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 分集劇情(第1-5集) 1
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第1集
 1990年,韓國。
阿里郎是韓國料理的最高機構,而名將一職更是阿里郎的最高職位。成為阿里郎的名將,無疑是所有廚師的終極夢想。
此時,在阿里郎的庭院中正進行著一場精彩激烈的比賽。已經年老的善名將決定退位,要在弟子中選擇最優秀的繼承名將一職。一件件食材被精挑細選出來,經由廚師的妙手,成為色香味俱全的佳餚。比賽越來越激烈,白雪姬在製作美食的間隙,不時偷偷去看旁邊的成道熙。而成道熙卻專心製作食物,無暇他顧。
各選手已經製作完畢,等待評審的評判。試過菜後的評審表情不一,讓結果更加玄奧。這時,主持人宣布第一局比賽結束,讓選手們開始準備接下來的比試。
白雪姬回到自己的房間,助手匆匆跑來告知她,她的兒子打電話找她。雪姬匆忙去聽電話,裡面道允的哭聲斷續傳來,他一個人在家,而且有人在不停地敲門,小道允被嚇壞了。白雪姬心中極為矛盾,她既擔心兒子,又不能放棄比賽。兩難之下,她決定去找自己的老師,名將善大人。
此時善大人正與幾位評審商議比賽事宜,其中一位評審直言,為了保證阿里郎的正統和權威,第四代名將一定要選擇江仙女的女兒成道熙來繼承。這話恰好被前來尋找善大人的白雪姬聽到,失魂落魄的她在院子裡碰到成道熙,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怨恨,她覺得自己花費15年努力學習,到頭來卻白白為他人做了嫁衣。受到指責的成道熙卻並沒有生氣,而是平靜的指出,自己做料理時是幸福的,只有感到幸福才會做出美味的料理。
被打擊的白雪姬不甘向命運屈服,猶豫再三決定破壞成道熙的比賽。她偷偷來到廚房,將一瓶藥水倒入成道熙準備的魚盆裡,魚兒一接觸到那藥水便變得異常興奮。
第二輪比賽開始了,那位直言成道熙為內定冠軍的評審被善大人要求離開會場。白雪姬順利取出食材開始做料理,而成道熙的魚兒卻難以捕捉。好不容易將魚抓到案板上,道熙一刀下去,血猛地濺了她一身,還有幾滴落入眼中,讓她目不能視。眼看比賽幾乎無法進行,道熙竭力冷靜下來,穩定心神,憑著感覺開始做料理,而白雪姬卻因為心中不靜,無法安心比賽,誤將油倒在火上,導致手臂燒傷,不得不停止比賽。
毫無意外的,成道熙贏得了勝利,成為阿里郎第四代名將。在新聞發布會上戴上了象徵身份的蓮花獎牌。而這時白雪姬也出現在會場門口,看著這一幕。此時她心中已再無幻想,因為醫生斷定她的右手神經受損,已經無法再製作料理了。看著昔日的對手,白雪姬一時感慨萬千。
善大人將阿里郎的寶貝《天上食譜》的上卷交給成道熙,道熙表示自己一定會努力守住阿里郎和食譜,並找到下卷。
海上,輪船的餐廳里傳出美妙的音樂聲,一曲終了,鋼琴前的男子站起,向坐在一邊的成道熙道喜。原來這男子是她的丈夫,而這天是道熙女兒仁珠的生日,他們一家四口決定在船上度過。午飯時,道熙將一條與自己的蓮花獎牌一樣的掛飾送給仁珠做生日禮物,並希望女兒將來繼承母業。但她卻沒有時間陪女兒過生日,匆匆趕回去工作了。無奈,丈夫只得帶著兒子女兒去兒童樂園玩。
另一張桌子邊,小研雨正因為龍蝦與媽媽鬧彆扭,媽媽哄她吃下一口龍蝦後,研雨馬上高興起來,認為很美味。看著研雨的笑臉,媽媽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因為她得了胃癌晚期,命不久矣。而女兒還這麼小,又無人可以託付。很快,媽媽因為病犯,不得不丟下女兒,去房間休息。
小研雨獨自在兒童樂園看別的小朋友玩,非常羨慕。這時,仁珠爸爸看到研雨孤單一人,便邀請她一起來玩,一大三小很快玩成一片。研雨看到仁珠戴的蓮花項鍊,很是喜歡。時間很快過去,玩累的仁珠、仁宇和爸爸一起去吃東西,研雨則留在兒童樂園等媽媽。等他們走後,研雨意外在皮球堆裡撿到了仁珠掉落的蓮花項鍊。
道熙在一個文件夾裡發現許多丈夫外語的照片,她將照片撕毀。這時,丈夫回來,向她挑明自己的想法,並要與她離婚,但道熙堅決不同意,她正在事業的頂峰,不能離婚。但丈夫心意已決,道熙跪下來苦求無果,丈夫還是留下了協議書。
研雨媽媽在等下寫著信,她已經決定結束自己的生命。而小研雨還在夢中,毫不知情。
仁珠半夜醒來發現媽媽不在身邊,來到客廳見到媽媽倒在血泊中,嚇壞的仁珠,來到甲板上,遇到正準備跳海的研雨媽媽。哭泣的仁珠不知自己已經在船沿上,研雨媽媽將仁珠看成研雨,撲過去就她,兩人一同落入海中。
服務生髮現道熙自殺,被救治過來的道熙聽到廣播中尋找仁珠的聲音,衝出去找女兒,卻遍尋不到。終於船員在船頭髮現仁珠裙子上的布片,立即聽海捕撈。道熙以為女兒死亡,幾乎發瘋。
警察派人幫助捕撈,卻找不到屍體,研雨找不到媽媽只得在岸邊的小飯館流連,卻被人看到脖子上的蓮花項鍊。那人想偷走項鍊,與研雨拉扯間,被找來的道熙看到,道熙看到項鍊,以為研雨就是仁珠,將她帶回去。
仁珠爸爸得知研雨已經失去媽媽,不忍妻子為女兒傷心,決定將研雨當做仁珠來撫養。

 

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第2集
 12年後。
海邊的公路上,俊英正騎著單車聽著音樂,享受這海風與日光,向家中駛去。此時村里的飯店裡俊英爸爸正站在桌子上大吵大鬧,想找到證明店家違規的證據–泥鰍湯。俊英面對瘋狂的父親感到非常無奈。在爭執間,俊英爸爸端著的泥鰍湯不小心倒了俊英一身。俊英在清理的時候意外嚐到了身上湯汁的味道,她立刻覺出不對,這時才明白爸爸沒有說謊,這家店的泥鰍湯確實不是真的。
機場內,成道熙與丈夫在焦急地等待著。這時一個女孩推著行李車走來。原來這便是長大的仁珠,也就是當年被道熙當做女兒的研雨。她之前一直在外國學習,現在終於回來了。道熙與丈夫帶著仁珠去拜訪恩師善名將大人,善大人談起仁珠幼時的事,仁珠爸爸替她掩飾過去。善大人指出仁珠和幼時並不相像,道熙以女大十八變的理由解釋過去。仁珠藉口想出去走走離開房間,不一會兒,仁珠爸爸也說要去醫院,來到院子裡。
看到獨自坐在院子裡的仁珠,爸爸明白她在為善大人的話不安,便來安慰仁珠,要她把這裡真正作為自己的家,安心生活,不要擔心別人的質疑。
阿里郎在成道熙的管理下,已經變得更加高水準。突然報紙上出現了關於12年前名將選拔賽的報導,報導稱,12年前名將的人選已經內定,而成道熙是因為去世的母親的緣故才當選名將。記者圍堵在阿里郎門口想要獲取第一手資料,道熙對記者言明12年前的比賽沒有一點水分,她是憑藉實力才當選名將的。道熙正準備離開,一個女人大聲喊道,有證據證明12年前比賽的不公正。這人正是道熙當年的對手白雪姬。她對著媒體宣稱自己在12年前親耳聽到比賽時。四大名長內定成道熙為新一代名將,並說自己當時因為氣憤導致失誤未能當選名將。而經過12年的治療,差點殘廢的右手已經完全康復,她要求道熙還她一個真實以及復賽。
白雪姬來見老師善大人,善大人對雪姬的做法十分不滿,指責她不該這樣做。而雪姬卻要求善大人再給自己一次機會與道熙比試,想要奪回本來“屬於”自己的東西。而善大人卻覺得非常可笑,她拿出一個瓶子,讓人抬進來兩條魚,把瓶子裡的液體倒進魚盆裡。雪姬想起自己12年前對道熙做下的事,知道事情敗露,只得慘然離開。走出門外見到道熙,雪姬心中更加憤恨,她對道熙的自信與驕傲極為憤恨。她嫉妒道熙的成功,更悲哀的是她一直把道熙當做對手,而道熙卻從不將她看在眼中。這樣的態度讓雪姬想起12年前的情景,憤怒與嫉妒像毒蛇一樣纏繞她的心。12年前,當她從醫院回到家裡,發現門鎖被撬開,小兒子在一邊玩積木,而大兒子智允卻倒在一邊,口吐白沫,身體冰涼。傷心欲絕的她認為這一切都是道熙的錯,如果當年不是她的逼迫,那麼什麼事都不會發生。她決心一定要找道熙報仇。
仁珠為了學習廚藝,正在用心熟悉食材,品味著每種食材的特性與區別,並做下筆記。在查找字典的時候,她想找紙記下資料,卻意外找到一個裝有真正的仁珠用過的物品的盒子。看著盒子里仁珠的照片,她不由心慌。正在看著那些物品,爸爸突然進來,厲聲讓她把東西放下。仁珠意識到無論自己怎樣做,都不是這家真正的女兒,而是一個仿冒品。回到臥室,她想起幼時爸爸告訴她自己是這間漂亮屋子的主人,而其實這一切都不是自己的。
輸了錢的俊英爸爸回到家中翻箱倒櫃地找錢還債。意外發現妻子生前珍藏的一張尋人啟事,上面的小女孩就是俊英小時的模樣。
俊英爸爸明白了俊英的來歷,在海邊考慮良久,明白妻子當年是不捨將俊英送回,所以將她藏了下來。其實看著這麼懂事的女兒,爸爸心中也是很不捨得。他將自己的東西都收拾好,打定主意要送俊英回去。另一邊,俊英看著媽媽的照片痛哭失聲。
俊英接替爸爸掌管飯店,永遠“絕對味覺”的她精挑細選出最好的食材,精心烹製,終於用蝦虎魚做出了泥鰍湯的味道。一時,俊英家的店人滿為患,生意好的不得了。這時,眼紅的春寶店長來店裡鬧事,但俊英絲毫不懼。春寶想知道俊英做湯的秘訣,俊英趁機拆穿他用蝦虎魚代替泥鰍做湯的事實。
道熙在與助理一同確定宴會的菜品,找來仁珠,決定開始讓她學習自己的廚藝。開心的仁珠回到家中,聽到爸爸書房的電話在響,猶豫再三,接起電話。原來是俊英爸爸打來的,驚慌的仁珠害怕真正的仁珠回來會失去自己現在擁有的一切,便告訴俊英爸爸打錯電話,並掛斷電話,還把插頭拔下。
一大早,仁珠便為父母做了一大桌豐盛的早餐。道熙試過之後,誇獎了她。一家人正要享用早餐,突然仁珠爸爸書房的專線電話響了。其實這麼多年,他始終沒有放棄尋找女兒的機會。現在電話終於響了,這讓他激動不已。的確是俊英爸爸打來的電話,他與仁珠爸爸約了相見的時間地點便掛斷了電話。

 

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第3集
 仁珠爸爸接到了俊秀爸爸打來的電話,在時隔12年之後,終於得到女兒的消息,這讓他激動不已。他急忙衝出去,希望早點證實消息的準確性。仁珠企圖攔住父親的腳步,但一心只想找到自己女兒的爸爸卻毫不猶豫地離開了家。留下仁珠為自己的未來驚慌失措。仁珠看著廚房準備了一半的食物,暗暗做出一個決定。
道熙攔住正要出門的丈夫,想讓他吃過仁珠做的飯再走。但丈夫執意要離開,並沒有告訴她是找到了失踪的女兒。這時廚房傳出東西落地的聲音和仁珠的驚叫。兩人匆忙趕到廚房,看到打翻的油鍋和躺在地上痛哭的仁珠,只得先將她送去醫院。
俊英起床後,發現爸爸早已起床,並做好早餐。俊英以為爸爸不再生自己的氣,高興地吃了起來。爸爸卻告訴她,俊英的親生爸爸就要來接她。俊英為這消息震驚不已,爸爸告訴她生父非常有錢,讓她到了那裡要懂事。俊英卻為此大為生氣,不相信他的話。爸爸對俊英的反應很無奈,卻還是堅持讓她去見生父。
急診室裡,醫生正在檢查仁珠燙傷的情況。道熙和丈夫在外焦急地等待,這時載河趕來。原來是仁珠爸爸讓他來照看仁珠,而他自己要去見真正的女兒。道熙對此很不理解,但丈夫仍舊沒有解釋。
俊英來到養母的墓前,向她說自己心中的疑惑,抱怨父親的欺騙。仁珠爸爸也在趕往約定地點的路上。仁珠終於醒來,得知父親已經離開,明白一切都無法挽回。
已經快到12點了,俊英決定前往牛峰島去看看那個所謂的生父。而仁珠爸爸也焦急地趕往約定地點。載河以為仁珠在為燙傷的事難過,劇情吧原創劇情,便耐心安慰她,還拿出“仁珠”最喜歡的巧克力逗她開心。豈料,此時的仁珠正擔心自己的處境,又看到載河拿出真正的仁珠喜歡的東西,不由生氣。她憤怒的對載河發起脾氣,並說出自己對巧克力過敏的事。發洩過後的仁珠抱頭痛哭,載河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
俊英來到約定的牛峰島,左等右等卻不見人來。她確信這只是爸爸給自己開的玩笑,並沒有什么生父來找她。這時,多恩焦急地跑來,告訴她店裡出事了,俊英急忙往家裡趕去。在回去的路上與趕來的生父擦肩而過。仁珠爸爸來到約定的地點,卻沒有見到人,這時電話打來,告訴他那個報信的電話是不存在的號碼,仁珠爸爸以為這只是別人的惡作劇。
俊英回到店裡,看到一群人正在搬店裡的東西。此時俊英才知道,爸爸已經把店賣掉,而他本人已經坐上遠洋船去掙錢了。俊英明白自己真的被爸爸拋棄,而現在店鋪房子都賣掉了,她已經無家可歸,而所謂的親生父親卻不見踪影。絕望的俊英在海邊痛哭失聲。
2012年。
已經在阿里郎跟隨媽媽學習廚藝十年的仁珠,已經對廚藝非常精通。這十年來,仁珠潛心學習,努力追隨媽媽的腳步,認真學習醬的做法。阿里郎的寶貝《天上食本》的第二卷丟失了,為了保住阿里郎的招牌黃金天醬,道熙做了無數的實驗。但是上天卻並沒有降下奇蹟,她依然無法做出那獨特美味的黃金天醬。失望的道熙不顧眾人的製止想要砸掉醬壇,被善大人即使攔下。而這時白雪姬卻召開新聞發布會,宣稱自己擁有《天上食本》的下卷,並宣稱自己會與阿里郎合作。
原來十年前白雪姬想奪回名將之位沒有成功,轉而創辦自己的飲食集團薩納本。原來這本《天上食本》在日本被拍賣,而白雪姬以高價競得,而她所經營的薩納本也成為韓國最大的飲食集團。
一名老者在看到電視上關於《天上食本》下卷的新聞時,慢慢起身,打開牆壁上的暗格,拿出一個小布包。打開之後,裡面赫然便是外面傳的沸沸揚揚的《天上食本》下卷。
善大人在得知《天上食本》下卷找到的消息之後,非常激動。這時她接到一個電話,正是那位擁有下卷的老者打來的。老者名叫李超熙,他告訴善大人白雪姬手中的食本是假的,要求她盡快澄清事實,善大人對此震驚不已。
剛從中國結束工作回來的載河在機場接到奶奶善大人的電話,要求他盡快趕去牛島,查清《天上食本》真假。不得已,剛下飛機的載河又坐船趕去牛島。
海上,一艘出故障的船內,幾個人正焦急地等待著。俊英正在盡力維修,並安慰著船員。很快船便修好了,重新起航。正在高興地唱歌的俊英接到一個電話,正是李超熙打來的。他要求俊英十分鐘內趕回來給他做午飯,並以解僱為由威脅俊英。但俊英此時正在海中,根本無法趕回去,所以她仍舊唱著歌在海上航行。

 

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第4集
 俊英接到爸爸偷偷回來的消息,既激動又生氣。她急忙將船駛回碼頭,追上準備偷偷離開的爸爸。看到十年未見的父親,俊英忍不住抱怨父親當年拋棄自己的行為。想讓爸爸跟自己回去,可他卻拒絕了,要和自己的新婚妻子離開,並要求俊英當做從沒見過自己。傷心的俊英不敢相信父親竟然對自己的苦求無動於衷,哭著求他不要離開,而爸爸卻無情地推開了她,決然離開。留下俊英在碼頭痛苦流涕,而這時大嬸告訴俊英,因為急著用錢,爸爸把埋葬俊英媽媽的地賣掉了。傷心地俊英再也承受不住這接連的打擊,此時輪船已遠去,她無能為力。載河看著傷心地俊英,不知該如何安慰,只得跟在她身後怕她做傻事。
俊英來到海邊,想到十年前自己也是在這里為爸爸拋棄自己大聲哭泣,而如今這塊地再也不屬於自己,只覺絕望不已。
在做飯的仁珠接到白雪姬的電話,提醒她活動就要開始,讓她做好準備。這時道熙走進來,將報紙上關於仁珠與雪姬合作的新聞擺在她面前,指責她不該擅自做主。仁珠說自己只是希望拿到《天上食本》幫媽媽解憂,至於白雪姬,她想將計就計,利用薩納來使阿里郎更上一層樓,向世人證明自己。這時,道熙才明白原來一直以來仁珠心中都懷有埋怨,以為自己不將她公開是因為母女關係。道熙明確說出,她之所以不讓仁珠出席公眾活動,是因為仁珠實力不足,而現在,仁珠的人品也不足以服眾。道熙為女兒的不懂事傷心,仁珠也為道熙的不認同難過。
俊英在外待了一天,沒有回家。載河決定回首爾,李超熙提醒他,想要得到食本,就要讓他奶奶親自來。載河非常高興,來到俊英臥室,看到日曆上標註的今天是俊英爸爸的生日,想到白天見到的情景,劇情吧原創劇情,不禁擔心俊英的情況。他來到海邊,發現俊英還和白天一樣站著,一動不動。原來由於長久站立,俊英四肢發僵,不能走動。載河背回家,俊英向他講述自己被爸爸拋棄的事,原來當年俊英也是身體僵硬無法走動,卻沒人來找她。載河安慰她,說這裡很美。而俊英的話讓他想起幼時的仁珠來,當年他也是這樣背著仁珠,而仁珠說著與俊英同樣的話。
一覺醒來,俊英發現自己好好地躺在床上,想起昨晚是載河背自己回來,想找他道謝,卻得知載河已經空手離開。俊英不由抱怨李超熙不將食本交給載河,超熙卻置之不理。這時載河打電話問候俊英的身體,這讓俊英高興不已。這時,俊英想起很久以前自己曾在李超熙的衣櫃裡發現《天上食本》的事。
薩納來舉辦的天上食本見面活動就要開始了,仁珠在廚房鼓勵大家團結工作,完成任務。仁珠對食物嚴格的要求引起薩納來廚師的不滿,起了爭執。廚師生氣地甩手不干,這一幕落在載河眼中。兩人出來聊天,正笑著,仁珠見到了走來的金道允,不由緊張起來。而道允卻前來詢問誰是何仁珠。仁珠害怕他說出兩人之前相遇的事,正緊張著,接到電話說要換廚師。載河覺出仁珠的不安,以為她是因為臨時更換廚師而緊張,
仁珠在廚房外的長廊上等道允,希望道允盡快離開,道允卻拒絕了,並叫出宋妍雨的名字威脅仁珠。仁珠無法只得將他留下。
俊英偷偷將《天上食本》拿出來想要交給載河,來到載河所在的地方卻又緊張起來,她在一輛車邊對著玻璃練習見到載河要說的話。誰知這輛車是道允的,而他此刻正在車中休息。被吵醒生氣的道允打開車門,俊英被撞倒。生氣的俊英追上道允要求他道歉,道允卻拒絕。正要發作的俊英看到載河,馬上高興起來,道允對這樣的俊英很是無奈。
廚房的女孩們因為道允的到來興奮不已,處處藉機接近他,道允對此很是不耐。同在廚房的仁珠想到道允便忍不住心慌,在切肉的時候走神,切到手指。
俊英向載河道謝,載河卻體貼的不再提起這事。面對俊英偷偷拿來的食本,載河先是非常高興,想過之後,卻讓俊英將食本送回去。這時,他接到電話說,仁珠在廚房受了傷,急忙趕去,留下俊英苦惱不已。

 

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第5集
 表演結束後,仁珠向俊英道謝,俊英卻說做料理是一件很享受的事,這讓仁珠更受打擊。仁珠想要付給她錢,俊英卻提出以廚師服代替,仁珠堅持讓她收下了錢。
道熙回想著仁珠在台上的表現,想起載河告訴她的,仁珠之所以受傷了也要堅持表演,是為了讓她高興。心裡非常矛盾。仁珠來到廚房,想到自己努力準備這麼久,到頭來卻落得如此結局,心中怒氣翻騰。她端起桌上的食物全部倒進垃圾桶來發洩心中的怨恨。可是這樣激烈的動作,只會讓她的傷口越發疼痛。
俊英高興地把廚師服裝好準備離開,爺爺的電話便打來,說俊英偷了他的東西,他已經報警來抓她。這時俊英忽然想到自己把食譜丟在了廚房,慌忙去找。
匆匆趕回飯店,來到廚房看到食譜還在,不由鬆了口氣。正準備離開,又想起載河與仁珠在此相擁的畫面,又難過起來。失落的俊英在電梯裡正巧遇上道熙,傷心的俊英不小心將食譜掉落,道熙幫她撿起。等出了電梯,俊英向她鞠躬致謝,道熙對俊英很有好感。
回到家的俊英在床上一趟幾天,也不做飯,這讓爺爺焦急無比。俊英向爺爺提出想去首爾,爺爺卻說她應該想好到底要做什麼。俊英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她想起自己在酒店做料理時開心地情景,明白自己真正喜歡,覺得幸福的是製作料理的時候。看著從酒店拿回的廚師服,俊英漸漸明白自己心中真正想要的東西。爺爺也覺出俊英的心意,他把《天上食本》的下卷交給俊英,讓她去首爾做她真正想做的事。
仁珠終於正式進入阿里郎作為接班人被培養,在行禮時,卻被善大人打斷。善大人提出了另一個人選,就是俊英。仁珠被這變化驚呆了,善大人想讓俊英和仁珠一樣接受阿里郎的教育。當俊英被詢問受過什麼料理教育時,仁珠直言俊英並不是料理時,也沒有受過任何專門的料理學習。眾人質疑俊英的資格,善大人卻堅持自己的決定,認為俊英在沒有專業學習的情況下便能擁有如此廚藝,如果好好教育的話肯定會更加成功。道熙問俊英為什麼想當名將,俊英卻說不能告訴她原因,這樣的回答讓道熙反對善大人的決定。在場的各位阿里郎領導人都認同道熙的看法,不接受俊英成為阿里郎的後補接班人選。生氣的善大人立下誓言:如果俊英成為後補會對阿里郎造成影響的話,那她就離開阿里郎。這種情況下眾人才同意接受俊英作為阿里郎的接班人後補培養。
仁珠不能順利當選繼承人的事很快在阿里郎傳開,大家都聽說了出現一個實力很強的對手,和仁珠競爭名將之位。而這位對手還有個強硬的後台,就是善大人。道熙將俊英派到阿里郎最累最苦的廚房,大家都對俊英的空降身份不屑,但俊英還是很高興能夠留下來,毫無怨言地接受了工作。面對針對她而設的嚴苛的條件,俊英絲毫沒有退縮,很爽快地接受挑戰。面對眾人的不友好態度,俊英絲毫不氣餒,她仔細觀察廚房的擺設,尋找事情做,可是大家卻處處給她使絆子,不讓她有機會做事,想讓她知難而退,俊英面對這種情況苦惱不已。
在仁珠家裡,俊英看到他們一家三口的照片,想起自己的家,不由難過。俊英去洗澡,仁珠看到俊英包裡的《天上食本》下卷,驚訝不已,她將食本拿去和上卷比對,才知道自己費盡心思從白雪姬那裡得到的下卷竟然是假的。俊英洗完澡不見仁珠,到處去找她,無意間來到仁珠的臥室,看到仁珠桌子上擺著的和載河的合影,俊英又羨慕又傷心。這時仁珠回來了,俊英忙向她解釋,而此時仁珠卻對俊英格外熱情,還留她吃飯。
載河急急來找奶奶,問她為何將俊英帶來做接班人後補,載河猜到這與食本有關,善大人卻堅持己見,不讓她參與此事。
西班牙大統訪韓,白雪姬希望得到舉辦晚宴的機會,而這種會面的晚宴一般都是內定由阿里郎製作的。白雪姬決心一定要得到舉辦晚宴的機會,與此同時,道熙在於助手商議為西班牙大統準備的菜式。助手提出使者要求來阿里郎觀看黃金天醬的做法,道熙來與善大人商量此事。善大人卻不讓她做黃金天醬,因為她知道從白雪姬處得到的食本是假的。
道允正在廚房準備食材,等所有人都走後,他悄悄用相機拍下廚房的所有材料,並一一試嘗。俊英來到廚房,看到道允做了一半的事,接手坐了起來。而道允來到阿里郎的珍寶屋,把食譜上的圖文一張張照下來。俊英正在擦拭廚房,聽到道允開門的聲音,忙躲進桶裡。道允驚奇地看到自己的工作全部做完了,在桶裡找到俊英,卻什麼也沒說,徑自離開,還把廚房的燈關上。
第二天,俊英決定主動出擊,她找到廚房裡實力最強的姐姐,向她挑戰。如果俊英贏了,就給她活干,如果輸了,就離開廚房。比賽開始,俊英很快佔了上風,以絕對的優勢贏得勝利。而目睹這一切的仁珠,卻轉變立場,向眾人承認俊英是對手的事實。

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 分集劇情(第1-5集)

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 分集劇情(第6-10集)

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 分集劇情(第11-15集)

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 分集劇情(第16-20集)

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 分集劇情(第21-25集)

韓劇 宮之料理對決 分集劇情(第36-32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