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賜小仵作

陸劇《御賜小仵作》基本介紹

劇名:御賜小仵作
導演:樓健Jian Lou
改編:清閒丫頭原著同名小說
編劇:清閒丫頭
主演:蘇曉彤、王子奇、楊廷東、趙堯珂、王彥鑫
類型:古裝
首播:2021-04-29 (騰訊)
集數:36

陸劇《御賜小仵作》劇情介紹

御賜小仵作》是由企鵝影視、靈河文化聯合出品,樓健執導,蘇曉彤、王子奇、楊廷東、趙堯珂等主演的古裝甜爽探案喜劇。該劇改編自清閒丫頭原著同名小說,講述唐中晚期,來自西南山區仵作世家的少女楚楚,為實現當仵作的夢想獨自來長安闖蕩,參加仵作考試,遇到斷案如神的安郡王蕭瑾瑜。蕭瑾瑜招收楚楚作為仵作搭檔揭秘探案。楚楚的身世之謎一石激起千層浪,打破了京中多方勢力平衡,一場明爭暗鬥的權力鬥爭隨之展開。伴隨著一個個的案件破解,楚楚和王爺等人組成的團隊一步步揭開謎底最終破解了一場延續18年的驚天大案。蕭瑾瑜和楚楚順利成婚,而楚楚也獲皇帝的最終認可,得到了皇帝親賜的“御賜仵作”身份,實現了自己的人生理想。

陸劇《御賜小仵作》角色介紹

楚楚/演員蘇曉彤
來自西南山區仵作世家之女,為實現當仵作的夢想獨自來長安闖蕩,參加仵作考試,她心思細膩,善於觀察,和安郡王蕭瑾瑜不打不相識,之後兩人之間的感情有進一步的發展,在皇帝的認可下兩人成婚。

蕭瑾瑜/演員王子奇
安郡王,斷案如神,是長安城裡的神話,俊逸非凡,在楚楚參加了仵作考試考試後,他決定招收楚楚作為仵作搭檔揭秘探案。

陸劇《御賜小仵作》分集劇情

第1集
唐中晚期,宦官擁立宣宗上位,為安撫宦官,宣宗令其掌禁軍,護衛宮禁,與此同時,宣宗特設三法司,著安郡王蕭瑾瑜統管天下刑獄之事,三法司辦案極重仵作之事,每年於京中,特設仵作邀考,諸事不限,有才者居之,故每逢考禁,各地仵作紛紛來考。楚楚女扮男裝終於來到長安城。長安城中一片繁華,到處車來車往,一輛馬車一不注意把一個老伯給撞了。車主提出送老伯去看郎中,老伯說自己命賤,不需要看郎中,只想要幾個醫藥錢。楚楚在一旁正看熱鬧,發現老伯提起褲腳,露出的傷處有異,攔住想要掏錢的車主。楚楚湊近一看,斷言老伯的傷是假的,老伯一聽,叫喚的更大聲了。楚楚一口道出老伯是年青人假冒的,傷處邊緣清楚,明顯是偽造,老伯一聽急了,一把推翻楚楚,還要行凶,被大理寺少卿景翊派人制服。景翊看到地上楚楚散落的東西,幫楚楚撿起來,並詢問楚楚這是什麼東西。楚楚回答是驗屍的工具,景翊嚇得把手裡的東西扔了出去。忽然,一群宦官騎著馬直衝楚楚而來,楚楚被撞倒在地,眼看就要被馬踩到,王府侍衛長從天而降,一腳踹開馬背上的御前太監孫明德,將馬控制住。孫明德一見吳江,十分囂張,沒想到安郡王就坐在馬車上,孫明德立馬搬出秦公公想要安郡王網開一面,安郡王絲毫不懼,令吳江按律杖孫明德五十杖。楚楚很是佩服安郡王執法嚴明,不畏權貴。景翊問楚楚真的是來長安城參加仵作考試的嗎?楚楚有些不確定仵作考試是不是真的什麼人都能參加,景翊給楚楚一個令牌,有了令牌就一定能參加考試。三法司內,楚楚疑惑地問身邊的人,為什麼昨天考完,今天又考?那人回答,昨天是核級考試,今天是選拔考試,如果通過,將直接進入三法司為安郡王效力。韓尚書對安郡王未將聖上限時要破的案子辦好,此時還有心思主持考試十分不滿,更嫉恨安郡王深得聖寵,對自己還得聽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兒差遣不滿。安郡王在驗屍考試的房外觀察楚楚的驗屍過程,只見楚楚頭頭是道,有理有據,彷彿親眼所見死者的死亡過程,說得分毫不差,監考人員佩服不已。安郡王也對楚楚印象深刻,十分滿意。考試結束後,楚楚還懂得仵作的蒸醋薰味法,令考官有些驚異。屬下向安郡王匯報,楚 楚是受了景翊的關照,所以才有機會進來驗屍。大殿上,孫明德一瘸一拐,殿前失儀後,狀告安郡王被沖撞後動用私刑,將他打傷。唐宣宗斥責薛汝成做為安郡王的師父,管教不嚴。朝內已有許多人參安郡王,唐宣宗要薛汝成警告安郡王收斂一些。楚楚正在等驗傷的考題,正巧安郡王額頭帶傷來找景翊,被楚楚誤會他就是考題。安郡王將錯就錯讓楚楚驗傷。楚楚本著敬業精神要求安郡王蹲下,景翊在一旁有些好笑,但還是讓安郡王配合,楚楚驗完頭上和手上的傷,說得分毫不差,彷彿親眼所見。楚楚又要安郡王脫衣,並且似有非要驗身的樣子,安郡王亮明身份,楚楚趕緊磕頭。大太監秦鸞想起當年自己迫害蕭恆,但不見屍體,擔心蕭恆還活著,蕭景瑜又成氣候,到時候死的是自己。秦鸞不僅在唐宣宗面前給蕭瑾瑜下絆,還吩咐週翰前去刺探消息。蕭瑾瑜讓楚楚確認過檔案後,說出楚楚檔案有假,詳細地從出身、衣服、氣味說明楚楚應是仵作世家,並不是書香門弟。楚楚巧言反駁,蕭瑾瑜不予追究。蕭瑾瑜欲帶楚楚去看屍體的案發現場,出門就被客棧伙計拉住。伙計拿著楚楚抵押在客棧的墜子,要楚楚還錢,還嫌晦氣。蕭瑾瑜認出墜子的來路,對楚楚身份存疑。楚楚巧言反駁,蕭瑾瑜不予追究。蕭瑾瑜欲帶楚楚去看屍體的案發現場,出門就被客棧伙計拉住。伙計拿著楚楚抵押在客棧的墜子,要楚楚還錢,還嫌晦氣。蕭瑾瑜認出墜子的來路,對楚楚身份存疑。楚楚巧言反駁,蕭瑾瑜不予追究。蕭瑾瑜欲帶楚楚去看屍體的案發現場,出門就被客棧伙計拉住。伙計拿著楚楚抵押在客棧的墜子,要楚楚還錢,還嫌晦氣。蕭瑾瑜認出墜子的來路,對楚楚身份存疑。

第2集
秦鸞的走狗週翰拿著一串鑰匙前來三法司詢問是否有人丟失。蕭瑾瑜一見周翰立馬將手裡的墜子往身後藏,週翰似有所見。景翊把周翰譏諷了一頓,週翰識趣地走了。蕭瑾瑜將手裡的墜子還給楚楚,叮囑她不要隨意示人。馬車裡,楚楚坐在蕭瑾瑜對面,越看蕭瑾瑜越像玉面郎君。楚楚拿出藥膏要給蕭瑾瑜擦上,蕭瑾瑜拒絕了。楚楚以為蕭瑾瑜嫌她晦氣,有些失落。蕭瑾瑜伸手讓楚楚給他拿藥,打開蓋子一聞,一下說出膏藥的成份及藥效。楚楚很是驚奇,蕭瑾瑜連這都知道。蕭瑾瑜問楚楚墜子的來歷,楚楚心知自己不能說,就閉口不言。週翰向秦鸞匯報今日見到蕭瑾瑜手裡拿的一塊帶有青色流甦的石頭墜子,而且這墜子是蕭瑾瑜新收的女仵作的。秦鸞一口道出,墜子是蕭恆和西平公主的定情之物,如今出現在楚楚手裡,秦鸞懷疑蕭恆未死,吩咐週翰去將楚楚帶回來。蕭瑾瑜帶著楚楚到案發現場,正好當天第一個發現死者的人就是景翊。景翊告訴楚楚:當晚死者嚴明想要炫耀墨寶,去取墨寶卻遲遲未歸,緊接著傳來嚴明的一聲慘叫,後面又傳過來一舞姬的慘叫,舞姬嚇得跌坐在地。景翊見到死者,立馬封鎖嚴府,排查一遍,毫無疑犯的踪跡。楚楚與蕭瑾瑜現場演示死者的死法,但有些說不通,與地上的血跡不合。蕭瑾瑜判斷喊聲應由兇手發出,又與楚楚模擬一遍,這次與證據都吻合,還發現了舞姬的不對勁。秦鸞又在向唐宣宗說蕭瑾瑜的壞話。唐宣宗被秦鸞說得有些生氣,決定在日落前如果蕭瑾瑜沒有查出兇手,就罷免蕭瑾瑜的官。蕭瑾瑜在嚴明的書房內找到凶器,推理出舞姬就是兇手,讓景翊前去捉拿。蕭瑾瑜令楚楚不得離開長安城,需隨傳隨到,幫助破案。蕭瑾瑜幫楚楚拿回被伙計偷的包袱,還發了工錢。楚楚馬上把欠景翊的錢交由蕭瑾瑜。蕭瑾瑜派人跟著楚楚,掌握楚楚的動向。秦鸞派了一夥太監,拿了東西前去討好西平公主。西平公主知道秦鸞這個壞蛋老在說蕭瑾瑜的壞話,並不買賬,用一根鞭子,嚇得太監們帶著東西滾蛋。西平公主雖然不信蕭恆已死,但還是立了衣冠塚,但是這事不敢給蕭瑾瑜知道,怕蕭瑾瑜會不管不顧地去找蕭恆。楚楚在街上看到老百姓們圍著看告示,高興地告訴旁邊的大叔,自己幫著破了 告示上的雷擊案,大叔嫌楚楚晦氣,楚楚轉身要走,撞倒一個拄著拐杖的男人。楚楚本要幫忙看傷,男人不讓,只要楚楚扶著回家就好。楚楚扶著男人在前,人群中另兩個男人見她離開,也趕緊跟了上來。男人帶著楚楚走到無人處,亮出刀子架在楚楚的脖子上,讓楚楚跟他走,楚楚説自己沒錢又沒色,吃得還多,帶走她不划算。男人直接讓楚楚交出墜子,楚楚一聽墜子,馬上用包袱打了男人,轉身就跑,沒想到後面又被包抄了。楚楚正不知怎麼辦才好,吳江帶著一群侍衛從天而降,救了楚楚,但被帶頭的男人逃走了。楚楚一見蕭瑾瑜,委屈得直掉眼淚,覺得這時候才從惡夢中醒來。蕭瑾瑜覺得楚楚很矛盾,楚楚比一般的仵作更想進入三法司,但又寧可放過進入三法司的機會,也不肯說出墜子的來歷。蕭瑾瑜決定給冷月去信詢問玉面郎君的事,想試試能不能從這裡打開缺口,了解楚楚的來歷。

第3集
景翊本來不信蕭瑾瑜的判斷,直到進入舞姬的牢房後,景翊一陣忽悠,從舞姬那裡套出舞姬不僅偷了東西,還把東西藏在嚴府裡。楚楚驗好屍體走出來,正好聽見蕭瑾瑜對屬下説,不能提醒楚楚不要輕信於人,這話唯有公門之人說不得。楚楚驚異於蕭瑾瑜竟然連這話都曉得,越發覺得蕭瑾瑜就是玉面判官。楚楚驗完屍後覺得有一點奇怪,帶蕭瑾瑜一起前去察看。楚楚告訴蕭瑾瑜屍體生前是左手文,右手武,與常人十分不同,正常人都是慣使一手才對。蕭瑾瑜聽後若有所思。秦鸞攬鏡自照,頗為自得,覺得自己和萬人之上的皇帝並無差別,只是有一個遺憾,自己是太監,所以沒有鬍子。秦鸞頗為在意,狠狠拍了自己的臉兩下。週翰來報,派去擒拿楚楚的人被滅口,屍體沒有帶回。秦鸞氣得陰沉地踹翻屏風,週翰嚇得立馬噤聲,盡量縮小自己的存在感。秦鸞吩咐週翰找幾個腦袋靈光的人盯緊蕭瑾瑜和西平公主,要周翰把鬍子剃光,否則見到一根殺一個周家的人。週翰嚇得寒毛倒豎,連聲答案,驚慌離開。蕭瑾瑜以行伍之人都以右手執兵器,就算原來是用左手的,也必須改,解釋了死者可能是當兵的身份。楚楚更加奇怪,自己剛來長安,並沒有得罪當兵的,覺得這傢伙就是想搶自己當媳婦。站在一旁的侍衛們,覺得楚楚太過自作多情,忍不住笑出聲。蕭瑾瑜一個眼神過去,侍衛們立馬回復一臉嚴肅的表情。蕭瑾瑜告訴楚楚,他應該是被人盯上。蕭瑾瑜詢問楚楚住處,楚楚怕客棧的人嫌棄,本來要找一處荒廟落腳,但長安城似乎並沒有這樣的地方。蕭瑾瑜讓楚楚在三法司先住,也好配合案件的調查。楚楚終於有個落腳點,提出幫忙幹活以抵吃住。侍女連翹來給楚楚送茶,楚楚悄悄地問蕭瑾瑜是否成親。連翹説蕭瑾瑜還沒成親,楚楚覺得不合常理,在她老家,蕭瑾瑜的年齡都當爹了。蕭瑾瑜正在用楚楚所說的法子,用雞蛋滾傷處活血化瘀,門外傳來動靜,蕭瑾瑜不用猜都知道是景翊來了,而且又想翻窗,蕭瑾瑜向手下打出手勢,手下一把將窗用力往外一推,景翊立馬翻窗不成,反而被撞倒在窗下。景翊告訴蕭瑾瑜,他在嚴府中找到被舞姬偷走的書卷後,回獄中發現舞姬已中毒而死,這樣的話,案件就很難再追查下去。蕭瑾瑜留景 翊在三法司休息,明日去神策營調查是否有與兇手吻合的人失踪。深夜,一名女子一聲驚叫劃破平靜,女子衣衫不整,驚慌失措地往房外跑去。僕人問她出了什麼事,她說老爺死了。屬下向蕭瑾瑜呈上一張兵部尚書的訃貼,原來昨晚死的就是剛有要務要辦的兵部尚書。蕭瑾瑜請楚楚扮作侍女,在不動用工具的情況下幫忙驗屍。楚楚同意了,要蕭瑾瑜幫忙把稻米給雞餵完。蕭瑾瑜臨時訓練楚楚,把做侍女的基本功夫教給楚楚。楚楚起身時不小心向前一倒,正好用手抓住蕭瑾瑜衣領,趁機檢查蕭瑾瑜身上是否有一處劍傷。結果發現蕭瑾瑜並沒有,楚楚有些失望。靈堂上,蕭瑾瑜將香遞給楚楚,要楚楚插香進香爐的時候看一眼屍體,看看死者的死因。楚楚剛靠近香爐,就被尚書府上的人從手裡接過香,根本沒機會看屍體。景翊見狀,尋機將人絆倒,現場一片混亂,楚楚趁機上前察驗死者。尚書夫人反應過來,怒斥楚楚,楚楚說死者衣服沾灰不吉利,又有景翊在一旁附和,請夫人替死者換一身衣服。景翊帶著蕭瑾瑜和楚楚在一家店裡吃飯,楚楚發現掌櫃的長得有些奇怪,似有不妥。蕭瑾瑜特意點了黔州菜試探楚楚,確定楚楚確實是黔州人。楚楚要蕭瑾瑜扮演死去的尚書,推測尚書胸口的抓傷是有人為救他所留,楚楚似乎又想到了什麼,湊近蕭瑾瑜的嘴唇,眼看就要親下去。楚趁機上前察驗死者。尚書夫人反應過來,怒斥楚楚,楚楚說死者衣服沾灰不吉利,又有景翊在一旁附和,請夫人替死者換一身衣服。景翊帶著蕭瑾瑜和楚楚在一家店裡吃飯,楚楚發現掌櫃的長得有些奇怪,似有不妥。蕭瑾瑜特意點了黔州菜試探楚楚,確定楚楚確實是黔州人。楚楚要蕭瑾瑜扮演死去的尚書,推測尚書胸口的抓傷是有人為救他所留,楚楚似乎又想到了什麼,湊近蕭瑾瑜的嘴唇,眼看就要親下去。楚趁機上前察驗死者。尚書夫人反應過來,怒斥楚楚,楚楚說死者衣服沾灰不吉利,又有景翊在一旁附和,請夫人替死者換一身衣服。景翊帶著蕭瑾瑜和楚楚在一家店裡吃飯,楚楚發現掌櫃的長得有些奇怪,似有不妥。蕭瑾瑜特意點了黔州菜試探楚楚,確定楚楚確實是黔州人。楚楚要蕭瑾瑜扮演死去的尚書,推測尚書胸口的抓傷是有人為救他所留,楚楚似乎又想到了什麼,湊近蕭瑾瑜的嘴唇,眼看就要親下去。

第4集
景翊眼見蕭瑾瑜就要清白不保,一把將楚楚拉開。楚楚解釋剛才並不是想佔便宜,而是用郎中都知道的心臟復甦法,想要使剛死的死者復蘇。蕭瑾瑜聽完楚楚的話若有所思。唐宣宗聽到官員所報尚書馮玠的死因,大為震怒,下旨七品以上官員如果不是在休息日飲酒,就革職查辦。唐宣宗命蕭瑾瑜即使不願也要注意人情往來,要蕭瑾瑜前去弔唁馮玠,沒想到蕭瑾瑜早已去過,唐宣宗頗覺詫異,這不似蕭瑾瑜平日作風。楚楚推斷有女郎中為馮玠施救過。景翊立刻說出馮玠的二夫人娘家就是開醫館的,但弔唁當日不曾見到,且馮夫人在楚楚説香灰落在死者衣服之上,死者定有冤屈時,馮夫人失措的樣子,兩處皆是疑點重重。景翊推斷馮玠是死在女色之下,勸蕭瑾瑜少管閒事。蕭瑾瑜直覺其中定有別的內情,要楚楚再次為馮玠驗屍。蕭瑾瑜剛回到三法司,吳江來報,西平公主讓蕭瑾瑜趕緊回家,不然西平公主就要親自來看蕭瑾瑜,蕭瑾瑜有些無奈。景翊向蕭瑾瑜匯報,神策營確有一人告鄉回家,但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景翊將這人的資料交給蕭瑾瑜,蕭瑾瑜看後斷定楚楚是被秦鸞給盯上。景翊正和蕭瑾瑜討論最近京中一連死了三位京官,很不尋常。侍衛來報,秦鸞來訪。蕭瑾瑜自知秦鸞沒安好心,似乎已經知道秦鸞的目的,提前安排景翊去大理寺獄中給關在裡面的三個盜墓賊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將下葬的京官屍體盜出,再次驗屍。秦鸞有些氣極敗壞的罵守門的三法司侍衛竟敢不讓他入內,蕭瑾瑜從裡面走出來。秦鸞找到出氣的理由,先將蕭瑾瑜暗貶一番,再將唐宣宗要蕭瑾瑜到馮府致歉,並且不得再次褻瀆死者的旨意頒下。秦鸞說出口諭,自覺已借皇帝之勢壓制住蕭瑾瑜,轉身離開。秦鸞沒想到蕭瑾瑜剛想入馮府,自己就把藉口送到蕭瑾瑜的手上。秦鸞派去調查楚楚的下屬來報,楚楚之父楚平只娶過一任妻子,其妻產下長子楚河就已因難產死去,可幾年後卻多出楚楚這個女兒。秦鸞聯繫到蕭恆也是在西南失踪,楚楚帶著蕭恆信物來到長安城,懷疑楚楚系蕭恆之女,派人前去核實。景翊按蕭瑾瑜所示,帶回了兩具屍體。楚楚看見蕭瑾瑜住所審訊室、驗屍房一應俱全,再次覺得蕭瑾瑜就是玉面判官。蕭瑾瑜命人給楚楚送些衣物,順 便將楚楚離開長安必須要用到的過所拿來。蕭瑾瑜看過楚楚給的冊子,發現上面的故事都是根據蕭恆所破案子改編的,知道這些事的人,除了蕭恆就只有景翊的父親,覺得楚楚有可能就是景翊之父派來的人。景翊一口否定,以他爹塞人的技術不可能塞一個漏洞百出,而且這麼不機靈的楚楚。楚楚驗完屍體後發現這兩名死者與馮尚書都在眉骨和後腦有相似的傷處,推測三人都被同一人打傷。蕭瑾瑜與楚楚開始模擬案發時的打鬥情況,楚楚已有所發現,但不能斷定死因,提出再驗馮玠的屍體,以確定原因。秦鸞派來的人正在屋頂等馮夫人離開,好下去將馮玠的屍體毀去。有人來報馮夫人,蕭瑾瑜帶著楚楚前來。馮夫人認為如果真是被蕭瑾瑜看出什麼,逃避也不是辦法,前去接待。蕭瑾瑜從馮夫人嘴裡套出,是韓尚書將馮玠送回,韓尚書說傷處是馮尚書自己磕的。楚楚代蕭瑾瑜前去靈前賠罪,吳江借有賊人入內和上廁所支走靈堂的人,讓楚楚有機會驗屍,秦鸞的人怕事情敗露,直接一把火想要將楚楚和屍體一起燒掉。楚楚發現起火,想要離開,驚恐地發現門已被鎖死,打不開了。

第5集
蕭瑾瑜知道楚楚還在火場裡,親自冒險進去相救。楚楚即使自己身處險境,也不忘保護馮玠的屍體。最終,仵作楚楚和馮玠的屍身都安全離開火場。二夫人得知靈堂走水,馮玠的屍體被抬出靈堂,嚇得抱住被子,驚恐地大叫“一定是老爺來找我了”。秦鸞的手下藉著夜色逃遁,被景翊一路追踪,發現他們是神策軍營的人。馮夫人質問蕭瑾瑜,自己並不曾得罪他,為何幾次三番褻瀆馮尚書的屍體,要蕭瑾瑜交出楚楚給馮尚書賠罪。韓尚書聽聞屬下報告靈堂走水,也已急忙趕到,見狀幫著馮夫人擠兌蕭瑾瑜。蕭瑾瑜的師父深知蕭瑾瑜為人,定不會無故如此,為蕭瑾瑜說話,借為韓尚書正冠,讓蕭瑾瑜帶著楚楚溜走。秦鸞徒弟來報,週翰又失手了,還差點把楚楚燒死。秦鸞深恨週翰這個蠢貨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知道蕭瑾瑜帶著楚楚定是驗屍,叫過徒弟一番耳語,徒弟不以為然,但還是在秦鸞的訓斥下領命而去。楚楚正趴在床上哭,蕭瑾瑜帶著侍女連翹來訪,蕭瑾瑜見楚楚神色不對把連翹支開。楚楚告訴蕭瑾瑜,自己是心疼燒毀的工具才哭的。蕭瑾瑜承諾要將工具取回給楚楚。蕭瑾瑜明明是擔心楚楚,才自己親入火場救人,但在回答楚楚時,卻說是為衙門省事。楚楚將自己的發現告訴蕭瑾瑜:三位死者都是被打的傷處致死。兇手力度把握的很好,只是擊傷,但不馬上發作,而是慢慢血腫,變得暈暈乎乎之後,才會死亡。尤其馮玠還服用了助興的房事藥物,更是加快發作。楚楚打開馮玠的腦袋驗證,與推測的一模一樣。蕭瑾瑜得知楚楚把腦袋打開,有些驚悚,又怕被人看出端倪。幸好楚楚早已準備了和馮玠一樣的發冠,將腦袋給關好,並看不出異常。蕭瑾瑜正追問楚楚,贈她墜子的人是不是跟玉面判官有關係。不待楚楚回答,景翊破窗而入。蕭瑾瑜根據楚楚提供的驗屍結論,推測出遇害之人一定是在酒樓喝過酒,兇手藉此掩飾,讓人不致起疑。蕭瑾瑜讓景翊前去韓績韓尚書府上問出當日接風的酒樓,好找出隱藏在酒樓中的殺手。楚楚根據蕭瑾瑜所説以及馮尚書牙縫裡的魚腥草,推出涉事酒樓應該就是如歸樓。如歸樓內,外形奇異的掌櫃正在忙著燒毀卷宗,蕭瑾瑜帶人將如歸樓團團圍住。蕭瑾瑜審問如歸樓的管事,得知掌櫃的半個 時辰前還吩咐燒水,現在卻不見踪影。楚楚發現燒水的廚房熱得不尋常,蕭瑾瑜讓人將柴火全部拿出,外面的煙囪卻還在出煙,蕭瑾瑜讓人將水直接沿煙囪澆下,發現水量不符,斷定別有一暗灶能夠生火。蕭瑾瑜讓人堵住煙囪,尋到暗室的入口就在一張床上。蕭瑾瑜跟著景翊和吳江一起進入密道,剛走沒有幾步,就感覺一陣頭暈,似乎什麼都看不清楚。蕭瑾瑜吩咐景翊和吳江繼續追查,自己在侍衛的扶持下出了密道。蕭瑾瑜一出密道,就坐下。楚楚觀察到蕭瑾瑜滿身大汗,説出蕭瑾瑜患有一種不能進入沒有窗的密閉空間,否則就會出現這樣的症狀的病。楚楚讓蕭瑾瑜不要擔心,自己絕不會對別人提起此事,又將手絹拿出來給蕭瑾瑜擦汗。蕭瑾瑜發現手絹正是昨天自己給楚楚的,楚楚不僅將它洗乾淨,還繡上了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