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知我意

 ➡ ➡ ➡陸劇 南風知我意 線上看 ⬅ ⬅ ⬅
該劇於2023年9月12日在優酷獨播。

陸劇《南風知我意》基本介紹

導演:李昂
編劇:七微/勺子/周萌/王瑩菲/齊甜甜/小森
主演:成毅/張予曦/付辛博/李欣澤/梁婧嫻
類型:劇情/愛情
首播:2023-09-12
集數:39

陸劇《南風知我意》劇情介紹

南風知我意》是由李昂執導,成毅、張予曦、付辛博、李欣澤、梁婧嫻、閆笑等主演的都市治癒愛情劇。該劇根據七微的同名小說改編,講述了為了尋找天然藥物的傅雲深與前往欠發達地區進行醫學調研的朱舊相遇後,開啟的一段相愛相殺、相互治癒的戀愛故事。
傅雲深與朱舊在欠發達地區進行人道醫療救援,兩人從誤解到經歷生死後的兩心相許,還來不及坦誠心意,一場事故讓傅雲深陷入人生低谷,他斬斷與朱舊的聯繫。一年後,朱舊以家庭醫生的身份與傅雲深重逢,面對他的百般刁難,朱舊用堅韌樂觀的心態與不離不棄的愛慢慢治愈雲深,陪他走出黑暗深淵。

陸劇《南風知我意》角色介紹

成毅 飾 傅雲深
植物學家。凌天製藥的小副總、傅家二少爺、陳樂的老闆。與西洲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居於中國上海,在實驗室做研究且每周要匯報項目進展;以"撒嬌"方式拜託哥哥傅西洲,讓他到M國尋找「杜佩」這種植物做研究,並受漢斯教授邀請與朱舊同行至當地邊境。一直以來,提供藥品給漢斯的診所,用來治療前來診治的病人。
張予曦 飾 朱舊
外科醫生。英文名Mint(薄荷),原在德國海德堡輪科室工作,受漢斯叔叔的邀約到M國邊境協助醫療事務。多年來,一直為漢斯叔叔所在地的診所提供醫療器材,以供當地醫療救治。
付辛博 飾 傅西洲
傅雲深哥哥。凌天製藥的總裁、傅家大少爺。與雲深是同父異母的兄弟
李欣澤 飾 陳樂
傅雲深助理。陪同傅雲深一同前往M國進行研究。
梁婧嫻 飾 周知知
醫生。顧阮阮的閨密;喜歡傅雲深,並默默守候在他身邊。
閆笑 飾 顧阮阮
傅雲深的親梅竹馬、周知知的閨蜜,喜歡傅西洲。

陸劇《南風知我意》分集劇情

第1集
在德國人海德堡,朱舊作為家庭醫生來到了一個大的像皇宮一樣的家中,管家還帶著她到處參觀。朱舊很是好奇為何房間裡只能開燈不打開窗簾,管家說這是先生的喜好,一定不能打擾到他,而且還讓朱舊在家裡務必要小聲一點。管家順勢還詢問他是否怕狗,而且是性格很奇怪的狗,朱舊表示自己不害怕,管家才帶著她上樓。朱舊上了以後見到了竟然是面色蒼白坐在輪椅上的傅雲深,傅雲深一下也認出了朱舊,並且冷漠的叫她出去,朱舊蹲在傅雲深面前詢問他究竟發生了什麼,為何會坐在輪椅上,傅雲深沒有做任何回答,只是發瘋似的叫朱舊出去,朱舊也被眼前的傅雲深給嚇住了,他只能拿著東西離開了房間,管家也看見了朱舊,朱舊一句話沒說便離開了。等到朱舊離開以後,傅雲深才狠狠的鬆了一口氣,眼淚也忍不住一直往下落。故事從兩年前開始說起,在中國的上海,此時的傅雲深還是一個富家公子哥,話雖如此但是他每天都只是騎著自行車去上下班。凌天製藥的股東大會即將開始,可是傅雲深卻一直沒有過來,所有人都等著他過來才開會,傅雲深過來以後便開始給大家介紹此次的項目計劃,大家自然也是很滿意,傅雲深很快便要去出差了。此時在德國的聖德堡,朱舊突然從噩夢中驚醒,她的童年有著不好的回憶,就在她上班的時候,突然接到了叔叔的電話,希望能讓她過去幫忙進行醫療救治,朱舊有些猶豫了,不過也不好拒絕,朱舊其實有心理陰影,所以只能說自己考慮一下。傅雲深有一個哥哥名叫傅西州,傅雲深還告訴哥哥自己打算去一趟M國,可是傅西州很擔心弟弟,畢竟M國的自然不是特別好,過去以後也會有潛在的風險,傅西州最後還是拗不過弟弟,但是也讓當地的人隨時接待他。傅雲深已經說通了母親,接下來就需要說通爺爺就行了。話雖如此,傅雲深的母親還是非常擔心他,畢竟遠在他鄉,想要有一個依靠也不行。傅西州其實喝傅雲深也只是同父異母,傅西州並不是名正言順的傅家之子,所以傅雲深母親還是對他存在芥蒂,傅雲深當時一直安慰母親。朱舊此時還在猶豫要不要去M國幫助叔叔,最後還是確定要去,可是在轉機的時候因為行李超重導致要支付很多的費用,剛好他看見了旁邊的中國人,別想要尋求幫忙,對方其實是傅雲深的助理,原本是非常樂意幫忙的,傅雲深結果直接拒絕了,為了不讓行李超重,朱舊只能將所有的厚衣服都穿在自己的身上,傅雲深還看了一眼朱舊,朱舊也非常不屑,畢竟他沒有幫助自己。傅雲深的助理陳樂下了飛機以後便準備給來接機的人打電話,可是對方的電話一直沒能打通,他們只能自己出去打車,陳樂看出了傅雲深有點熱,所以就在旁邊幫忙吹風扇,剛好出租車來了,朱舊準備上車,陳樂主動過來希望能夠和朱舊拼車,一開始朱舊對陳樂的印像還是比較好,本來是要答應的,結果看見了身後的傅雲深,她自然是不願意。傅雲深過去就說自己可以支付所有的車費,朱舊但是有些心動,但是說自己有一個條件就是讓他們兩個人拿著護照給自己拍一張照片,一開始傅雲深本來不想答應,陳樂一直在旁邊給傅雲深說好話,最後傅雲深也只好答應了,兩人舉著護照拍了一張照片。朱舊才讓他們兩個人上我自己的拼車。然後在路上才得知他們竟然又住在同一家酒店,朱舊和傅雲深甚至都不想搭理對方。傅西州去游泳,一直喜歡他的顧阮阮我跟著過來了,顧阮阮一直都纏著傅西州,傅西州也非常無奈。傅雲深收拾好了以後便給哥哥打了個視頻,其實傅雲深和傅西州互相一直都有一個一直纏著他們的女生,所以他們倆人總是拿這件事情相互吐槽。次日早上,傅雲深剛準備離開就看見了站在路邊的朱舊,他還故意過去炫耀了一番,朱舊倒是覺得傅雲深非常的幼稚。朱舊很快來到了公益診所,並且還將自己手中的糖果分給了小朋友們,叔叔見到朱舊過來也非常高興,兩人簡單的寒暄以後,叔叔一家這裡的情況告訴了朱舊,這次她要去邊境,可是因為一個女生出去非常不安全,所以邊找了人陪他一起去,殊不知這個人竟然就是過來出差的傅雲深。朱舊你在表示自己可以獨自去邊境,可是叔叔卻不同意。陳樂倒是覺得和朱舊一起挺好的,相當於也帶了一個隨行的醫生。叔叔也在做朱舊的思想工作,並且表示傅雲深肯定是個好人,而且很多的藥品都是他們所提供的。朱舊最後也好答應了,三人準備一起出發,在出發之前朱舊和傅雲深又吵了一架,可以說兩人是冤家路窄。次日一大早,他們剛出發不遠 ,結果因為汽車突然壞掉了,他們只能在半路休息。傅雲深都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還打著傘在旁邊站著,陳樂一直沒有把車修好,傅雲深實在是看不下去,所以就親自出馬了。
第2集
傅雲深出馬幫忙修車,可是過了很久的人找不到任何問題,傅雲深便讓陳樂留在原地,而自己和朱舊這一起去尋求幫助,兩人拿著東西以後便先離開了,畢竟他們還有更重要的任務要去完成。兩人站在路邊一直等待著希望能夠打順風車,可是由於語言不通朱舊和對方的交流非常麻煩,可沒想到朱舊竟然還是和別人交流上了。對方也答應拉著他們一起去村里,傅雲深看著眼前這個滿是雞鴨鵝的汽車自然是不想上去,但是現在沒有辦法,為了能夠去村莊他也只能坐上這輛車。好不容易兩人到達了目的地,朱舊連忙向村民道謝,隨後兩人便一起來到了村莊。這裡的山路非常崎嶇,朱舊看見了村民在敲大鼓還忍不住停下腳步看了兩下。朱舊從小朋友口中得知了救助站的位置,兩人便一起前往。朱舊看著這裡所謂的救助站,可以說這裡的條件非常簡陋,他想起了當初自己來到這裡父母還在和叔叔一起談論病情,她本來想讓父母陪著自己玩,母親倒是非常有一套以躲貓貓的方式支開了朱舊。朱舊最開始之所以不願意來到這個地方,因為這裡有著和父母之間的回憶。朱舊還看到了父母當初的照片,就在這個時候朱舊見到了阿迪醫生抱著一個受傷的孩子過來,現在還來不及敘舊,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立刻對孩子進行手術。傅雲深來到了當地的民宿住下,雖然房間已經被打掃得很乾淨,但是有遺漏的地方,不過服務員都是非常熱情,還告訴他如果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找自己。服務員端來的飯菜,可是傅雲深卻一點胃口也沒有,他拿著手機準備四處看看。傅雲深這次過來其實也是為了要找到一個名叫安森的人,這次找他也是為了讓他當自己的嚮導。安森得知了傅雲深的身份以後就想要拒絕,畢竟自己的妻子懷孕了所以需要有人照顧,更何況雨季就要到了,現在不適合進山。傅雲深一開始想要用錢收買對方,可安森還是拒絕了。阿迪醫生見到了朱舊兩人非常高興,朱舊這次過來也主要是為了調研。朱舊晚上看著小孩子的病例,結果突然開始打雷下雨,醫院也停了電,還好傅雲深即使出現並且幫她拿手電筒一直打著,朱舊一直在小孩身邊陪伴著他,傅雲深也發現朱舊有些怕黑。其實醫療站的電路非常老舊了,所以停電已是常態,傅雲深倒是想要幫 朱舊解決這個問題,朱舊突然看見了傅雲深等手腕上有鮮血,還說要幫他洗衣服,傅雲深有些不好意思就先離開了。第二天早上,傅雲深就看見朱舊和另一名護士一起晾被子,這樣的場景倒是挺美好的。朱舊也知道傅雲深想要進山,但是目前安森還不願意答應,傅雲深也只有想其他辦法。傅雲深在街上看見了安森和妻子正在買東西,他還過去處理打招呼,可是我現在安森卻帶著妻子直接離開了。沒想到朱舊竟然認識安森的妻子,妻子的侄子曾經也是被朱舊救治的,在朱舊的懇求下,最後安森也答應和傅雲深一起進山。朱舊當時挺高興的還在面前炫耀這次多虧了自己,傅雲深還以為朱舊買了一個鳥巢,沒想到這個竟然是個燈罩,朱舊還吐槽傅雲深什麼都不懂。對方還送了他們一對情侶手鍊,並且表示有了這一串手鍊的人都會永遠不分開,傅雲深自然是有些不相信。等到兩人一起買了飯菜準備吃的時候,傅雲深突然發現自己的錢包被人偷走了,所以只能放下臉面讓朱舊幫自己給錢,給了飯前以後,傅雲深還讓朱舊再藉一點錢給自己,就在朱舊準備拿錢的時候,朱舊我的錢包突然被人搶走了,傅雲深直接衝過去四處追著,對方跳進了水中原本以為躲過了傅雲深的追趕,結果最後還是被抓住了。對方眼看自己被抓,就拿出了匕首,結果還是被傅雲深打倒在地。這次傅雲深不但是幫朱舊找回了錢包,自己的錢包同樣也在這個小偷手中。傅西州也去醫院看望了爺爺,爺爺非常擔心傅雲深。都不懂。對方還送了他們一對情侶手鍊,並且表示有了這一串手鍊的人都會永遠不分開,傅雲深自然是有些不相信。等到兩人一起買了飯菜準備吃的時候,傅雲深突然發現自己的錢包被人偷走了,所以只能放下臉面讓朱舊幫自己給錢,給了飯前以後,傅雲深還讓朱舊再藉一點錢給自己,就在朱舊準備拿錢的時候,朱舊我的錢包突然被人搶走了,傅雲深直接衝過去四處追著,對方跳進了水中原本以為躲過了傅雲深的追趕,結果最後還是被抓住了。對方眼看自己被抓,就拿出了匕首,結果還是被傅雲深打倒在地。這次傅雲深不但是幫朱舊找回了錢包,自己的錢包同樣也在這個小偷手中。傅西州也去醫院看望了爺爺,爺爺非常擔心傅雲深。都不懂。對方還送了他們一對情侶手鍊,並且表示有了這一串手鍊的人都會永遠不分開,傅雲深自然是有些不相信。等到兩人一起買了飯菜準備吃的時候,傅雲深突然發現自己的錢包被人偷走了,所以只能放下臉面讓朱舊幫自己給錢,給了飯前以後,傅雲深還讓朱舊再藉一點錢給自己,就在朱舊準備拿錢的時候,朱舊我的錢包突然被人搶走了,傅雲深直接衝過去四處追著,對方跳進了水中原本以為躲過了傅雲深的追趕,結果最後還是被抓住了。對方眼看自己被抓,就拿出了匕首,結果還是被傅雲深打倒在地。這次傅雲深不但是幫朱舊找回了錢包,自己的錢包同樣也在這個小偷手中。傅西州也去醫院看望了爺爺,爺爺非常擔心傅雲深。
第3集
朱舊因為停電突然大叫,她甚至只穿著浴袍,傅雲深倒是不慌不忙過來點蠟燭。傅雲深還用蠟燭威脅朱舊把拍攝自己的照片和視頻刪掉,朱舊沒辦法只好刪了。傅雲深還是拿了一個電筒給朱舊,她知道朱舊怕黑,就在門口給朱舊唱歌,朱舊心裡倒是暖暖的,畢竟有人能夠陪著自己,傅雲深一邊唱歌也忍不住笑了起來。次日,傅雲深和朱舊便和安森一起準備進山,這次希望能夠有所收穫。朱舊也是第一次來到山林中,傅雲深和朱舊很快就投入到了工作中,希望能夠有所收穫。等到忙完已經是傍晚了,三人一起坐著小木筏回去了。然而等到他們回去的時候,很多鄉親們都在岸邊看著,原來大家是等著亮燈的時刻,原來對於這裡的村民來說,快樂真的是非常簡單的一件事。朱舊也恭喜傅雲深,這次得到了一個很厲害的稱號,其實這次也是傅雲深幫忙才讓村里有了點燈。結果大家還在高興的時候,突然有軍方過來了,所有的村民都趕緊逃走。這群人可以說是強盜,他們將所有的醫療物資都給搶走了。朱舊想起了當年自己和父母一起的時候也遇見了這樣的事情,父親讓自己躲在了一個桶中。安森過來也連忙給他們解釋,這些人都是非政府的武裝分子,因為他們所處的鄉村政府無人管理,所以便交給了他們,同事也和他們達成了協議,無論是得到了什麼物資都要分給他們一半。傅雲深聽見後很是不服氣,畢竟這些物資是鄉親們非常需要的,可是安森說對於他們來說,這裡的村民只要能夠活著就足夠了。此時在國內的傅家大宅中,傅西州陪著爺爺在吃飯,傅雲深的母親說起了弟弟姜俊的事情,她其實不想讓弟弟到西部去工作,還希望爺爺能夠給他一個改過的機會,最後爺爺也只好答應了。朱舊在車上睡著了,傅雲深則一直在旁邊工作,朱舊因為太過勞累直接躺在了傅雲深的肩膀上,傅雲深把她支開,結果朱舊又躺在了她的身上,傅雲深也不好閃躲。結果車前面突然衝出一隻小羊,害的車突然剎車,睡著的朱舊也被吵醒了。他們剛走不遠又遇見了駐紮的軍隊,對方在核實了身份後便讓朱舊下車,朱舊把護照給了對方看,對方讓她將手舉起來,並且對其進行了搜身,就在這個餓時候,傅雲深過來將朱舊攔在了自己的身後。就在以為要產生 衝突的時候,突然有人吹響了口哨,傅雲深也帶著朱舊上了車,幾人繼續前進。傅雲深又來到山里繼續調研,朱舊看見了路邊的野花就忍不住蹲在地上好好欣賞一番。傅雲深看見後便過去告訴朱舊這個藥又劇毒,朱舊一開始還說自己知道是非洲菊,以為是傅雲深在糊弄自己,結果傅雲深說花心中有導致心臟出問題的劇毒,朱舊過去後詢問傅雲深自己聞了花朵會不會有影響,傅雲深還一本正經的讓她不要繼續前進,朱舊一開始還非常配合,其實根本也知道傅雲深是在欺騙自己。等到幾人在河邊的時候,突然有水蛭爬上了朱舊的腳,傅雲深讓朱舊趕緊坐下,並且用艾草幫她把水蛭熏掉在地上,朱舊突然之間對傅雲深還有些心動。傅雲深還讓朱舊好好休息,可朱舊想著盡快完成任務,傅雲深直接不顧主角的拒絕直接背上了她,朱舊心裡也覺得暖暖的。晚上到了帳篷,朱舊因為傷情有些嚴重,所以趕緊給自己注射了藥物,這次也還好準備了藥品,否則又要被傅雲深給埋怨了。朱舊打了抗生素以後就躺下了,傅雲深叫他出來吃飯,朱舊卻非常不舒服,原來她是水蛭唾液及時過敏,朱舊還告訴覺得自己快要死了,甚至還說了很多遺言,並且讓傅雲深到時候把銀行卡交給自己的奶奶。朱舊一直覺得很冷,還傷心自己沒有談過戀愛,說著說著朱舊舊昏昏沉沉睡著了。傅雲深趁著朱舊睡著後又出去找了一些草藥,研磨後給朱舊敷上,傅雲深擔心朱舊的情況就一直守在帳篷外直到早上。陳樂醒來就看見傅雲深睡在朱舊的帳篷外,傅雲深還讓陳樂守著,自己回到了帳篷裡睡了個回籠覺。朱舊醒來後看見自己腿上的草藥,也知道是傅雲深做的,其實心裡也暖暖的。
第4集
傅雲深還在想著等到朱舊醒來後第一句話給她說什麼,結果顧阮阮給傅雲深打來了衛星電話,顧阮阮一直都喜歡傅西州,但是一直都聯繫不上他,所以就只能給傅雲深打去電話。朱舊出來還以為是傅雲深女友打來的電話,傅雲深忍不住笑了一下,但是也沒有明說。不過等到朱舊回到帳篷休息的時候,傅雲深還是告訴朱舊自己沒有女朋友,朱舊忍不住笑了起來。次日,朱舊的病情有了好轉,大家繼續趕路。兩人走了一下有些累了,傅雲深便把自己的水杯給朱舊喝了,朱舊也不小心碰到了水杯壁,朱舊還有些不好意思。很快,他們終於到了部落,傅雲深也看見了他們公司的帳篷,朱舊還沒有來得及休息,就被忽視叫過去對患者進行搶救。這裡原來都是難民,這裡只有一個醫生名叫季司朗,朱舊到時覺得季司朗的名字很熟悉,後來才想起他是自己的師兄。傅雲深看見朱舊和季司朗說話,他突然有些吃醋,還讓朱舊收拾好東西準備繼續出發。朱舊暫時留在這裡醫治受傷的難民,這裡小朋友很多都患上了皮膚病,而從季司朗口中得知這里大多數的藥物都是傅雲深所在的凌天集團捐贈的。爺爺得知傅雲深去了M國後還有些生氣,傅雲深到時告訴爺爺不要擔心自己,自己在這里挺好的。陳樂依照傅雲深的要求把所有的物資都給了他們,這些天因為朱舊暫時留在這裡,傅雲深也一直陪著他。季司朗還是想要讓朱舊多留一段時間,畢竟這裡只有他一個醫生,有時候確實忙不過來。這裡的傷者一直絡繹不絕的過來,所以想要讓朱舊在這裡多待上一周。晚上,朱舊就將這件事告訴了傅雲深,可傅雲深覺得他們現在時間已經很緊急了,他們明天就必須要走。朱舊覺得現在這裡的難民一直在增加,如果他們走了,可能季司朗根本忙不過來,可傅雲深卻覺得就算是他們走了,這裡的生活也會繼續也不會改變這裡的現狀,傅雲深和朱舊談崩了,朱舊生氣回到了帳篷中。次日,朱舊和季司朗又開始繼續治病,兩人忙了很久才休息了一下。傅雲深嘴上說著不願意改變行程,但是還是給安森說了他們臨時改變行程的事情,安森還是讓他們務必要抓緊時間。晚上,季司朗得知朱舊要留下來後便說有些耽誤他們,朱舊一開始還以為傅雲深已經走了,結果傅雲深卻 帶著物資又回來了。朱舊到時很高興,只是嘴上也沒有多說。晚上忙完了,朱舊給傅雲深說著自己遇到的一個小女孩,就只是為了找自己的小狗,結果就被士兵給打傷了,可以說這裡的一切都非常殘酷。傅雲深看見朱舊心情有些沉重,所以就主動安慰她。傅雲深相信朱舊一定能醫治很多病人,因為有了傅雲深的安慰,朱舊心情也好了很多。待了一周後,朱舊準備離開了,季司朗也很感謝朱舊留下來這些天。陳樂還將傅雲深畫好的草藥轉交給了他們,並且告訴他們如何使用草藥,這些對於季司朗來說非常受用。難民們知道他們要離開了,還紛紛來送別。接下來,傅雲深一行人繼續趕路,他們即將來到部落,安森還告訴他們接下來就要到一個部落了,並且將部落裡遇到的情況都先告訴了他們。很快他們就來到了部落,族人們正在念著咒語,從安森口中得知他們正在看病,朱舊也幫生病的小孩們看了病,看著小孩疼痛的樣子,朱舊還是非常心疼。安森告訴傅雲深,他們這裡曾經確實有傅雲深需要的草,但是現在這種草藥卻很久沒有生長了,傅雲深還是打算盡快進山去找。朱舊也告訴叔叔,自己想要去找到這種草藥,到時候也能幫村里看病。晚上,傅雲深還在做飯,朱舊聞著味道就過來了,朱舊還嘴硬說自己不想吃,其實非常想吃,朱舊吃了一口倒是覺得非常好吃。
第5集
朱舊吃東西的時候不小心頭髮掉下來了,傅雲深還細心幫她撩上去,陳樂這個時候突然出現在了兩個人中間,陳樂說自己上吐下瀉不舒服,還把自己的銀行卡密碼給傅雲深說了。朱舊也忍不住笑了起來,朱舊早上還給陳樂配了藥。傅雲深和朱舊接下來就要準備進山了,陳樂還囑咐他們一定要平安回來。朱舊和傅雲深在安森的帶領下來到了山林中,這裡已經是煙霧繚繞,傅雲深有些不舒服,安森詢問傅雲深又什麼感覺,傅雲深說有些胸悶,安森猜測傅雲深應該是高反,隨後拿出了包裡的紅景天,朱舊一下就塞在了傅雲深的嘴裡。因為傅雲深有些不舒服,所以大家都坐下來暫且休息一番,可是因為薄霧太大,很容易跟丟,安森還讓他們務必要跟緊自己的步伐。安森和朱舊一行人還是走散了,傅雲深還在自己和朱舊的手上系上了絲帶防止兩人走丟,隨後傅雲深一直拉著朱舊的手前進,他們走出薄霧繚繞的森林,並且在路上一直都留下了記號,希望到時候安森能夠發現他們。兩人還在繼續前進,到了一處小河邊,他們還休息了片刻,結果剛好看見了有他們需要的植物佩杜,隨後兩人準備輕裝上陣去找佩杜,經過兩人的不懈努力終於找到了佩杜。傅雲深趕緊將這個好消息告訴了朱舊,結果朱舊過來的時候一個沒有站穩,兩人一起掉到了山洞中,這下兩人可是真的出去不了了。傅雲深到時從包裡拿出一些東西讓朱舊填飽肚子,傅雲深相信兩人一定能夠安全出去,其實朱舊也挺佩服傅雲深的樂觀精神,傅雲深也看見了朱舊手上,自己便從包裡拿出了碘伏的棉籤幫朱舊消毒。安森已經和朱舊一行人走散了,不過還好看見了他們留下的黃絲帶,安森趕緊跟隨黃絲帶去找他們。此時,傅雲深兩人的食物已經吃完了,如果還沒有人來救治他們,可能就真的危險了。傅雲深想了很久詢問朱舊,為何那天槍響她不跑,朱舊說是因為自己害怕。傅雲深也猜到朱舊應該有非常不好的經歷。朱舊想起了當年,一群僱傭兵拿著槍威脅自己的母親究竟人藏到哪兒去了,而朱舊的母親卻一直強調說自己不知道,可即使這樣,朱舊的母親還是被強殺了。朱舊孩子啊睡覺,此時突然發生了槍響,朱舊父親情急之下趕緊將女兒藏在了木桶中,父親知道他們肯定是遇到 了危險,為了保護女兒,所以只能先藏好。朱舊的父親引開了所有的僱傭兵,此時僱傭兵已經在村里大肆槍殺村民,朱舊一直躲在桶裡,直到叔叔來找朱舊,朱舊才敢出來。因為朱舊的母親救治了一個政府的將軍,所以才被雇傭兵給殺死了。朱舊的父親也為了救女兒將僱傭兵引到了很遠的地方。朱舊其實非常想念自己的父母,多希望父母能夠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朱舊說著說著就留下了眼淚,傅雲深便讓朱舊好好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休息一下,朱舊很感謝傅雲深能夠安慰自己。朱舊也沉沉睡著了,她突然驚醒以為傅雲深走了,不過還好傅雲深一直在她的身邊,打濕朱舊感覺非常冷,傅雲深本來想要生火,結果發現無法生火,傅雲深只能保住朱舊取暖。安森回去後將朱舊和傅雲深走丟的事情告訴了陳樂,陳樂還很著急,本來是想要進山找他們,結果卻被安森攔住了。此時已經到了晚上,傅雲深為了不讓朱舊著急,就一直在說話讓她分心。傅雲深還給朱舊畫了一個獨一無二的手錶,並且說朱舊是最堅強的。朱舊很感謝傅雲深,也說這是自己收到過最好的禮物。傅雲深將自己的衣服脫下給朱舊披上,朱舊說自己也有個禮物送給傅雲深,其實是一個巧克力,現在也是兩人唯一的口糧,但是朱舊根本無法掰開,傅雲深就直接塞到了朱舊的嘴裡,隨後還趁著朱舊說話的時候突然咬了另一半,朱舊一下有些不好意思,趕緊假裝睡著了。急,本來是想要進山找他們,結果卻被安森攔住了。此時已經到了晚上,傅雲深為了不讓朱舊著急,就一直在說話讓她分心。傅雲深還給朱舊畫了一個獨一無二的手錶,並且說朱舊是最堅強的。朱舊很感謝傅雲深,也說這是自己收到過最好的禮物。傅雲深將自己的衣服脫下給朱舊披上,朱舊說自己也有個禮物送給傅雲深,其實是一個巧克力,現在也是兩人唯一的口糧,但是朱舊根本無法掰開,傅雲深就直接塞到了朱舊的嘴裡,隨後還趁著朱舊說話的時候突然咬了另一半,朱舊一下有些不好意思,趕緊假裝睡著了。急,本來是想要進山找他們,結果卻被安森攔住了。此時已經到了晚上,傅雲深為了不讓朱舊著急,就一直在說話讓她分心。傅雲深還給朱舊畫了一個獨一無二的手錶,並且說朱舊是最堅強的。朱舊很感謝傅雲深,也說這是自己收到過最好的禮物。傅雲深將自己的衣服脫下給朱舊披上,朱舊說自己也有個禮物送給傅雲深,其實是一個巧克力,現在也是兩人唯一的口糧,但是朱舊根本無法掰開,傅雲深就直接塞到了朱舊的嘴裡,隨後還趁著朱舊說話的時候突然咬了另一半,朱舊一下有些不好意思,趕緊假裝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