己的崇拜之情,從今以後他們兩個就可以跟在自己身邊。闌珊客不肯相信眼前的這個女人就是自己一直要找的博冶景行,他認為自己心裡的博冶景行應該是一個風度翩翩玉樹臨風的男子,而不是像她這樣性情殘暴的女人。博冶景行拿出了自己貼身的武器,說之前為了隱藏身份,自己從 來沒有用過這個武器,江湖上只有這一個。闌珊客不得不相信了博冶景行說的話。單晚嬋送江清流和博冶景行出門以後。奶奶來到了門口,奶奶對單晚嬋說,男人的心一旦放出去,想要收回來就很難了,單晚嬋太單純了,名分和地位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要靠自己掙來的。當年自己是因為生下了少桑才能坐穩莊主夫人的位置。奶奶說自己覺得博冶景行不是一個好相處的人,恐怕江清流的心已經被他勾去了,他讓單晚嬋要盡快生下一男半女,免得名分和地位被別人奪走了。奶奶走了以後單晚嬋獨自嘆氣,被水鬼蕉看見了,單晚嬋連忙拉著他來到僻靜的角落。水鬼蕉說自己是和師傅一起前來的,剛才聽見單晚嬋在嘆氣,自己師傅常說經常嘆氣,會使五臟鬱結勸單晚嬋以後還是少嘆氣的好。而且說自己沒想到單晚嬋是因為這種原因才去自己那裡抓藥的,單晚嬋請求水鬼蕉不要將這件事情告訴別人。水鬼蕉沒想到在單晚嬋眼中自己就是如此長舌之人,單晚嬋連忙向水鬼蕉道歉。水鬼蕉向單晚嬋保證,自己不會將這件事說出去,而且也會給她幫忙到底。

第8集
博冶景行端詳著一個柱子,她說自己一直想不通,為什麼老塢主會死在這根柱子旁邊。江清流走了過來,博冶景行問江清流,當天西域女子來鬧事的時候,江清流第一時間想到哪裡,江清流說自己想到了地牢。博冶景行說人在遇到危險的時候,情急之下第一時間想到的都是最重要的地方,而老塢主死的時候,選擇了這根柱子,其中也許有所深意。江清流也覺得很有道理,博冶景行不小心按了按柱子上的一個圖案,掉出來了一個捲軸,博冶景行打開一看,發現上面寫著一首詩,而這首詩上的字明顯被人改過。博冶景行說反正現在也看不明白是什麼意思,不如先將捲軸拿回去慢慢研究。苦蓮子來給博冶景行診脈,說距離上次商天良給博冶景行續命的一年之期又過去了好幾個月,博冶景行現在整天到處亂跑,她的身體已經經不起這麼折騰了。博冶景行問苦蓮子自己還能活多久,苦蓮子說的恐怕只有不到半年的時間了,博冶景行說自己的大事都還沒有開始辦,讓苦蓮子想想辦法幫自己延長壽命,苦蓮子說辦法就是生個孩子,博冶景行的身體已經遭受了十一年的侵蝕,再加上她的身體又經過商天良胭脂的改造,現在已經非常纏弱,所以她必須生一個親生骨肉,懷胎十月以後等孩子出生,脫胎換骨,宛若新生,如果再加以調理,不僅可以延長生命恢復身體,甚至還能功力大增。博冶景行說之前商天良對自己說過,他並沒有改造自己。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苦蓮子怎麼可能不知道這件事。苦蓮子說博冶景行的忘性太大了,自己前幾天才剛告訴過她,博冶景行原本就是女兒身,當年老谷主見她骨骼清奇,天賦極高,於是把他收入門下,只是之前從來沒有收過任何一個女弟子,所以為了掩人耳目,只能讓博冶景行和其他男弟子在一起長大,本以為這件事情等他長大以後就會慢慢被揭穿,但是誰也沒有料到博冶景行竟然練成了五曜心經。五曜心經功力強大,竟然可以抑制博冶景行體內的女性特徵,老谷主只能將錯就錯,讓博冶景行一直以為自己就是男兒身。博冶景行說既然是師傅的意思,那自己就不好多說什麼了。她讓苦蓮子不必自責,大家都是各為其主罷了。衛梟已經變成了不滅丹的第三層,樊素素給下人們發了賞錢,讓他們回家去找妻 兒老小。下人們離開以後,衛梟感謝樊素素這麼多年來的辛苦,樊素素說只要能報殺父之仇,自己再辛苦也無所謂,她說不滅丹練第三層已經是非常艱難了,等到第四層恐怕是難上加難。衛梟說等要練第四層的時候,恐怕就要麻煩江盟主了。第四層需要的是五大門派供奉的寶貝,藏在江家的地宮裡,要打開地宮就需要武林盟主的五行龍印。衛梟說這件事情需要樊素素親自前去,叮囑她不要打草驚蛇。

第9集
江清流和梅映雪還有宮自在一起比武練劍,宮自在提到過幾天週奶奶要帶著全家人去臥佛寺燒香祈福。梅映雪問江清流這一次博冶景行是不是也要一同前去,宮自在說周奶奶口頭上說是去燒香祈福,實則是為了求子。博冶景行和江清流剛成親沒多久,當然會一同前去。這時候單晚嬋來找江清流,說後天要去燒香,讓江清流和自己一起去買些香火準備一下。單晚嬋說自己去叫上博冶景行一起,博冶景行這是第一次和全家人一起去寺廟,一定會很開心,江清流卻說不用叫上博冶景行一起了,免得又要帶上很多東西。單晚嬋說自己已經將東西收拾好了,轉身去叫博冶景行。週奶奶帶著全家人一起來到了寺廟,住持讓大家在進入寺廟之前把兵器先放下。江盟主來到了廟裡,遇見了掌門。江盟主說,人死不能複生,勸掌門節哀順變。掌門站起來說自己替死去的不孝的兒子向江盟主道謝。博冶景行和江清流一行人則在另一個房間裡跪拜。博冶景行問江清流現在拜的是什麼,江清流說是送子觀音。博冶景行聽後立刻開始跪拜,嘴裡念念有詞,說自己雖然以前從來不信這些東西,但是這件事情關乎到自己的性命,希望菩薩可以保佑自己順利生個孩子。晚上吃飯的時候,江清流說博冶景行身體有些不舒服,就先回房間休息了,週奶奶懷疑博冶景行是懷孕了,江清流說應該只是路上車馬勞頓。週奶奶說博冶景行應該是昨天去偷摘自己的花才累到了。江清流讓周奶奶不要再提這件事情了。週奶奶說如果江清流對單晚嬋也有這麼上心就好了。晚上陰陽道的下人們在一起喝酒,劉師傅給大家講這十年裡,衛梟每練出一層,就會換一批新人進來。上一批人就會拿著大把的銀子告老還鄉,沒想到現在自己也能熬出頭了。其他人問劉師傅有沒有見過五曜神珠,大家都很好奇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劉師傅說這件事情自己不能說。大家又喝了幾碗酒,劉師傅同意給大家講五曜神珠的事情,但條件是任何人不能說出去。劉師傅說自己雖然不知道五曜神珠的作用,但是知道五曜神珠和江湖上的某一個神功有關係。練出五曜神珠的過程也非常困難,不僅原材料很難找到,而且失敗率極高。大家問劉師傅五曜神珠的原材料是什麼。劉師傅卻閉口不談了,說這是最大的 機密。晚上週奶奶來到了博冶景行的房間,聽見博冶景行說要喝酒,訓斥她在寺廟裡面不守規矩,目中無人,博冶景行說真正目中無人的人現在就在外面。週奶奶和單晚嬋一起來到屋子外面,卻被樊素素的人綁架了。江清流認出樊素素就是那天在繼任大典上鬧事的人。奶奶說江家從來沒有貪生怕死的人,讓江清流不要管自己,去殺掉樊素素。江盟主和樊素素的人打了起來,樊素素看形勢不妙,就先帶著人撤退了。幾碗酒下肚以後,劉師傅開始給大家說五曜神珠的原材料,前兩層的原材料不算特別難找,第三層是最困難的,也是最容易失敗的。而第三層的原材料自己到現在也沒有看清過,都是由樊素素親自配置的,大家猜測是特別值錢的寶物。這時候大家都感覺到肚子疼,才發現酒裡有毒。

第10集
江盟主感謝百里掌門今天出手相助,而江清流卻覺得這件事情有些蹊蹺,因為樊素素總共出現過兩次,第一次擺明著是要將博冶景行劫出地牢,而第二次就顯得毫無道理可言,剛開始他們的攻勢非常猛,江家毫無抵抗之力,她明明就可以大開殺戒,但是百里掌門一出手,她就立馬撤退了。百里掌門說江清流分析的很有道理。江盟主覺得樊素素三番五次出來攪局,背後一定是有人支持,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挑戰江家,挑戰整個武林。江盟主再次向百里掌門表示了感謝,並邀請他一起回到山莊小住幾日。百里掌門表示恭敬不如從命。博冶景行來到單晚嬋的房間,單晚嬋正躺在床上哭泣。丫鬟說單晚嬋應該是因為江老爺見死不救傷到心了。博冶景行安慰她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單晚嬋說自己不要什麼江湖,只想要自己的家庭。博冶景行叮囑她把桌上的藥喝了。回到山莊以後,江盟主設宴款待百里掌門。百里掌門說自己無論於公於私都不會允許有人挑戰武林正道。江盟主說自己原以為會因為百里掌門兒子的事情,令兩家有所嫌棄,沒想到百里掌門能夠以大局為重,不計前嫌,自己非常佩服他的這份胸襟。百里掌門說博冶景行武藝高強,要敬她一杯酒,便用內力將酒杯傳了過去,而博冶景行也輕輕鬆鬆的接下了這杯酒。江盟主覺得博冶景行太過胡鬧,生氣的出去了,江清流連忙追了出去,江盟主說像這種任性胡鬧信口開河的女人不能進江家的大門,江清流說這件事情自己會處理好的,江盟主覺得江清流越來越不把自己這個爺爺放在眼裡。晚上博冶景行和江清流一起在房間裡,博冶景行為江清流傳功。江清流說今天博冶景行的膽子太大了,竟然敢和百里掌門動手,讓他不要哪天引火燒身了。百里掌門偷偷來找樊素素,說自己已經成功混入了江家,樊素素得知江家的人並沒有對他起疑心,便讓他先回去,不要讓別人發現他出過山莊。第二天江清流醒來後發現自己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便緊張的問博冶景行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博冶景行說昨天晚上自己給江清流運功,只用了三成的功力,結果江清流就暈倒了。水鬼蕉特意托丫鬟給單晚嬋送來了紅棗蓮子羹,因為聽聞單晚嬋最近身體不適。單晚嬋說自己嫁進江家這麼多年,除了貼身丫鬟 以外,從來沒有人關心過自己的冷暖,現在莫名其妙冒出來一個江湖郎中來關心自己的死活。博冶景行在房間裡面想關於生孩子這件事情,除了江清流以外還有誰知道,博冶景行突然想到了單晚嬋。博冶景行在院子裡遇見了水鬼蕉,水鬼蕉端著一碗藥說是要送給夫人的藥,博冶景行便端起一飲而盡,但其實這碗藥是要送給單晚嬋的。高自在來找江清流匯報關於調查西域女子的事情,果然如江清流所料,這個女人是陰陽道的人。博冶景行來到了苦蓮子的房間,一進屋就開始嘔吐。博冶景行問苦蓮子每天給單晚嬋配的是什麼藥,為什麼自己喝了以後反應如此大,苦蓮子說這要是為單晚嬋備孕用的,她們兩人的體質不同,博冶景行喝了以後當然會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