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玦塵


➡ ➡ ➡陸劇 千古玦塵 線上看 ⬅ ⬅ ⬅
該劇於2021年6月17日在騰訊視頻獨播,台灣地區由WeTV獨家播出。

陸劇《千古玦塵》基本介紹

劇名:千古玦塵
又名:古玦傳、上古、Ancient Love Poetry
導演:尹濤、李才
編劇:饒俊、李真如
主演:周冬雨、許凱、張嘉倪、劉學義、李澤鋒
類型:劇情、愛情、古裝
首播:2021-06-17(騰訊)
集數:49

陸劇《千古玦塵》劇情介紹

《千古玦塵》改編自星零所著古言仙戀小說《上古》,由企鵝影視、檸萌影業、檸萌悅心聯合出品,周冬雨、許凱主演,講述了真神上古與白玦幾經生死、依舊情深不負的愛情故事。

凡間百姓若遇坎坷離合會去求神拜佛,上古界四位真神中白玦(許凱飾)與上古(周冬雨飾)之間幾經生死離別的三世情深虐戀。以上古的成長為主線,從靈力低微的小“菜鳥”成長為身負蒼生之重的主神,卻終究逃不過命運的劫難枷鎖。神生長遠,情根深種,有人為了她不惜毀天滅地,即使三界化為虛有也在所不惜,有人默默等待了六萬年,用自己還給她三界永生。

陸劇《千古玦塵》角色介紹

周冬雨 飾 上古、後池
上古界四位真神之一。仙界第一美人,為人倨傲,面容漂亮,身影清麗,但心胸狹隘,嫉妒心強,有心計,但是用情很專一,她是混沌之神,人稱神界小祖宗,因為神脈受阻,所以她修煉起來都比較困難,為了混沌之劫,她被炙陽送到白玦神殿學習修煉,從此開始和白玦鬥智斗勇的過程。

許凱 飾 白玦、清穆、柏玄
上古界四位真神之一。容顏傾世,俊美出塵,性格淡漠儒雅。愛戀上古十三萬年,上古界被埋藏後化身柏玄在清池宮護後池(上古)長大,在北海深處煉化了可以承載妖力的軀體名為清穆與後池相愛,並為了後池以本源之力殉身混沌之劫,最後在祖神擎天的幫助下重生。

劉學義 飾 天啟、淨淵
上古界四位真神之一。仙界神君,為人霸道,愛好名利,有自己的府邸和弟子,仙力強大,在天宮位高權重,推動劇情發展的核心人物之一。

李澤鋒 飾 炙陽
上古界四位真神之一,混沌之劫時留在上古界守護,上古界重啟後甦醒,他一直陪伴著上古長大。

張嘉倪 飾 蕪浣
鳳凰一族中的一隻五彩鳳凰,因為出身卑微,想要靠著自己改變命運,在她的努力下,她成為了上古的神獸,之後和古君成為一對,在上古犧牲之後,她被迫了古君和成為天帝的暮光在一起了,之後成為了天后。

賴藝 飾 古君
妖族中的蛟龍,他靠著自身的勤奮修煉成為了上古的弟子,對上古忠心耿耿,之後上古歷劫化身為一枚蛋,也就是之後的後池,也就是他名義上的女兒,他一生都在保護上古。

羅秋韻 飾 月彌
月彌,神君,暮光的師尊,她是掌管日月星城的真君,之後為拉回天啟歸回正道而犧牲了自己,她一直深愛著天啟,只是天啟的目光一直追隨著上古。

張雅欽 飾 鳳染
鳳染,鳳凰一族的最尊貴的血統,戰鬥力極強,她是後池的保護者,尊稱鳳染上君,對後池忠心耿耿,極為護短,快意恩仇,她前世是鳳凰一族的真君。

黃覺 飾 森簡
森簡,妖皇,成名萬年的巔峰強者,妖君巔峰,深不可測。

付辛博 飾 暮光
暮光,上古神獸之一,是一隻金龍,他之後歷劫成為天帝,和蕪浣成為了一對,喜歡蕪浣。

陸劇《千古玦塵》分集劇情

第1集
神界伊始,祖神創神、仙、妖三界,傳靈力修煉之法,後破碎虛空而去。神界至高無上,聽四大真神令統領眾君。神界內,兩名窈窕身姿的曼妙少女嬉戲於瓊花之中,其中一名少女天真浪漫,她便是上古真神,而伴於她身側的星月女神名為月彌,二人結伴前來掌管三界姻緣的姻緣祠中,此姻緣祠正是普華神君所辦,月彌心有所屬,她進祠中祈求姻緣,上古看著這祠中的恩愛佳人,不由得捏起法訣,想促成一對對神仙眷侶。孰知,上古學藝不精,她捏法訣闖下大禍,被掌管天界的真神炙陽所知,上古與月彌連忙離開姻緣祠。一天界學堂內,白衣男子正在傳授仙法,他便是上古界四大真神之一白玦,白玦性子清冷,卻對學生頗為嚴厲,直到另一男子前來打亂白玦的教學,能對白玦如此放肆的人並不多,除了遠在神界的炙陽之外,近在眼前的天啟便是其中之一。天啟一見白玦便與之比試起來,近萬年來白玦靈力大增,天啟並非白玦對手,他從白玦那裡討得了美酒,也提起上古的萬歲壽辰,上古乃是未來混沌主神,白玦不管願與不願,都必須往神界走這一遭,見一見這初生萬年的上古。神界內,真神炙陽知曉上古所闖下的大禍,他對上古偷溜出神界一事大為生氣,派人四處尋找上古的行踪。上古深知被炙陽責罰,她略一思忖還是決定前往長淵殿避一避風光,長淵殿乃是白玦的神殿,只因著白玦近萬年未歸神界,上古打從心底里認為那便是安全之地。白玦與天啟回神界見炙陽,神界只有四位真神,除了上古便是他們三人,故他們三人萬年未見也並未有任何生分感。此次白玦順手摘了顆壽桃送與上古作壽禮,炙陽提起上古自降世以來天生神脈不通,靈力稀微,不能修煉祖神獨有的混沌之力一事,他希望白玦能夠留在神界指導上古。白玦不願意攬下此事,炙陽卻讓白玦與天啟親眼目睹了九幽神界開裂之現象,隨著九幽神界的開裂,混沌之力也開始消散,一旦九幽裂開定會引起軒然大波,縱然白玦不願意管魔族之事,他也不能不管混沌之劫,在炙陽與天啟的相互勸說下,且炙陽保證上古乃是天性乖巧,勤奮好學之人,白玦這才應下教導上古之事。長淵殿內,上古正在樹上休息,卻意外看到了雪神前來照料藏海花,雪神愛慕白玦一事不言 而喻,白玦的忽然出現更是令雪神眼底欣喜,雪神上前表明心意,可白玦卻當著雪神的面燒毀藏海花,不給雪神留下任何幻想。同時,白玦發現了上古的身影,上古將白玦當成了薄倖郎,對白玦口出狂言,看著如此性情乖張的上古,白玦也冷下臉來,直接將上古打出了長淵殿。上古回到自己的神殿,她心心念念記著白玦對她所作所為,她是混沌之神,神界內從未有人對她如此放肆,故她想讓月彌替她毀了長淵殿。白玦的靈力並非月彌所能對比,月彌心下為難喚來了炙陽,炙陽自小看著上古長大,他深知上古的性子,故跟月彌相互配合,以激將法激得上古願意向白玦拜師學藝,待她來日學有所成時,她第一件事便是親手毀了長淵殿,將白玦驅出神界,以報今日之仇。上古在眾人的擁簇下來到長淵殿,想以示她混沌主神的神威,可白玦不吃上古這一套,只道上古若想進他長淵殿的門,必須應他三個要求。上古一口應下,她忍著心中的傲氣在眾人面前脫下神衣,毀去了自己萬年來心愛的寶貝,被白玦封了靈力,以素衣進入了長淵殿,此後她便是長淵殿的一名神侍,不再是混沌主神。既入長淵殿的門,上古便與白玦身邊的麒麟神獸身份無兩樣,她在神獸的要求下掃起地來,卻頻頻捉弄著神獸。白玦為上古設下考題,他讓上古前往血森林安撫虎族,設法讓虎族展開笑顏,上古為此頭疼不已,她前來向天啟取經,天啟只讓上古以最真摯的情意打動即可。隨後,上古踏出神殿,卻遇到一眾女神君前來送她萬歲壽辰賀禮,眾人不為他求,只想讓上古替她們牽線白玦。待她來日學有所成時,她第一件事便是親手毀了長淵殿,將白玦驅出神界,以報今日之仇。上古在眾人的擁簇下來到長淵殿,想以示她混沌主神的神威,可白玦不吃上古這一套,只道上古若想進他長淵殿的門,必須應他三個要求。上古一口應下,她忍著心中的傲氣在眾人面前脫下神衣,毀去了自己萬年來心愛的寶貝,被白玦封了靈力,以素衣進入了長淵殿,此後她便是長淵殿的一名神侍,不再是混沌主神。既入長淵殿的門,上古便與白玦身邊的麒麟神獸身份無兩樣,她在神獸的要求下掃起地來,卻頻頻捉弄著神獸。白玦為上古設下考題,他讓上古前往血森林安撫虎族,設法讓虎族展開笑顏,上古為此頭疼不已,她前來向天啟取經,天啟只讓上古以最真摯的情意打動即可。隨後,上古踏出神殿,卻遇到一眾女神君前來送她萬歲壽辰賀禮,眾人不為他求,只想讓上古替她們牽線白玦。待她來日學有所成時,她第一件事便是親手毀了長淵殿,將白玦驅出神界,以報今日之仇。上古在眾人的擁簇下來到長淵殿,想以示她混沌主神的神威,可白玦不吃上古這一套,只道上古若想進他長淵殿的門,必須應他三個要求。上古一口應下,她忍著心中的傲氣在眾人面前脫下神衣,毀去了自己萬年來心愛的寶貝,被白玦封了靈力,以素衣進入了長淵殿,此後她便是長淵殿的一名神侍,不再是混沌主神。既入長淵殿的門,上古便與白玦身邊的麒麟神獸身份無兩樣,她在神獸的要求下掃起地來,卻頻頻捉弄著神獸。白玦為上古設下考題,他讓上古前往血森林安撫虎族,設法讓虎族展開笑顏,上古為此頭疼不已,她前來向天啟取經,天啟只讓上古以最真摯的情意打動即可。隨後,上古踏出神殿,卻遇到一眾女神君前來送她萬歲壽辰賀禮,眾人不為他求,只想讓上古替她們牽線白玦。

第2集
上古收下了女神君的賀禮,將一眾女神君帶入長淵殿,眾女神為討白玦歡心都使出全身力氣,白玦只心底生氣。次日乃是上古壽辰,白玦前來與上古說個明白,他下令讓女神君不得再踏入長淵殿半步,且他已然決定下界,他是萬萬沒有想到堂堂混沌主神竟會為了俗物將他出賣。白玦的大發雷霆令上古錯愣不已,而天啟得知了白玦大罵上古之事,他前來找白玦算賬,白玦這才得知原來上古帶女神君入殿並非是貪圖重禮,而是收集了眾女神君最真情的喜樂,打動了血森林的虎妖,讓虎妖展開笑顏。白玦誤會了上古,天啟讓白玦親手雕刻一條手鍊向上古賠禮道歉。如今外邊傾盆大雨,上古被封靈力,白玦還是心軟外出找上古。如今上古不過凡胎一具,他為上古披上外袍,道出他設下的考題只是想讓上古明白自己的使命,只有上古才能夠讓三界安定喜樂。為了道歉,白玦送了上古一串手鍊,還為上古做了鞦韆,上古為出氣讓白玦自封神仙一炷香,白玦欣然答應,上古本想出掌重傷白玦,可她還是低估了白玦的能力,縱然白玦自封神力,上古也撼動不了白玦一分。次日,上古在白玦的要求下讀起書來,炙陽與天啟都大為震驚,十分看著白玦。白玦知曉上古的性子使激將法最為管用,他依舊記著炙陽誆他的那句“天性乖巧,勤奮好學”,故在天啟面前揭起了炙陽的短,提起了炙陽當年的風流韻事。上古收到了魔尊玄一的令羽,魔族在三月期約上古到九幽畔共商和談之事,此事同樣被炙陽一行人知曉,炙陽與上古一番商議過後決定前往九幽與玄一和談,避免一場大戰,只不過上古神力微薄,炙陽只好讓白玦在三個月內將上古調教出來一個模樣來,屆時一同共赴九幽。玄一是魔族之尊,當年就連祖神都打不過,上古自知自己並非玄一對手,她回長淵殿想收拾行李跑路,卻被白玦撞見。白玦分析起目前形勢,上古想走他不攔著,只不過玄一的目標是上古,他讓上古想清楚了再決定要不要離開長淵殿。上古自知自己的身份,她一踏出長淵殿也會被玄一盯上,故決定跟著白玦好好學藝。天啟心疼上古,他怕上古在白玦那裡受委屈,炙陽卻告訴天啟,這次他們要面對的是魔族和玄一,而千年後上古要獨自面對混沌之劫,她是混沌主神的繼任者,遲早都是要長大的。白玦將上古帶到下界的修煉之地瞭望山,上古不願意留在這裡,可白玦卻在周遭設下結界,上古根本離開不得,只好留於瞭望山修煉。夜晚,魔族來到瞭望山,上古被魔族嚇得不輕,只得躲在白玦身後,白玦不由得對上古一番斥責,萬萬沒有想到上古連最基本的招式都不會,也決定明日辰時助上古開通神脈。次日,上古還未睡醒便被白玦強行叫起來,白玦為上古講述魔力與靈力,三界本並無魔力,當年玄一與上古一樣身負混沌之法,只不過玄一不滿祖神的治世之法,他還未繼承主神令羽便爭奪主神之位,可是在瀕臨潰敗之時他突然違背天道,強行吸取戰死神兵身上的煞氣,那一股股煞氣與他體內的混沌之力相融,最終變成了可吞噬萬物的魔力,而下界中心懷邪念之人照此法修煉也變成了玄一的下屬,至此魔族誕生。祖神打敗玄一之後也破碎虛空而去,最後的氣息誕生了上古,上古因此成為四大真神之首,白玦教導上古務必時刻警戒自己勿重蹈玄一覆轍,她來日接過主神令更應擔負起天下蒼生之責。上古的神脈未開,白玦以外力助上古開通神脈,她靈力大洩自身無法控制,白玦只好上前助上古收回靈力,也因此抱著上古,一股旖旎的曖昧氣息在二人之間也無聲蔓延開來。次日,紅日奉了白玦的命令前來教上古修行,上古以為白玦是裝病,她闖入白玦房中,看著脈象虛弱的白玦,這才知道自己誤會了白玦。隨後,上古隨著紅日去修行,她從紅日口中得知白玦是因替自己開神脈而病,故她主動跟著紅日去採藥,熬了藥茶給白玦補回來。白玦喝過上古熬的藥茶後,他前來教上古劍法,上古對劍法一竅不通,白玦手把手教著上古,緊盯著上古練劍,二人的相處落在了紅日眼中,紅日認為二人雖然看起來不對付,實際卻很會為對方著想。古講述魔力與靈力,三界本並無魔力,當年玄一與上古一樣身負混沌之法,只不過玄一不滿祖神的治世之法,他還未繼承主神令羽便爭奪主神之位,可是在瀕臨潰敗之時他突然違背天道,強行吸取戰死神兵身上的煞氣,那一股股煞氣與他體內的混沌之力相融,最終變成了可吞噬萬物的魔力,而下界中心懷邪念之人照此法修煉也變成了玄一的下屬,至此魔族誕生。祖神打敗玄一之後也破碎虛空而去,最後的氣息誕生了上古,上古因此成為四大真神之首,白玦教導上古務必時刻警戒自己勿重蹈玄一覆轍,她來日接過主神令更應擔負起天下蒼生之責。上古的神脈未開,白玦以外力助上古開通神脈,她靈力大洩自身無法控制,白玦只好上前助上古收回靈力,也因此抱著上古,一股旖旎的曖昧氣息在二人之間也無聲蔓延開來。次日,紅日奉了白玦的命令前來教上古修行,上古以為白玦是裝病,她闖入白玦房中,看著脈象虛弱的白玦,這才知道自己誤會了白玦。隨後,上古隨著紅日去修行,她從紅日口中得知白玦是因替自己開神脈而病,故她主動跟著紅日去採藥,熬了藥茶給白玦補回來。白玦喝過上古熬的藥茶後,他前來教上古劍法,上古對劍法一竅不通,白玦手把手教著上古,緊盯著上古練劍,二人的相處落在了紅日眼中,紅日認為二人雖然看起來不對付,實際卻很會為對方著想。古講述魔力與靈力,三界本並無魔力,當年玄一與上古一樣身負混沌之法,只不過玄一不滿祖神的治世之法,他還未繼承主神令羽便爭奪主神之位,可是在瀕臨潰敗之時他突然違背天道,強行吸取戰死神兵身上的煞氣,那一股股煞氣與他體內的混沌之力相融,最終變成了可吞噬萬物的魔力,而下界中心懷邪念之人照此法修煉也變成了玄一的下屬,至此魔族誕生。祖神打敗玄一之後也破碎虛空而去,最後的氣息誕生了上古,上古因此成為四大真神之首,白玦教導上古務必時刻警戒自己勿重蹈玄一覆轍,她來日接過主神令更應擔負起天下蒼生之責。上古的神脈未開,白玦以外力助上古開通神脈,她靈力大洩自身無法控制,白玦只好上前助上古收回靈力,也因此抱著上古,一股旖旎的曖昧氣息在二人之間也無聲蔓延開來。次日,紅日奉了白玦的命令前來教上古修行,上古以為白玦是裝病,她闖入白玦房中,看著脈象虛弱的白玦,這才知道自己誤會了白玦。隨後,上古隨著紅日去修行,她從紅日口中得知白玦是因替自己開神脈而病,故她主動跟著紅日去採藥,熬了藥茶給白玦補回來。白玦喝過上古熬的藥茶後,他前來教上古劍法,上古對劍法一竅不通,白玦手把手教著上古,緊盯著上古練劍,二人的相處落在了紅日眼中,紅日認為二人雖然看起來不對付,實際卻很會為對方著想。修行,上古以為白玦是裝病,她闖入白玦房中,看著脈象虛弱的白玦,這才知道自己誤會了白玦。隨後,上古隨著紅日去修行,她從紅日口中得知白玦是因替自己開神脈而病,故她主動跟著紅日去採藥,熬了藥茶給白玦補回來。白玦喝過上古熬的藥茶後,他前來教上古劍法,上古對劍法一竅不通,白玦手把手教著上古,緊盯著上古練劍,二人的相處落在了紅日眼中,紅日認為二人雖然看起來不對付,實際卻很會為對方著想。修行,上古以為白玦是裝病,她闖入白玦房中,看著脈象虛弱的白玦,這才知道自己誤會了白玦。隨後,上古隨著紅日去修行,她從紅日口中得知白玦是因替自己開神脈而病,故她主動跟著紅日去採藥,熬了藥茶給白玦補回來。白玦喝過上古熬的藥茶後,他前來教上古劍法,上古對劍法一竅不通,白玦手把手教著上古,緊盯著上古練劍,二人的相處落在了紅日眼中,紅日認為二人雖然看起來不對付,實際卻很會為對方著想。

第3集
上古勤於練劍,她如今神力大增,心性也改變不少,往日白玦慣用的激將法對上古也不再適用。隨後,白玦回到神界,天啟與炙陽都讓白玦要好生對待上古,萬不可打罵上古,白玦不以為然,他此次前來是想要取四樣神器給上古,鳳凰羽、玄龜甲、奇龍角及玄金鐵,聽到白玦已為上古開通神脈,天啟與炙陽不由得有些意外,炙陽給了白玦三樣神器,只不過玄金鐵在北海,白玦需自己前往北海走一趟。臨走前,炙陽告訴白玦,上古神脈已開,只怕不久便會迎來第一次天劫,白玦在上古身邊還需小心些,切莫大意。上古在竹林裡練劍,這裡沒有結界守護,白玦又不在身邊,魔族盯上了上古,上古只感覺如今已神力大增,她不顧紅日勸說,前去與魔族交手。正巧這時,上古迎來了第一道雷劫,白玦在這時也趕了回來,他上前為上古擋下雷劫,心中暗自驚嘆上古神脈初開劫雲便不同凡響,只怕將來上古繼承神位時要天搖地動了。白玦為上古擋天雷之事並未讓上古知曉,上古誤以為自己是命格好,在擋完天雷之後,白玦用四件神器為上古煉成了一件法器,自己卻因靈力消耗太多暈了過去。九幽,玄一已知曉白玦為上古渡天劫、鑄神器一事,他大感有趣,天啟教了上古一萬年,上古都不曾開竅,白玦不過數數幾月,便能讓上古神脈大開,他倒是想會一會讓白玦如此上心的混沌主神。白玦暈倒過去,紅日在一旁照料,上古這才從紅日口中得知了白玦為她擋下四十九道天雷,白玦元神大傷之時還為她鑄造神器。白玦為上古所付出的一切都記在了上古心中,紅日想去神界請炙陽前來為白玦療傷,上古卻攔下了紅日,她讓紅日外出加強結界,準備自己渡神力給白玦。上古渡出神力,可神力卻入不了白玦體內,上古只好上前吻起了白玦,讓神力匯入白玦體內。瞭望山結界潰散,玄一知曉白玦本源受損,他準備前往瞭望山,會一會白玦與上古。另一邊,白玦醒來,他誤以為是天啟前來替他療過傷,上古在一旁看著白玦無恙,心底里也倍感開心,經此一遭,她也真正以主神身份拜白玦為師,潛心修行靈力,日後與白玦同行。魔族再度來襲瞭望山,白玦被魔族引開,上古則被魔族抓住,她大喊一聲救命,白玦為救上古來到九幽,二人於在九幽內見到 了魔尊玄一。玄一此行意在白玦,他再度對白玦動手,困住了白玦,將上古帶走。上古一直記著白玦的話,她不與玄一雙眼對視,玄一提起白玦對上古的用心,認為白玦對上古紅鸞心動,上古急於否認玄一的話,她抬頭與玄一對視,中了玄一的幻術。玄一幻出假白玦來迷惑上古,真正的白玦在關鍵時刻來到上古身邊,他擊潰了玄一的幻術,玄一看出來了白玦對上古的用心,哪怕萬年前他殺盡白玦手下麾兵,白玦也未如此動怒。白玦想帶上古離開九幽,可他如今靈力受損,只突破了結界讓上古先行離開。上古離開之時看到了天啟與炙陽的身影,二人對白玦進九幽之事並不意外,上古這才知道一切都是白玦早已設好的局。九幽結界受損,天啟與炙陽按照原計劃前來助白玦,三人啟動了當年祖神留下的縛神陣法,暫時將玄一困於縛神颱上。上古與白玦慪氣,她認為自己只不過是白玦一顆棋子而已,她原本以為白玦替她擋天劫,鑄兵器是真心的,卻原來一切都是在白玦的計劃之中。另一邊,白玦此舉早在玄一的計劃之中,他此次正是逼出了祖神對他最後一道防備,上古欲練混沌之力,也勢必會再來找他,他並不急於一時。

第4集
上古正與白玦鬧著脾氣,月彌受上古所託前來向白玦要回上古的混沌之源,紅日將白玦早已準備好的混沌之源交給月彌,月彌看著靈力如此濃厚的本源不由得有些意外,認為白玦教導有方,她與天啟教導上古數万年都沒有此效果。另一邊,上古偷偷溜進長淵殿裡,正好看到白玦在打坐入定,她上前取混沌之源,卻遲遲找不到取出之法,憶起自己將本源送進白玦體內的那一幕,上古紅著臉準備吻白玦,從白玦口中要回本源。不料,白玦醒來,上古這才知曉白玦並未入定,她滿臉羞澀,嚷著要跟白玦一刀兩斷便回了自己的殿內。長淵殿因沒了上古而再度清靜下來,白玦卻一直想著上古之事,他藉以自己朋友之名詢問紅日該如何哄上古,紅日識破了白玦的深意,卻不拆穿,只讓白玦前去向上古道歉。得了紅日的回答,白玦前來尋上古,卻看到了上古正在殿中玩篩子,不由得斥責起上古的玩物喪志,上古恢復混沌主神的傲氣,她無視白玦的道歉和好之意,只揮動手中的古帝劍準備送客。古帝劍是白玦親手所鑄,它並未傷害白玦未分,上古控制不了古帝劍只氣極離開,獨留下白玦一人。白玦因上古之事而悶悶不樂,紅日再為白玦出了一良計。白玦按紅日所說的,他來到上古面前,照著紅日給的字訣念出誇讚上古的話。上古本在氣頭上,可聽著白玦的誇讚,她不由得面露欣喜,追著白玦出了殿堂,獨留下天啟與月彌。看著上古對白玦的不一般,天啟不由得騰起一股危機感,他愛慕上古多年,不願意讓白玦橫插一腳,月彌聽著天啟的話也同樣心底酸澀,天啟只知道追求上古,卻不知道她的愛慕之心。天啟前來尋掌管姻緣的普華神君,讓普華為他舉辦一場姻緣大會,屆時神界大部分的神都會出席。隨後,天啟的隨從紫涵前來長淵殿送請柬,邀請白玦參加桃淵林的姻緣大會,他無意間說起了上古的傷還未痊癒,被白玦聽在了心底里。白玦主動前來向上古送藥,可他還未踏進殿中便聽到了上古銀玲般的嬉笑聲,天啟正在給上古講故事,二人一副其樂融融之象,聽到上古說起她最喜歡的神便是天啟,白玦不由得心底吃味。桃淵林中,天啟換上一身華麗紫衣,準備在上古面前大放光彩。不曾想,一向不參加宴會的白玦也來到姻緣會上,一眾女神 君追著白玦大獻殷勤,白玦卻來到了上古面前,他將傷藥送給了上古,並親自向上古道歉,九幽之事他不該不顧及上古的感受。得了白玦這一句道歉跟這一份用心,上古也不再計較九幽之事,她與白玦和好,並準備明日隨白玦回長淵殿學藝。二人的和好落入雪迎的眼中,雪迎心底極為不舒服,她藉以敬酒的名義故意灑了上古一身酒,天啟正欲發怒時,白玦施手替上古與雪迎解了圍,他施法為上古換上了一身新的素白長裙,二人皆身穿素白之色,眾神不由得打趣二人的相配。月彌前來尋普華,她從普華手中拿來了姻緣繩,準備將姻緣繩用於天啟身上。孰知,月彌一個失手,將姻緣繩浪費於其他兩位下神身上。另一邊,雪迎隨白玦前往長淵殿,她提起三萬年二人的初次相識,想伴於白玦身側,白玦卻拒了雪迎,絲毫不給雪迎機會。桃淵林正舉辦著姻緣大會,本是好景好佳侶,卻因著月神與日神同時下界而狂風襲來,天色也霎時變黑,天啟暗叫不好,他與月彌下界尋月神與日神,白玦則匆忙來到上古身邊,他想帶上古離開,可普華卻在遠處誤將白玦當成了天啟,他施法讓二人掉入暗室,給二人製造了相處時機。白玦與上古同處暗室裡,上古已經知曉白玦將平定魔尊的首功讓給了她,再加上白玦的道歉,她對白玦已改觀。二人之間的相處不再劍拔弩張,看著暗室裡其他神君的紅鸞星動,白玦也自覺心底里的變化,不由打坐入定,穩住心神,而上古則在暗室裡看到了白玦的命盤,她以靈力操控窺得白玦幼時所經歷的苛刻,不由得對身邊的白玦起了心疼之意。繩浪費於其他兩位下神身上。另一邊,雪迎隨白玦前往長淵殿,她提起三萬年二人的初次相識,想伴於白玦身側,白玦卻拒了雪迎,絲毫不給雪迎機會。桃淵林正舉辦著姻緣大會,本是好景好佳侶,卻因著月神與日神同時下界而狂風襲來,天色也霎時變黑,天啟暗叫不好,他與月彌下界尋月神與日神,白玦則匆忙來到上古身邊,他想帶上古離開,可普華卻在遠處誤將白玦當成了天啟,他施法讓二人掉入暗室,給二人製造了相處時機。白玦與上古同處暗室裡,上古已經知曉白玦將平定魔尊的首功讓給了她,再加上白玦的道歉,她對白玦已改觀。二人之間的相處不再劍拔弩張,看著暗室裡其他神君的紅鸞星動,白玦也自覺心底里的變化,不由打坐入定,穩住心神,而上古則在暗室裡看到了白玦的命盤,她以靈力操控窺得白玦幼時所經歷的苛刻,不由得對身邊的白玦起了心疼之意。繩浪費於其他兩位下神身上。另一邊,雪迎隨白玦前往長淵殿,她提起三萬年二人的初次相識,想伴於白玦身側,白玦卻拒了雪迎,絲毫不給雪迎機會。桃淵林正舉辦著姻緣大會,本是好景好佳侶,卻因著月神與日神同時下界而狂風襲來,天色也霎時變黑,天啟暗叫不好,他與月彌下界尋月神與日神,白玦則匆忙來到上古身邊,他想帶上古離開,可普華卻在遠處誤將白玦當成了天啟,他施法讓二人掉入暗室,給二人製造了相處時機。白玦與上古同處暗室裡,上古已經知曉白玦將平定魔尊的首功讓給了她,再加上白玦的道歉,她對白玦已改觀。二人之間的相處不再劍拔弩張,看著暗室裡其他神君的紅鸞星動,白玦也自覺心底里的變化,不由打坐入定,穩住心神,而上古則在暗室裡看到了白玦的命盤,她以靈力操控窺得白玦幼時所經歷的苛刻,不由得對身邊的白玦起了心疼之意。

第5集
白玦因幼時經歷不喜與他人相處,上古緊握住了白玦的手,她認為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不應只有冷漠與苛刻,往後她會一直陪伴著白玦,二人共同進退。看著眼前緊抱著自己的小姑娘,白玦在此刻已紅鸞星動,他也控制不住地抱住了上古,享受著此刻的溫暖。天啟擔憂炙陽回來會罰自己,月彌在一旁安慰著天啟,可在知曉天啟心心念念只有上古一人時,月彌不由得心底失望,而日神與月夜依舊因姻緣神而纏在一起,就連天啟與月彌也難得將二人分開。另一邊,普華來到歡喜室,他看到白玦時不由得為自己捏了一把汗,如實將自己的目的告訴白玦,他是為了促成天啟與上古的姻緣而設下此宴,只不過他誤將白玦看成了天啟。白玦並未重罰普華,只讓普華不得再管真神姻緣,且今日之事普華只能當作沒發生過,他不希望聽到有關於此事的流言。白玦親手抱著上古回到殿中,只不過上古一路都睡了過去,眾人並不知白玦抱著女神君竟是上古。此時的朝聖殿上,炙陽已知曉日神夜神同時下界之事,他當眾問責起二人,二人都願為對方攬下過錯,看著二人真正情深模樣,月彌站出為二人說話,認為二人並無過錯,而昨日的姻緣繩也是她錯丟在二人身上。姻緣繩一事牽扯出來,普華也連忙認錯,炙陽知曉姻緣大會是天啟要舉辦,錯並不在普華,反倒是月彌胡鬧,月彌被問責,天啟在這時站出來為月彌擔責,他將所有的事情都攬在自己身上,雖天啟承認了所有的事情,但他認為自己並無過錯,只不過是一根普通繩子而已何需這麼興師動眾。看著如此叛逆任性的天啟,炙陽氣不打一處來,當場罰了天啟去明堂禁足。上古醒來,她得知是白玦抱著自己回來的,不由得心底欣喜,而神界因白玦抱著女神君一事炸開了鍋,紛紛都在猜測白玦心儀之人,只有雪迎一人留意到了上古的衣裙,知曉白玦所抱之人竟是上古。真神與凡人不同,萬年的孤獨寂寞令他們不知情為何物。上古已紅鸞星動,只不過尚且不確定心意,她來詢問普華,普華告知一二後給了上古一瓶酒便偷偷溜走。上古飲過幾口烈酒,她望著漫天繁星不由得想起了白玦,故前來長淵殿尋白玦,央得白玦帶她前去看星星。白玦帶著上古來到乾坤台,上古靠著白玦的肩膀,依偎在白玦身邊,與他同看漫天繁星。白玦向來冰冷,可在此刻也不由得露出笑顏,只不過他在不久之後看到了乾坤台的預示,預示中上古有危險,白玦被驚醒,他恐上古擔憂,並沒有告訴上古,反倒尋炙陽,讓炙陽封鎖乾坤台,乾坤台由他一人來獨守便可。天啟受了真神雷刑,月彌前來看望天啟,她提起姻緣繩之事,天啟不懂月彌心意,誤以為月彌是看上了其他神君,月彌只好稱此繩是她幫天啟追上古求的,天啟感動之下欲與月彌結為兄弟,月彌一氣之下推開了天啟,離開明堂。上古將自己已有愛慕之人告訴月彌,月彌一下便猜到了上古喜歡白玦,她為上古支招,讓上古對白玦投其所好。上古為討白玦歡心,她親手做了一個鳳凰風箏,與白玦在長淵殿放了起來,看著上古的笑顏,白玦也不禁露出笑容。二人放風箏之時,白玦許諾上古,他定會竭盡一身所能助上古早日掌管神界,終有一日神光所沐之處便上古混沌之名。上古神脈已開,白玦給鳳族長老鳳雲寫令羽,準備讓上古到鳳族挑選神獸,鳳皇若是能成為上古神獸,鳳族將來必定是上古最忠誠最強大的助力。

第6集
上古一身素色衣裙前來尋白玦,白玦不在殿中,她只好拿了風箏準備自己外出玩放。不料,雪迎也前來尋白玦,她撞壞了上古的風箏,並對上古口出狂言,稱上古不過就是佔了混沌主神身份上的便宜而已,否則以她的行事作派,哪能得白玦相看一眼。雪迎笑上古靈力低微,不配為三界主神,她想與上古比試一場,讓上古輸得心服口服,上古一口應下,二人於桃淵林中比試,由眾神君見證。白玦在不遠處看著二人比試,上古的招式在於雪迎之上,只不過雪迎臨時用了法術,僥倖贏了上古一場。上古沒有想到雪迎會動手腳用法術,她生氣之下使出了古帝劍,雪迎仗著比試之前上古答應不用古帝劍,對上古冷嘲熱諷,引得眾神也對上古議論紛紛。白玦有心護上古,他站出來攔下了此事,聲稱雪迎只不過是贏在動手腳上而已,並非堂堂正正,遣散了眾人。隨後,白玦也斥責起了上古,認為上古最該修煉的便是她的心性,她肩負著天下重任,又如何能因雪迎與神君的幾句話就在這里胡鬧起來,而雪迎撞壞的風箏也只不過是一個風箏而已。聽到白玦的話,上古神色失落地離開,那個風箏於她而言,並不是簡單的風箏。雪迎在長淵殿中攔下了白玦,她惺惺作態稱願做一切讓上古消氣,白玦看出了雪迎這副作態之舉,只順著雪迎的話來,抽了雪迎一千年靈力以示懲戒,並警戒雪迎不得再踏入長淵殿。白玦命人將雪迎一千年靈力送往上古那裡,上古卻不願意收下此道歉之禮,她對白玦十分生氣,可又因愛慕白玦而擔憂自己在白玦心中不完美。白玦在長淵殿中修好了風箏,他讓紅日收起來,日後再也用不到了,明日他將修煉改學帝王心術,雖他知道上古在今日之事受了委屈,上古也足夠勤奮,但若是他一時心軟懈怠,將來上古必會危險萬分。白玦多日來一直請不動上古到長淵殿上課,他來炙陽這裡時卻碰到遇到了上古,炙陽知道二人還在鬧彆扭,只讓上古過來同坐,將白玦抽了雪迎一千年靈力之事告訴上古,上古得知後立馬變歡喜,再也不生白玦的氣。炙陽提起上古到梧桐林選神獸之事,天啟想陪著上古同去,卻遭到了上古的拒絕,上古只想跟著白玦同去,白玦以自身有事為由拒絕了上古,他無法事事都陪在上古身側,選神獸於上古而言是 件大事,也是她自我成長的機會。鳳雲前來神界見白玦,稱鳳焰涅槃重生之時被盜元神。鳳皇一生涅槃三次,需生生不滅七情皆斷後方能成為神獸中最強之人,而每一次涅槃重生都會失去先前所有的記憶與情感,此次盜元神之人乃是梧夕,他與鳳焰青梅竹馬,本是梧桐之祖,守護鳳族數万年,一向對鳳族忠心耿耿,卻因一個情字而做出此大逆不道之事。梧夕犯此大錯,白玦準備尋回鳳焰元神後,按神規誅其元神,只不過梧夕如今隱去氣息入仙族之地,極難尋得其踪跡,上古機靈一笑,稱她有法尋得梧夕踪跡。上古與白玦同入仙族之地,上古在來之前要了鳳焰與梧夕的畫像,準備用尋仙玲尋出梧夕踪影。此時的另一邊,梧夕將鳳焰的元神恢復人身,二人相互訴說著情意,鳳焰陷入情愛,她準備與梧夕亡命天涯,不再涅槃重生。二人緊緊相擁在一起,梧夕聽到了不遠處的尋仙玲鈴聲,他獨自外出引開了白玦與上古,留了一根同根的梧桐葉給鳳焰,此梧桐葉會引著鳳焰找到他。白玦與上古來到了酒樓,梧夕引起了二人注意,準備調虎離開,白玦外出追梧夕,上古卻留在了酒樓,她略一思忖便猜出鳳焰元神還留於酒樓,故輕而易舉找到了鳳焰。上古並未露出身實身份,反倒以路過小仙之名取得了鳳焰信任,與鳳焰同席而飲。一番談話下來,上古知曉了鳳焰的為情所困,鳳焰也認出了上古,只不過上古還是一意孤行放走了鳳焰,不願意拆散一對有情人。鳳焰前去與梧夕會合,上古在酒樓里大醉一場,白玦來到上古身邊,上古藉著酒意吻了白玦,白玦心亂之時對上古施了法術,讓上古好生休息,此時三界已經知曉鳳焰之事,妖魔二族與南海城的人都在惦記著鳳焰的元神,鳳焰與梧夕處境危險,他必須盡快找到二人。梧夕尋到一世外桃源之地,準備與鳳焰相守一生,卻不想南海城的人已經發現二人踪影,他們破了結界,欲取鳳焰元神。忠心耿耿,卻因一個情字而做出此大逆不道之事。梧夕犯此大錯,白玦準備尋回鳳焰元神後,按神規誅其元神,只不過梧夕如今隱去氣息入仙族之地,極難尋得其踪跡,上古機靈一笑,稱她有法尋得梧夕踪跡。上古與白玦同入仙族之地,上古在來之前要了鳳焰與梧夕的畫像,準備用尋仙玲尋出梧夕踪影。此時的另一邊,梧夕將鳳焰的元神恢復人身,二人相互訴說著情意,鳳焰陷入情愛,她準備與梧夕亡命天涯,不再涅槃重生。二人緊緊相擁在一起,梧夕聽到了不遠處的尋仙玲鈴聲,他獨自外出引開了白玦與上古,留了一根同根的梧桐葉給鳳焰,此梧桐葉會引著鳳焰找到他。白玦與上古來到了酒樓,梧夕引起了二人注意,準備調虎離開,白玦外出追梧夕,上古卻留在了酒樓,她略一思忖便猜出鳳焰元神還留於酒樓,故輕而易舉找到了鳳焰。上古並未露出身實身份,反倒以路過小仙之名取得了鳳焰信任,與鳳焰同席而飲。一番談話下來,上古知曉了鳳焰的為情所困,鳳焰也認出了上古,只不過上古還是一意孤行放走了鳳焰,不願意拆散一對有情人。鳳焰前去與梧夕會合,上古在酒樓里大醉一場,白玦來到上古身邊,上古藉著酒意吻了白玦,白玦心亂之時對上古施了法術,讓上古好生休息,此時三界已經知曉鳳焰之事,妖魔二族與南海城的人都在惦記著鳳焰的元神,鳳焰與梧夕處境危險,他必須盡快找到二人。梧夕尋到一世外桃源之地,準備與鳳焰相守一生,卻不想南海城的人已經發現二人踪影,他們破了結界,欲取鳳焰元神。忠心耿耿,卻因一個情字而做出此大逆不道之事。梧夕犯此大錯,白玦準備尋回鳳焰元神後,按神規誅其元神,只不過梧夕如今隱去氣息入仙族之地,極難尋得其踪跡,上古機靈一笑,稱她有法尋得梧夕踪跡。上古與白玦同入仙族之地,上古在來之前要了鳳焰與梧夕的畫像,準備用尋仙玲尋出梧夕踪影。此時的另一邊,梧夕將鳳焰的元神恢復人身,二人相互訴說著情意,鳳焰陷入情愛,她準備與梧夕亡命天涯,不再涅槃重生。二人緊緊相擁在一起,梧夕聽到了不遠處的尋仙玲鈴聲,他獨自外出引開了白玦與上古,留了一根同根的梧桐葉給鳳焰,此梧桐葉會引著鳳焰找到他。白玦與上古來到了酒樓,梧夕引起了二人注意,準備調虎離開,白玦外出追梧夕,上古卻留在了酒樓,她略一思忖便猜出鳳焰元神還留於酒樓,故輕而易舉找到了鳳焰。上古並未露出身實身份,反倒以路過小仙之名取得了鳳焰信任,與鳳焰同席而飲。一番談話下來,上古知曉了鳳焰的為情所困,鳳焰也認出了上古,只不過上古還是一意孤行放走了鳳焰,不願意拆散一對有情人。鳳焰前去與梧夕會合,上古在酒樓里大醉一場,白玦來到上古身邊,上古藉著酒意吻了白玦,白玦心亂之時對上古施了法術,讓上古好生休息,此時三界已經知曉鳳焰之事,妖魔二族與南海城的人都在惦記著鳳焰的元神,鳳焰與梧夕處境危險,他必須盡快找到二人。梧夕尋到一世外桃源之地,準備與鳳焰相守一生,卻不想南海城的人已經發現二人踪影,他們破了結界,欲取鳳焰元神。引起了二人注意,準備調虎離開,白玦外出追梧夕,上古卻留在了酒樓,她略一思忖便猜出鳳焰元神還留於酒樓,故輕而易舉找到了鳳焰。上古並未露出身實身份,反倒以路過小仙之名取得了鳳焰信任,與鳳焰同席而飲。一番談話下來,上古知曉了鳳焰的為情所困,鳳焰也認出了上古,只不過上古還是一意孤行放走了鳳焰,不願意拆散一對有情人。鳳焰前去與梧夕會合,上古在酒樓里大醉一場,白玦來到上古身邊,上古藉著酒意吻了白玦,白玦心亂之時對上古施了法術,讓上古好生休息,此時三界已經知曉鳳焰之事,妖魔二族與南海城的人都在惦記著鳳焰的元神,鳳焰與梧夕處境危險,他必須盡快找到二人。梧夕尋到一世外桃源之地,準備與鳳焰相守一生,卻不想南海城的人已經發現二人踪影,他們破了結界,欲取鳳焰元神。引起了二人注意,準備調虎離開,白玦外出追梧夕,上古卻留在了酒樓,她略一思忖便猜出鳳焰元神還留於酒樓,故輕而易舉找到了鳳焰。上古並未露出身實身份,反倒以路過小仙之名取得了鳳焰信任,與鳳焰同席而飲。一番談話下來,上古知曉了鳳焰的為情所困,鳳焰也認出了上古,只不過上古還是一意孤行放走了鳳焰,不願意拆散一對有情人。鳳焰前去與梧夕會合,上古在酒樓里大醉一場,白玦來到上古身邊,上古藉著酒意吻了白玦,白玦心亂之時對上古施了法術,讓上古好生休息,此時三界已經知曉鳳焰之事,妖魔二族與南海城的人都在惦記著鳳焰的元神,鳳焰與梧夕處境危險,他必須盡快找到二人。梧夕尋到一世外桃源之地,準備與鳳焰相守一生,卻不想南海城的人已經發現二人踪影,他們破了結界,欲取鳳焰元神。

第7集
白玦從南海城的人手中救下了鳳焰與梧夕,梧夕犯下大錯,正當白玦準備誅殺梧夕時,上古及時攔了下來,她希望白玦能放走二人。白玦執法嚴厲,不肯放走二人,鳳焰為救梧夕願意擔下一切過責,她的元神願隨二人回鳳族。因著鳳焰的主動,再加上古的求情,白玦這才願意饒過梧夕,可這時的梧夕已經失了分寸,他拼盡一切想奪回鳳焰,卻誤傷了上古,上古昏迷前要求白玦不要殺梧夕,白玦也只好作罷,帶著上古回鳳族。上古中燼火之力傷勢嚴重,就連白玦也治不了上古的外傷,故準備前往神界取水凝珠。這時,鳳族中的侍女蕪浣自請照顧上古,白玦見上古痛苦難忍,也准許了蕪浣所求。水凝珠乃是雪迎之物,白玦為了上古向雪迎借珠,雪迎開口便是想要入長淵殿成為白玦的弟子,白玦雖不待見雪迎,可為了上古也別無他法,只好應了雪迎所求,借來了水凝珠。水凝珠療傷需脫去 上古衣物,白玦以紗遮目,為上古療傷,他別無所求,唯一希望的便是上古能夠平安。上古醒來,她得知白玦並未殺梧夕,心底里十分高興,梧夕也鬆了口,讓上古可改選其他鳳族之人為神獸。鳳族向來以出身高低論貴賤,上古決定提拔伺候她的低階鳳族蕪浣為神獸,好讓鳳族之人知曉出身並非重要之事。白玦依著上古所言,為了讓上古收服人心與鳳族的忠誠,他也為上古想了一個辦法,上古心底欣喜,甜蜜地依偎在白玦身旁。上古將鳳焰元神物歸原主,交由鳳雲看管,等待著鳳皇千年歸來,而這千年時間她也挑選了蕪浣成為她的神獸,只希望鳳族日後能夠不要再以出身論高低。此事就到這裡告一段落,上古只希望千年之後眾人能夠不發現鳳焰的元神是假的,而這真正的元神她將其寄託於鮮花之上,梧夕本體乃是梧桐樹,只要二人繼續等待下去,二人便有相逢機會。上古帶著蕪浣回了朝聖殿,她聽聞白玦收雪迎為徒十分震驚,不肯相信的她前來長淵殿攔下雪迎,可雪迎卻仗著自己入長淵殿而氣勢洶洶,出言挑釁上古,氣得上古用朝聖劍對向雪迎。上古動怒之時散發出巨大神力,白玦前來攔下險些拆了長淵殿的上古,他坦言告訴上古收雪迎為徒是因水凝珠,日後雪迎將與她一同修行,看著白玦的身影,上古負氣離開。次日,上古一改昨日的怒氣,她機靈鬼怪,帶著一眾古籍來到長淵殿,本是想讓雪迎知難而退,抱著古籍回去熟讀,可雪迎卻稱早已經讀過一眾古籍,她提起了古籍的嶄新之處,譏諷起了上古的不學無術。白玦看不得上古受欺負,他暗中替上古解了圍,又在課堂之上有心偏向上古,上古這一課上得好不快活欣喜,雪迎滿肚子氣,討厭極了上古。上古回到朝聖殿將課堂之事告訴月彌,月彌看上古是真的陷進去了,她將姻緣繩給了上古,上古偷偷到姻緣樹下將姻緣繩繫於白玦的牌塊上,白玦看著上古的一切所為,只不禁笑了笑,任由著上古所為。隨後,白玦受炙陽所召前來,炙陽稱下界混沌之力潰散嚴重,他雖一邊派人修補結界,可還是決定挑選一人成為上古徒弟,助上古早日學成混沌之術,擔任主神。白玦來到九幽縛神颱,他察覺到此處的異常,心底里暗自震驚,沒有想到弒神花竟會釋放出混沌氣息。靈鬼怪,帶著一眾古籍來到長淵殿,本是想讓雪迎知難而退,抱著古籍回去熟讀,可雪迎卻稱早已經讀過一眾古籍,她提起了古籍的嶄新之處,譏諷起了上古的不學無術。白玦看不得上古受欺負,他暗中替上古解了圍,又在課堂之上有心偏向上古,上古這一課上得好不快活欣喜,雪迎滿肚子氣,討厭極了上古。上古回到朝聖殿將課堂之事告訴月彌,月彌看上古是真的陷進去了,她將姻緣繩給了上古,上古偷偷到姻緣樹下將姻緣繩繫於白玦的牌塊上,白玦看著上古的一切所為,只不禁笑了笑,任由著上古所為。隨後,白玦受炙陽所召前來,炙陽稱下界混沌之力潰散嚴重,他雖一邊派人修補結界,可還是決定挑選一人成為上古徒弟,助上古早日學成混沌之術,擔任主神。白玦來到九幽縛神颱,他察覺到此處的異常,心底里暗自震驚,沒有想到弒神花竟會釋放出混沌氣息。靈鬼怪,帶著一眾古籍來到長淵殿,本是想讓雪迎知難而退,抱著古籍回去熟讀,可雪迎卻稱早已經讀過一眾古籍,她提起了古籍的嶄新之處,譏諷起了上古的不學無術。白玦看不得上古受欺負,他暗中替上古解了圍,又在課堂之上有心偏向上古,上古這一課上得好不快活欣喜,雪迎滿肚子氣,討厭極了上古。上古回到朝聖殿將課堂之事告訴月彌,月彌看上古是真的陷進去了,她將姻緣繩給了上古,上古偷偷到姻緣樹下將姻緣繩繫於白玦的牌塊上,白玦看著上古的一切所為,只不禁笑了笑,任由著上古所為。隨後,白玦受炙陽所召前來,炙陽稱下界混沌之力潰散嚴重,他雖一邊派人修補結界,可還是決定挑選一人成為上古徒弟,助上古早日學成混沌之術,擔任主神。白玦來到九幽縛神颱,他察覺到此處的異常,心底里暗自震驚,沒有想到弒神花竟會釋放出混沌氣息。

第8集
弒神花盛開之時會釋放出混沌之力,唯有三界主神才能將其吸收,極利於煉成世間最強的混沌之力,玄一讓白玦將上古交給他,不出千年他定還白玦一個混沌主神。白玦沒有聽完玄一的話,他來到乾坤台,不由得想起先前的預示,心知只有讓上古成為混沌主神,才能改變她既定的命運。白玦請上古到長淵殿一趟,上古盛裝打扮赴約,她直接換上了天擇日的禮袍,白玦眼中閃過一抹驚艷。白玦讓上古享受桌上美食,上古誤以為白玦今日是要對她表明心意,可白玦開口便是道他已尋得一良策能讓上古儘早執掌主神令,上古需自己前往九幽一千年修煉混沌之力。上古不願意離開白玦,白玦又何嘗不願意陪著上古同去,只不過上古修的是混沌之力,他無法陪同,此次必須上古獨自前去。白玦紅鸞星動,他十幾萬年來初次動了側隱之心,讓紅日下界渡靈力給梧夕,助梧夕早成化成人形,二人一別千年,始終還是太苦了些。天擇日是神界挑選弟子之日,其中的佼佼者便是金龍一族的暮光,蛟龍一族的古君二人。雪迎聽聞古君出自蛟龍族,不由得出聲嘲諷,她極為不屑古君的身份,神界除四大真神外向來不論尊卑,他古君是堂堂正正靠實力進的神界,又豈能容忍雪迎嘲諷辱師門,故古君上前跟 雪迎爭論起來,古君的傲氣引來了上古的刮目相看,上古二話不說收了古君為徒,並與雪迎結下戰約,三月後若是古君之實力無法戰勝雪迎,她願主動前往九幽修煉,一日不擁有接管混沌之力的神力,她一日不回神界,但若是雪迎輸了,雪迎必須摒棄神界的一切美好,離開神界。月彌收了暮光為徒,古君則入了朝聖殿,他在殿中見到了蕪浣,與蕪浣一番交談之後這才得知二人都曾經在一處修煉過,且二人都身為身份低階,一時間不由得惺惺相惜了幾分。下界送上神界的共有四名弟子,暮光與古君都得了好歸處,另外兩人因長相不堪被天啟拒之門外,二人心底極為不平衡,此話被路過的雪迎聽得,雪迎有意提起了長淵殿東池中的毒物九爪蓮,欲借二人之手贏得與上古之間的賭約。古君勤於修煉,欲為上古爭一口氣,下界另兩名弟子卻前來找古君麻煩,二人用長淵殿的毒水暗算古君,古君抵擋之時,二人不慎將毒水引潑到路過的天啟身上,古君背了黑鍋被紫涵扣下。上古得知消息後,她前來尋天啟,天啟本想裝傷情嚴重求得上古的悉心照料,讓上古打消去九幽的念頭,三界蒼生於他而言,不如上古一人重要。上古一眼識破了天啟的裝病,她已經接受了自己的使命與責任,哪怕過去的她再任性妄為,如今她也明白掌管主神令的重要性,她會逼自己努力一把,盡快執掌主神令羽。看著如此懂事的上古,天啟一陣心疼,更下定決心要保護好上古。暮光路過時不慎撞到了蕪浣,蕪浣的溫柔善良引起了暮光的注意,他望著遠去的蕪浣背影,不由得微徵幾分,亂了心神。另一邊,天啟與上古審起了毒水此案,天啟知曉自己門中二人定脫不了乾系,故罰了二人各三記雷刑,至於古君,他是上古的人,自然交由上古來處理。上古並沒有責罰古君,天啟暗中探得了古君天生寒脈,靈力紊亂的情況,他坦言告訴上古,古君只怕晉升神君才能與雪迎一較高下,否則必敗無疑。暮光與古君感情甚好,得知古君出事,他連忙趕來看望古君,並決定陪著古君一同修煉。長淵殿裡,紅日發現了東池中少了一朵九爪蓮,長淵殿的東池一直是交由雪迎打理,此事必與雪迎脫不了乾系。白玦知曉此事後,他前來混沌殿找上古,準備向上古解釋清楚此事並道歉,上

第9集
白玦因九爪蓮之事向上古道歉,他願意借出暗淵之境助上古修煉渡劫,且他還煉製了一顆能助上古衝破寒脈的丹藥。看著白玦的用心,天啟不免心急起來,他讓想上古拒絕白玦,可上古卻滿心歡喜白玦對她的付出,她提起自己與雪迎的賭約,想知道若是她贏了賭約,白玦是否會取消讓她獨自前往九幽的念頭,可在看到白玦緊抿的唇瓣時,上古還是自嘲一笑,終究還是她自討沒趣了。蕪浣陪著古君在殿中修煉,她對古君十分欣賞,暮光前來尋二人,他心儀蕪浣,故特別將金龍族的溫泉水送給了蕪浣,蕪浣雖收下了溫泉水,可目光所及之處還是在古君身上。另一邊,天啟為哄上古開心放了焰火,他大膽向上古表明心意,上古卻拒絕了天啟,她自始至終都只把天啟當成自己的哥哥。天啟心底失落,可還是勉強撐起笑意,願意一直當上古的兄長,默默守護著上古。白玦知曉九爪蓮之事與雪迎脫不了乾系,他讓雪迎在比賽過後自請離開神界,雪迎卻心有不甘,明明她對白玦一番癡情,白玦卻對她冷情至此。踏出殿堂,天啟攔下了白玦,他準備與白玦痛飲一杯,白玦見天啟這番醉酒模樣,不由得出手讓天啟醒酒,天啟戳中了白玦喜歡上古之事,可看著白玦一副大義凜然不為兒女私情所困的模樣,他只覺得白玦可憐又自私,白玦與上古約好在子時送古君進暗淵之境,一行人都等著白玦,蕪浣將自己親手做的香囊送給了古君,願古君渡劫成功。白玦被天啟誤了時辰,見白玦遲遲未到,上古前來長淵殿尋白玦,白玦將暗淵之境的鑰匙給了上古,他承諾上古,若是古君能贏得比賽,上古便不用去九幽了,上古臉上露出欣喜神色。上古打開暗淵之境,古君在祕境中修煉至渡劫,渡雷劫並非容易之事,上古在旁助古君,可古君卻抵擋不住雷劫的凶悍,上古只好上前為古君擋下雷劫。縱然上古已開神脈,靈力不低,可為古君擋下幾道雷劫還是十分吃力,傷了本源。時至今日,上古才明白她當初渡雷劫時,白玦為她付出有多大。抵過雷劫,上古被一道神光籠罩,他正式飛升為神君。月彌眉頭緊鎖,上古問過之後方知下界總有神君殞命之事,白玦讓她前往九幽煉成混沌之力並非是沒有緣由的。如今混沌之力四處潰散,靈脈所剩無幾,三界唯一的希望便 寄託於上古身上,只有上古盡快掌管主神羽令,才能解決此狀。時間一晃便到了比賽之日,古君與雪迎當殿比試,雪迎慣用法術伎倆,可古君的能力卻是自己一點一點打出來的,如今雪迎已不是他對手,他輕而易舉當眾贏得了雪迎。雪迎雖輸,上古卻不願與她計較,可紅日卻當眾揭發了雪迎跟鍾離、夏徽幾人共同合夥九爪蓮傷人一事,白玦下了處罰,將雪迎逐出神界,流放九幽看守結界,鍾離、夏徽一併逐出神界,不可再入。雪迎被逐後,上古也當眾宣布了她的決定,她自知自己擔不起混沌主神之位,故決定即日前往九幽修煉,一日不煉成混沌之力,她便一日不回神界。上古獨自一人前往九幽歷練,她知曉白玦讓她入九幽的原因,故她直接來見玄一,要求玄一助她在周圍布下連一道神都無法闖破的結界,她怕自己有日會堅持不住,貪戀神界的舒坦,離開九幽。玄一答應了上古,只不過這結界一下,上古若未煉成混沌之力是離不開九幽的,他也不會讓魔族對上古心慈手軟,同時他還要上古常來縛神颱陪他聊天解悶,上古本就沒有指望有人能在九幽庇護她,且玄一的條件也不過分,她毫不猶豫答應了玄一。天啟欲強闖九幽帶出上古,白玦與炙陽攔下了天啟,希望天啟能尊重上古的選擇。長淵殿裡,白玦施元神離體之術,他不顧此術會折損壽元,且一個不小心會灰飛煙滅,只願能護得上古平安周全。貪戀神界的舒坦,離開九幽。玄一答應了上古,只不過這結界一下,上古若未煉成混沌之力是離不開九幽的,他也不會讓魔族對上古心慈手軟,同時他還要上古常來縛神颱陪他聊天解悶,上古本就沒有指望有人能在九幽庇護她,且玄一的條件也不過分,她毫不猶豫答應了玄一。天啟欲強闖九幽帶出上古,白玦與炙陽攔下了天啟,希望天啟能尊重上古的選擇。長淵殿裡,白玦施元神離體之術,他不顧此術會折損壽元,且一個不小心會灰飛煙滅,只願能護得上古平安周全。貪戀神界的舒坦,離開九幽。玄一答應了上古,只不過這結界一下,上古若未煉成混沌之力是離不開九幽的,他也不會讓魔族對上古心慈手軟,同時他還要上古常來縛神颱陪他聊天解悶,上古本就沒有指望有人能在九幽庇護她,且玄一的條件也不過分,她毫不猶豫答應了玄一。天啟欲強闖九幽帶出上古,白玦與炙陽攔下了天啟,希望天啟能尊重上古的選擇。長淵殿裡,白玦施元神離體之術,他不顧此術會折損壽元,且一個不小心會灰飛煙滅,只願能護得上古平安周全。

第10集
上古於九幽中吸收著弒神花的混沌之力修煉,魔族不斷挑釁上古,上古並非是妖魔對手,白玦元神暗中相助上古擊退妖魔,且揮動著古帝劍帶著上古找到了靈芝傷藥。看著上古累到睡著的模樣,白玦只安靜守於上古身邊,他知道上古對他的情意,故在上古眉間落下一吻,待上古繼承主神位之日,他便會將自己的心意一一告知上古。月彌與天啟二人都擔憂著上古,暮光前來將月彌禀報他已經悟出了修煉的第四重境界,天啟雖嘴上嫌棄著暮光的修煉進度慢,卻還是心善幫暮光打破了淤塞的經脈,助暮光修煉。暮光經天啟的點拔修煉飛快,他前來找古君切磋,正好聽到蕪浣在煩惱如何震懾得住其他神君,打理好朝聖殿,古君將自己的心得道出,蕪浣經此點撥深感有理,她臉上露出笑顏,忙著去為暮光跟古君備茶,好讓二人切磋修為。雪迎被發配往九幽,她被九幽其他看守結界之人嘲諷,故心底里暗暗發誓,總有一天她要光明正大回神界,贏過上古。另一邊,上古在九幽中勤於修煉,千年里白玦不顧壽元折損跟靈力損耗,元神一直暗中相助,看著上古一點一點成長。月彌十萬歲壽辰將至,天啟送了賀禮,並將下界山海異動,混沌氣息四處溢出之事告訴月彌,上古即將混沌之力大成回神界。聽到此消息,月彌十分欣喜,一旁的暮光也掩蓋不住臉上的笑意,準備將此消息告訴古君。朝聖殿裡,經此千年,蕪浣打理朝聖殿越發得心應手,她儼然朝聖殿的主人一般訓斥著打碎玉杯的神侍,就連前來的古君與暮光都看不過去,認為蕪浣有些凌盛。蕪浣出言解釋她只不過是想打理好朝聖殿而已,暮光與古君將上古即將歸來一事道出,蕪浣聽後卻愣了愣,有些回不過神來。九幽內,上古拼盡一切欲得到護神之源,她與玄一的隨從交起手來。護神之源乃是三界至寶,上古因經千年的修煉終悟出了混沌之力,混沌之力可救萬物,亦可吞噬萬物,如今她已混沌之力大成,一念動山海,一念山海平,三界皆在她腳下,萬物皆在她掌中。上古混沌之力煉成,白玦元神也離開了九幽回體,他的元神離開時引起了雪迎的注意,雪迎暗自以元神進九幽窺探,十分意外白玦竟會為了上古元神離體施法。雪迎進九幽之事傳進玄一耳中,玄一知曉雪迎與上古不合,故 決定幫雪迎一把,好上演一出熱鬧戲碼。上古千年修成混沌靈力,她已破結界,故前往跟玄一道別。玄一看著上古離開的背影只譏諷一笑,神界之人自來愚蠢,一直提防著妖魔二族,卻不知三界之中最大的敵人叫天命。隨後,玄一派隨從墨羽前往紅森林一趟破了窮奇的結界,千年裡他從上古口中已經探得神界大多事,而雪迎如今已被他注入魔氣,是墨羽在神界中行事的最佳棋子。天啟與白玦到九幽結界外等著上古歸來,看著白玦神色虛弱的模樣,天啟無意間發現了白玦的神識離體過。只不過,因著上古的原因,天啟並不待見白玦,二人各站一旁在外等著上古,卻從守門神君處得知上古已離開九幽。雪迎暗中助墨羽破了窮奇結界,窮奇往神界的方向攻過去,就在眾神君抵擋不住窮奇攻擊時,上古帶著混沌之力歸來,一把古帝劍立在眾人眼前,如今歷練千年的上古已不再是當天那個天真爛漫的小丫頭,她眉眼之間自帶著一股不容侵犯的王者氣息。

第11集
上古獨自一人以一把古帝劍破了窮奇的攻擊,擋下了墨羽的招招式式,擔起了主神二字,也受得了眾神的一拜,就連其餘三大真神都對上古行起上神之禮。此次窮奇攻擊乃墨羽與雪迎設下之計,炙陽問起雪迎如何得知窮奇攻擊一事,雪迎只稱她是無意撞見便前來通報,她欲重回神界,炙陽只當她是千年已真心悔過,便讓雪迎回了神界,繼續執掌四季。朝聖殿中,上古向其餘三位真神講述自己在九幽之事,這千年之中她總感覺冥冥之中有人護著她,她想知道此人究竟是不是白玦。白玦並未認下此事,他一貫冷著一張臉,因神識虛弱,白玦也並未久留,只盼著上古能盡快接管羽神令。在聽到上古決定半月後接管羽神令,白玦便起身告辭,身體虛弱地回了長淵殿。上古已回朝聖殿,她感謝蕪浣千年來對朝聖殿的照料,只不過蕪浣靈力依舊低微,她希望蕪浣能夠勤心修煉,提高神力。蕪浣在這千年裡做了一場夢,看著上古歸來她才明白她並非朝聖殿的主人,終究她也無法永留朝聖殿。雪迎重回神界第一件事便是來見白玦,白玦見了雪迎一面,只讓雪迎日後不要再來找他,他於雪迎無意。看著眼前如此冷情的白玦,雪迎心底痛苦難過,她為了重回神界付出巨大努力,白玦心裡卻始終沒有她的存在。上古為月彌大肆操辦了月彌的十萬大壽,月彌讓蕪浣替她招呼上宴會上的眾神,自己則帶著上古前往桃淵林,在得知上古依舊心系白玦之時,月彌將白玦近千年來的情況告訴上古,白玦近千年來只會出現在正式場合,且每次她遇到白玦時,白玦總是神色極差。聽此,上古便知道了白玦千年來一直神識離體進九幽助她,神識離體損耗極大,白玦卻願為她做到如此,她當下便拋了月彌前來長淵殿。白玦並不在殿中,上古在殿中看到了當年白玦修好的那隻風箏,且她也從紅日那裡知曉了白玦近千年來對她的付出。上古欣喜回到朝聖殿,她臉上面露欣喜之意,準備迎娶白玦。之後,上古溜下界,她三日後托蕪浣前來給月彌送令羽,月彌聽後露出一笑,也決定幫上古完成所託,故她以上古遇險為由誆了白玦下界。白玦匆忙下界,卻看到了上古在下界收集根雕,上古收集了滿屋的根雕都送給出了白玦,她向白玦表明心意,想知曉白玦是否願意成為她的 人。如今上古已成混沌之力,她大膽表白,白玦也不再有顧慮,只應下了上古的表白,與她同遊七巧之夜。二人解除所有的誤會,放下所有的包袱遊玩於街頭,窮奇卻在這時來襲,上古讓司水之神前往神界報信,自已則與白玦聯手誅殺起了窮奇,若今日放走一隻窮奇,將來必定禍端不少。

第12集
白玦與上古在下界一同誅殺窮奇,白玦如今本源虛弱,一場打鬥下來耗盡了白玦不少靈力,上古當場渡靈力給白玦,她已不再是千年前那個需要白玦護著的小丫頭,如今她也能護著白玦。天啟與炙陽得知了窮奇禍亂一事,妖界是天啟的地盤,故天啟前往妖界查看,卻意外發現了玄一的計謀,玄一有意讓上古接管主神令,成為真正混沌之神便是為了替他擋劫。上古是玄一心中摯愛,為了上古,玄一願意叛離三界眾生,背上罵名,哪怕陷入萬劫不復之境。次日,神界舉辦盛事,上古即將執掌主神令羽,白玦一早便來喚上古起床,他為上古準備好了罕見的織錦,只為配得上上古混沌主神的身份。另一邊,紫涵奉天啟之命偷偷溜進隱閣盜走紫玉鞭,隱匿於神界的墨羽也在隨後溜進隱閣,他殺死守門神將,將此事嫁禍給了天啟。乾坤台上,眾神都見證了上古成為混沌主神的一幕,等待著上古接管主神令羽,可天啟卻在關鍵時刻上前搶奪主神令羽,主神令羽代表著神界玉璽,眾人讓天啟不得胡來,天啟有苦說不出,只好盜走令羽而逃。上古追上天啟,她希望天啟不要再繼續胡鬧下去,她不相信天啟會覬覦主神之位,天啟提起他如今的處境,若跟著上古回去他必死無疑,他懇求上古放他離開,待他事情歸了,定會歸還主神令羽。上古將天啟當作親兄長,她無法眼睜睜看著天啟受苦,只心軟放走了天啟,而隱閣之事也被眾人知曉,眾人誤以為是紫涵殺了隱閣守門將,紫涵有口解釋不清,但天啟的重托還繫在他身上,他拿著手中的紫玉鞭逃離了神界。神界一片混亂,雪迎因魔族的相助回到神界,她也因此成為了魔族的棋子,今日的盛會她便充當著玄一的眼睛,讓玄一看到了神界所發生的一切。玄一斥責墨羽的辦事不足,天啟毀了他全盤的計劃,如今神界必不下天啟,他讓墨羽想辦法讓神界起內鬨,擾亂神界的太平現象。天啟與紫涵均已離開神界,白玦因試圖攔下紫涵而動用本源,他如今元神虛弱傷得不輕,必須以梧桐樹心與混沌本源製藥方能治傷,上古決定前往鳳族一趟。看著暈倒在自已懷中的白玦,上古心疼不已,她知曉白玦對她有情有意,她只希望此事一過,能與白玦不再錯過。雪迎聽從了墨羽吩咐,她前來尋蕪浣,將上古要去鳳族 一事道出,千年已過,鳳皇即將涅槃重生,而到時候蕪浣不過就是一個下等的彩鳳而已,再如今日風光。蕪浣雖然口口聲聲稱不受雪迎的挑撥離間,可雪迎這番話落在她心裡,她不由得暗中聽著月彌與上古之間的對話。上古將她要去鳳族尋梧桐樹心之事告訴月彌,月彌提起了近年來蕪浣的囂張跋扈,且鳳皇才是上古真正的神獸,她希望上古將鳳皇順便帶回,蕪浣始終是無法擔起重任,鳳皇元神是假,再過千年也不會涅槃重生,可眼下事情複雜,上古並未將此事告訴月彌,只稱日後再商榷此事便匆匆離開。看著上古離開的背影,蕪浣心底一緊,恨極了鳳族、鳳皇與月彌。雪迎與眾神向炙陽發難,要求炙陽嚴懲天啟。炙陽與天啟是共患難的好兄弟,他又怎會相信天啟叛出神界,面對著眾人的苦苦相逼,炙陽當眾承諾他會代天啟受一切罪罰,這才堵住了悠悠眾口,讓眾人願意等待著上古擒拿天啟歸來。上古到鳳族取了梧桐樹心,同時她也將自已的打算告訴鳳雲,她想讓蕪浣一直跟隨她,既然她當年選擇了蕪浣,便不會因她靈力低微而棄她不顧,她願意等蕪浣修成之日。聽著上古的話,鳳雲也答應了上古的要求,讓蕪浣永追隨上古。浣,便不會因她靈力低微而棄她不顧,她願意等蕪浣修成之日。聽著上古的話,鳳雲也答應了上古的要求,讓蕪浣永追隨上古。浣,便不會因她靈力低微而棄她不顧,她願意等蕪浣修成之日。聽著上古的話,鳳雲也答應了上古的要求,讓蕪浣永追隨上古。

第13集
上古用混沌之神與梧桐樹心為白玦煉藥,她已決心陪著白玦共度生死,不管未來會發生何事。爾後,白玦醒來,他查起了紫涵所盜之物,震驚發覺天啟欲啟動滅世陣法,滅世陣法禍及三界,上古與白玦均不信天啟會是奪主神位之人,他定是有苦難言。上古前來向月彌借尋仙玲,月彌與天啟相識數万載,她知曉天啟定不是會啟動滅世陣法之人。看著月彌對天啟無條件的信任跟著急,上古知曉了月彌心儀天啟,她從月彌處借來了尋仙玲,並允諾月彌,不管日後如何,她定不會讓旁人傷了天啟半分。滅世陣法從未現世,白玦研究起了破解之法,恐一切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另一邊,上古前來淵玲沼澤尋天啟,她相信天啟定有苦衷,天啟卻口口聲聲稱這萬年他不過是陪上古演了一場戲而已,他準備啟動滅世陣法主宰三世,此事任何人阻擋不得,上古不願眼睜睜看著天啟步步錯,她試圖帶著上古回神界,天啟卻出手傷了上古,讓上古滾出淵玲沼澤。上古回到神界,白玦發現上古受傷一事,他想要去找天啟,上古攔下白玦,只道天啟心意已決,白玦去了也於事無補,且她已犯下大錯。白玦深知此事錯不在上古,看著上古因天啟而失望難過的模樣,白玦一陣心疼,緊將上古擁入懷中。白玦帶著上古一同來到神界門口,他開導著上古,與上古同飲一壺酒。上古身為混沌之神,她與三界同生,也肩負著三界的使命。縱然她與天啟感情深厚,可面對著三界責任,她明白她也只能選擇阻止天啟,哪怕與天啟終有一戰,她也必須選擇三界眾生。淵玲沼澤內,天啟欲啟動滅世陣法,他準備以身護住此陣,用本源神力催化陣法,至於淵玲沼澤之外就要靠紫涵來守護。一旦滅世陣法大成,妖界將毀於一旦,縱然那是紫涵的故土,紫涵也甘願效忠妖神天啟,助天啟開啟滅世陣法,哪怕天啟受千夫所指,萬民唾棄,他等永世追隨。上古公佈天啟準備在淵玲沼澤開啟滅世陣法,她發兵淵玲沼澤,月彌請命前往淵玲沼澤,上古應允月彌所求,讓她同白玦一同前往。神界的一切都逃不過魔族的眼睛,再加上雪迎已與魔族狼狽為奸,雪迎將神界之事告訴墨羽,墨羽把魔器交給了雪迎,讓雪迎從中作梗。雪迎知曉蕪浣的心思,她前來將魔器交給了蕪浣,挑撥離間讓蕪 浣帶著魔器前往淵玲沼澤抓天啟立功。暮光發現了混在神兵中的蕪浣,蕪浣只稱她想為上古盡一份綿薄之力,暮光心軟之際答應了讓蕪浣同往。此次前往淵玲沼澤帶兵的是白玦、月彌跟紅日,上古獨自一人前去下界散混沌之力,安撫下界。作戰前夕,月彌想要最後勸說天啟,她從白玦處求來了一炷香的時間,前往淵玲沼澤勸說天啟。蕪浣暗中看到了月彌進了滅世陣法,她只認為月彌與天啟有所勾結,故也用魔器溜進滅世陣法。月彌來到天啟面前,天啟想用冷言冷語逼走月彌,月彌卻無條件地相信天啟,她以命勸天啟,天啟無法眼睜睜看著月彌出意外,他收了部分陣法靈力,來到月彌面前。月彌勸說天啟同她回去,世間無他們解決不了的難題,自天啟離開後,上古便從未展開過笑顏,她相信天啟也不願意看到這樣的上古。

第14集
天啟聽到上古之名,他再度對月彌冷言冷語,逼月彌離開陣法。月彌猜測到了天啟啟動滅世陣法是為了上古,她想要陪著上古共患難,哪怕前路是遭三界唾罵,她也願陪著天啟。天啟正欲被月彌打動時,蕪浣暗中偷襲了天啟,月彌為天啟擋了一擊,倒在了天啟的懷中。天啟欲殺了蕪浣,可月彌不願意看著天啟做錯事,她攔下了天啟,如今她神力本源震碎,再無回天之術,神生漫長她終於走到了盡頭,也將自己的心意告訴天啟,她喜歡天啟。天啟一直都知曉月彌的心意,只是他一直不敢面對,他怕失去月彌,卻沒有想到今日,月彌會為了救他而死在他懷中。月彌隕滅,天啟更加堅定要啟動滅世陣法,月彌因她而死,若她不能護下上古,活著又有何用。滅世陣法之外,忽然間星辰熄滅,萬星隕落,月彌是星月女神,上古與暮光一行人都不敢相信月彌會出事。正在這時,蕪浣身負重傷被摔出滅世陣法,她口口聲聲稱是天啟誅殺了月彌,天啟準備以其血祭祀陣法,白玦一行人都不相信天啟會殺月彌,可眼下的形勢容不得白玦多想,他讓眾人守好這裡,自己則前往勸攔天啟。天啟因月彌的死堅決要啟動滅世陣法,他不肯隨著白玦回去,三界於他而言只螻蟻,遠遠沒有上古來得重要。天啟啟動陣法,看著眾神因陣法而死,白玦也無法再護天啟,他將神力附於兵器上,一柄兵器直插入天啟體內。天啟知曉白玦的神力之深,滅世陣法將會因白玦而破,只不過他堅信總有一天,白玦會後悔今日的所作所為。白玦親手了結天啟,看著天啟神源消散,白玦痛苦落淚。上古觀天象知曉了月彌隕滅之事,她愣了神,只讓古君看守好結界,獨自一人前來找白玦。白玦遣散了眾人,獨留在淵玲沼澤,上古在淵玲沼澤看到了月彌的神像,而天啟親手被白玦了結。上古始終相信天啟定是有苦衷的,如今紫涵已返妖界不再見她,但她誓要查出真相。經上古跟月彌之死後,上古意志消沉,她將一切過錯都攬於自己身上,此後她永封桃淵林,三界的星辰由她來為月彌點亮,月彌永遠都是唯一的星月女神。蕪浣半夜噩夢醒來,她心底里始終不安,深怕她自傷流血還會露出破綻,深怕眾人知曉月彌是她所殺。另一邊,白玦準備將紫玉鞭送回隱閣,紫玉鞭卻不肯聽白玦 指揮,紫玉鞭向來有靈性,白玦只好前來尋上古相助,上古在紫玉鞭上布了封印,看著白玦歸還的主神令羽,她提起玄一叛逃跟天啟啟動滅世陣法一事,她不願意看到主神令羽。經上古的話,白玦猛然想起天啟最後同他說的話,準備前往乾坤台。上古封殿一日,準備煉成主神令羽,繼承主神之位。玄一得知此事,他大感高興,他的計劃即將完成,故讓墨羽帶著一件利器前往乾坤台,好讓眾神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混沌之劫。白玦來到乾坤台,他看著天啟的命盤,知曉了天啟為何會啟動滅世陣法。原來,天啟發現了混沌之劫將至,他用應天石向祖神詢問混沌之劫,硬生生受了道道雷刑,這才得知混沌劫至,三界將崩,唯混沌主神以身應劫方解眾生之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