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泰武還沒有看到世娜,就問她為什麼不躲到香港。王世子剛好在世娜的背後聽到,世娜更加害怕了起來。泰武發現了王世子也很擔心,王世子就對著泰武打了一拳,質問他是否害死了奶奶,準備要讓泰武血債血償。王世子打了泰武一頓,就離開了。
 
 王世子再次來到了醫院,進了泰瑢的病房,就表示自己一定會抓住泰武的犯罪證據,讓泰瑢趕快好起來。王世子又去找了樸荷,表示世娜跟樸荷是親生的姐妹關係,並且事情慢慢壓結束了,自己很可能就馬上就要回到朝鮮了。樸荷聽後很難受,一個人背著王世子流著眼淚。王世子想要抱著他,可是卻發現自己的雙手在慢慢的虛化直至消失,損失很害怕,想著自己還要留在這裡。過了一會兒,一切正常了,樸荷回頭,王世子給樸荷解釋自己剛剛在慢慢的開始消失。樸荷解釋這事自己已經曾經見過。兩人都為了彼此開始擔心,保證了一切。
 
 奶奶死了,律師當著公司股東的面表示,奶奶將全部遺產留給了泰瑢。泰武看後很生氣,奶奶的妹妹也很生氣。王世子為此很高興,認為泰武還會有下一步的行動。泰武來到了停車場,看到了王世子的車子,就生了注意,王車子裡放了一些錢。
 
 王世子跟樸荷走在大街上,看到了車輛出了交通事故後,會被裝個黑匣子的攝像頭。王世子便想起了奶奶出車禍那天在自己家門口,出了一個車禍,就想利用此來調查案件。於是,二人不斷的去了修車廠詢問,打聽到了車主。兩人正準備去找車主,就有警察主上前,表示要調查王世子是否是真正的泰瑢。警察將王世子帶到了警局,警察表示王世子扮作泰瑢,搶了錢財,殺了奶奶。
 
 泰武回去後看,就安撫著世娜,表示事情偶讀已經解決了,要世娜放心,可是世娜還是覺得愧疚和擔心。
 
 樸荷在家裡翻看著蓮花手絹,發現下面有一個字母,就拿著去了監獄探望王世子,王世子見此,就想出了這個手絹是樸荷秀的,而不是世子妃。王世子想要慢慢的摸著樸荷,可是王世子的身體卻慢慢的消失了。樸荷見此,就繼母那個的離開。王世子也利用身體消失,然後跑出了警局。
 
 因為王世子被確認為是假的泰瑢,泰武很正當的就要繼承遺囑。泰武正要蓋章,就被王世子闖了進來。王世子表示自己才是真正的泰瑢。因此,關於遺囑還不能暫時交給泰武。
 
 王世子回去後就將在事故現場找到了黑盒子攝像頭拿了出來,當著眾人的面,看著上面的景象,憤怒了起來。然後,王世子等人就將泰武和世娜抓了起來,讓他們來看著錄像。世娜很擔心不敢看,泰武看到後比世娜還擔心。錄像中,只能看到世娜抱著電腦走了,泰武緊張,拉著世娜就走了。泰武回去後,就想著辦法,要世娜不管用什麼辦法,都要將泰瑢帶到一個地方。
 
 世娜想後,來找到了樸荷,沒有了以往的高傲,表示自己知道樸荷很不想見自己,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也很想著尋死,為自己做的事情愧疚,想著沒有臉面來見任何人,就哭泣了起來。然後,樸荷要給世娜拿松溪吃,世娜就拿著樸荷的手機,給王世子發了一條短信,約他到水庫釣魚。王世子答應了,世娜很高興。世娜見達成了任務,就走了,出門時穿上了王世子交代的情侶裝,然後很快的跑走了。
 
 世娜就要開車走,樸荷就急忙追上,問世娜為什麼要去水庫。這時,世娜抱裡的樸荷的手機響了,世娜一直不接。樸荷見此,就很詫異。
 
 晚上,王世子來到了水庫邊,設置好了一切道具,準備釣魚。而泰武在等著世娜把王世子引過來用車撞。樸荷在家找手機,剛好忘記拿遊樂場門票的千尺回來問樸荷為什麼還沒去約會,樸荷想到世車上的定位儀,也來到了水庫。她看到了水庫旁的王世子,並且看到泰武開著車要撞死王世子 ,就急忙上前擋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