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白首


➡ ➡ ➡陸劇 暮白首 線上看 ⬅ ⬅ ⬅
該劇於2020年6月18日在愛奇藝和優酷視頻播出。

陸劇《暮白首》基本介紹

劇名:暮白首
又名:美人暮白首、滄雪龍吟暮白首、Love a Lifetime
導演:任海曜
編劇:韓佩貞、劉婭、諸懿 、 劉佳
主演:任嘉倫 、 張慧雯、 李藝彤、郭昊鈞、盧星宇
類型:愛情、武俠、古裝
首播:2020-06-18(中國大陸)
集數:45
片長:45分鐘

暮白首》是由任海曜、林健龍、劉鎮明執導,任嘉倫、張慧雯、李藝彤、郭昊鈞領銜主演的古裝寫意武俠劇 。該劇講述了神秘的凌虛閣少閣主那嵐岳和龍吟城城主之女容嫿在各大門派風雲激蕩之際,追求心中真愛,捍衛人間正道的故事。

陸劇《暮白首》劇情介紹

為了助力父親容靖灃救濟天下的胸懷,容嫿奔走四方幫其尋找失落的治愈法器“赤華珠”,不料世事險惡,幾度落難的她均受到一位名為那嵐岳的男子幫助,殊不知,身為凌虛閣少主的那嵐岳與容嫿卻有著千絲萬縷的家族仇恨,但一見鍾情的兩人決定摒棄家仇,用真心感化上一代的恩怨。怎料容靖灃竟是個偽君子,為了私慾想要再次加害那嵐一族。與此同時,那嵐岳還遭到明教教主墨幻強制傳授魔功,差點走火入魔,但容嫿堅信那嵐岳仍存有善念,於是默默守護著,直到他重新找回了初心,二人在那一刻芳心暗許,並肩作戰,不但剷除了明教,還將容靖灃的罪惡公佈於天下。自此,容嫿與那嵐岳齊心聯手對敵,還江湖一個太平…

陸劇《暮白首》人物介紹

那嵐岳、林敬/演員 任嘉倫
雙重身份,凌虛閣少主,龍吟城生字堂堂主,玄冰族後人。作為林敬時,飛揚跋扈、風趣、不拘小節。作為那嵐岳時,沉穩睿智、忍辱負重、武功高強,劍法快如幻影。在吊兒郎當的外表下深藏著一顆敏感的心,明白自己想要什麼,會為了心中所求而不顧一切。前期叛逆,不羈,但對感情始終如一,只對容嫿一人專心。

容嫿/演員 張慧雯
龍吟城二小姐,聰慧機靈、活潑直率、敢愛敢恨、外表天真,實則古靈精怪,看似柔弱無害,但對形勢和人情世故心如明鏡,無害人之心,但有自保意識,並非旁人輕易可欺。只會一些外家功夫,但鬼主意多,尤其擅長逃跑,行事時不按常理出牌。

容夙/演員 李藝彤
龍吟城大小姐,腹黑,爭強好勝,我行我素神情嚴肅,做事一絲不苟,認定的事情必須盡快完成,沒人可以阻擋,為人處世過於執著,功利心很重,對敵人從不心慈手軟。

陸一舟/演員 郭昊鈞
凌虛閣大護法,沉穩內斂,溫潤如玉,陪伴和守護是他的職責,對兄弟很重義氣,對愛情很忠貞,行動比言語更快。

陸劇《暮白首》分集劇情

第1集
龍吟城以奇花赤華珠號令群雄,城主容靖灃特命二女容嫿與容夙各自出發前去唐取回赤華珠,並以此作為比試。容嫿返程途中遭殺手伏擊,幸得林敬出手相救,本以為是萍水相逢,不料林敬竟一口說出容嫿乃龍吟城二小姐的身份,更耍小聰明順勢接近容嫿,以救命恩人的身份一路追隨,想要混入龍吟城中。

第2集
容夙將林敬受傷之事告知陸一舟,陸一舟卻無動於衷,容夙懷疑其目的是為赤華珠。陸一舟避重就輕, 反而提出欲與容夙切磋棋藝,容夙棋藝不佳,陸一舟贈棋以資鼓勵。林敬以師祖的名義教容嫡習劍,當日,容靖灃對林敬下逐客令,林敬心知容靖灃定另有打算,面上答應離城,實則早有防備已提前讓陸一舟在外接應。容嫗顧慮容靖灃會暗中出手,便想送林敬一程,怎知容嫡多年的寒疾復發,又遇殺手追殺,林敬在旁相護。薛掌門命懸線,其子薛無邪帶父入城求容靖灃相救,容靖灃以赤華珠為其續命,薛家感恩戴德。

第3集
林若寒因空字堂此番舉動而覺得蹊蹺,並對湖上未能帶回容嫗令容靖灃交換而心有不甘。容姻甦醒,發現林敬守了自己一整晚頗為感動,白為止趕到告知二人容靖灃對林敬下了殺令。林敬從陸一舟處得知殺手乃是靈教之人,而自己想要查探之事也無線索,遂決定知難而上迴龍吟城自證清白。容嫗擔憂林敬安危,回城後與容靖灃據理力爭為林敬辯駁,林敬回到龍吟城遭眾人圍困,為了替林敬開脫,容嫡不惜說出實情,薛掌門被殺之時林敬徹夜與自己在一起,林敬心中感動。容靖灃震怒之際,容姻道出此次發病緣由乃是中毒所致,而下毒之人便是容夙,一時間,姐妹關係再度僵化。

第4集
白為止決定正式公開拜師林敬。容夙見容嫡得林敬相助勢力更甚,便暗中讓玄夜捆了林敬讓陸一舟帶離,豈料陰差陽錯,白為止卻成了替罪羔羊。林敬一度想要躲開陸一舟,無奈之下,陸一舟只得告知真相,林敬的母親已然病重,正等待著赤華珠續命,而林敬要娶的梅家小姐嫁妝之中便有一顆赤華珠。林敬得知母親病重,一番深思熟慮後決定留在龍吟城,他托陸一舟趕回凌虛閣讓林若寒盡快退婚,墨幻重出江湖,赤華珠在身無疑是殺身之禍。

第5集
陸一舟在點河燈處暗自神傷,容夙趕來,陸一舟情不自禁親了容夙額頭並說兩人自此形同陌路。凌虛閣二司尊滄七火燒梅林得以破解梅嬰設下的陣法,與梅雪漫順利脫身。然此事被無所不知的小雪盟得知,將此訊飛鴿傳書告知了墨幻。墨幻堂而皇之來到龍吟城卻未被察覺,數十年後第一次與徒兒容靖灃正面相對,容靖灃心中驚慌,不想墨幻卻只告知唐門遺失的赤華珠正在凌虛閣手中,容靖灃疑惑之際,墨幻迅疾出手,將其重傷。容靖灃得林敬醫治後,連忙命其趕赴凌虛閣阻攔墨幻搶奪赤華珠。林敬得知赤華珠在凌虛閣以為母親病情加重,連忙動身,容嫡執意一同前往。

第6集
獨自外出的容嫿誤入凌虛閣境地,遇滄七拔劍相向,幸虧林敬及時趕至救下,容嫿卻寒毒發作,陷入昏迷。甦醒之時,梅雪漫在旁照料,容嫿擔心林敬安危,卻從梅雪漫口中得知林敬是凌虛閣少閣主身份,容嫿不顧身體想要找到林敬問個究竟。原來林敬真正的身份乃是凌虛閣少閣主那嵐岳。那嵐岳先一步回到凌虛閣,質問母親為何幾次三番對容嫿下手,表達出自己對容嫿的心意希望母親能夠諒解,情急之下林若寒告知那嵐岳容靖灃是其殺父仇人,語氣堅定此生與容家之人勢不兩立,母子爭執之際,凌虛閣迎來不速之客。墨幻的到來讓林若寒猛然一驚,那嵐岳這才得知母親已用了赤華珠續命,林若寒為護兒子主動出擊卻並未占得上風,反而身負重傷。

第7集
容夙知父親派遣容嫿與林敬前往凌虛閣打探消息,不甘示弱,也派出玄夜前往小雪盟探聽,玄夜應下琉璃的條件會以赤華珠解藥交換消息。而容夙則四處走訪想拉攏江湖勢力。陸一舟為乾預容夙故意與其相對,處處阻撓。容夙為了鞏固空字堂在龍吟城的地位,決定深入虎穴去靈教找墨幻徹底解決隱患,卻遭墨幻毒手,陸一舟冒死闖靈教陣地救容夙,墨幻派出玄兵追擊,陸一舟拼死相護,為救容夙不顧自身安危,身受重傷,容夙中毒昏迷不醒。

第8集
玄夜尋至,容夙決定暫不回城中,想呆在陸一舟身邊探出林敬消息,命玄夜先行將墨幻重傷的消息傳回。白為止聽容嫿提及那嵐姓氏心中大驚,容嫿與林敬商議如何取得赤華珠解藥之時,白為止於暗中監察著二人。墨幻趕至小雪盟養傷,錦鵲在旁照料,墨幻經此一戰,發現想要練成玄兵令,需三生三死的赤華珠,方可大成,遂下令讓小雪盟加快促成與容夙的交易,讓她將赤華珠解藥奉上。林敬與容嫿正為如何取得解藥一事犯愁,赤華珠反噬之期迫在眉睫,林若寒正等待著解藥續命。容靖灃將封閉花海親自製作解藥,並下令將凡使用過赤華珠的江湖人士一併請入龍吟城。

第9集
林敬早已察覺容夙動機不純,出發前將解藥以假亂真掉了包,在面對容夙圍困之際,林敬不惜毀藥求得逃生之路。林敬奔逃之際發現蕭掌門已然遇害,而身後追擊之人並非容夙,而是梅嬰。質問之下,梅嬰坦誠蕭掌門是自己所殺,林敬下令抓梅嬰迴龍吟城,但梅嬰卻無所畏懼,林敬的身份是他最好的保命符。

第10集
林敬身處龍吟城,不知凌虛閣發生何事,擔心不已,又恰聞梅嬰與容嫿的閒言,醋意十足前往生字堂中。梅嬰見容嫿心地善良趁機利用,將容靖灃過去搜刮武林世家威逼各大門派的事蹟告知。就連梅家的秘籍也在龍吟城中,容嫿義氣將秘籍返還。梅嬰得秘籍後,奇門遁甲之術大有提升,故意將林敬困住,並以對容嫿心生情愫而故意挑釁。林敬大為惱怒,卻全然不知自己送回凌虛閣的解藥已被墨幻所奪,而墨幻已潛入凌虛閣中。

第11集
林敬以協助梅嬰逃離龍吟城為條件,讓梅嬰以梅花易數助他偷入容靖灃房中,尋找製作赤華珠解藥的線索。林敬篤定,以梅家與凌虛閣如今的關係,梅嬰定不會出賣自己。此時,林若寒查出解藥被奪一事乃小雪盟所為,猜出其幕後主使之人便是墨幻,於是前往小雪盟。而於此同時,在容嫿、陸一舟與梅嬰的掩護下,林敬於容靖灃房中找到冰晶,並聯繫多個線索,林敬發現了研製赤華珠解藥的秘密,需有冰晶輔助,以內力催化,而容靖灃獨自出城正是為了買冰晶。白為止因紫煙中毒至深而大發雷霆,與容靖灃發生爭執,奈何紫煙心中唯有容靖灃一人,容靖灃心知紫煙心意卻無法正面接受。容嫿與林敬得知此事,二人分道,容嫿規勸容靖灃,林敬責安撫白為止。

第12集
林敬等待時機欲取赤華珠種子,時城中金鼓敲響有敵人闖入。奈何容靖灃為紫煙以內力逼毒續命無暇分身,唯有容夙攜空字堂弟子迎戰,這才發現攻入者竟是唐門之人,前來龍吟城乃是尋梅嬰為唐掌門報仇。容嫿勸說容夙不能直面應敵,需以計周旋緩和形式,然容夙不服容嫿規勸,下令要唐門之人繳械入城,否則便執意一戰。唐門之人闖入龍吟城,容嫿以禮相待,因容靖灃尚未出關,欲拖延時間。然容夙態度截然不同,其高傲之姿惹怒了唐門大長老,雙方大打出手。陸一舟相助容夙擊退唐門之人,容夙不聽規勸執意趁勝追擊,陸一舟無奈只得在旁相護。二人追至聽風鎮,才發現此處防守之人早已遇害,而唐門也早已設局,引容夙離城不過是為了讓蕭家順利攻入龍吟城中。

第13集
因大長老之言,林敬與容嫿心中有所芥蒂,二人隔著門互訴心事,不料容嫿寒疾復發,林敬將她抱入房中。容嫿一心體諒林敬的處境,也明白凌虛閣想要復仇的念頭,她甘願嫁予林敬為妻,希望能用自己的一生守護凌虛閣以作償還。容靖灃得知容嫿發病並在林敬房中度過一晚,大為惱怒,不料容嫿主動提出與林敬完婚之事,就算容靖灃百般相勸,容嫿卻心意已決。一時間,容嫿要出嫁的消息在城中傳開,眾人各懷心思均有不捨。

第14集
林敬平安回到龍吟城,容靖灃於花海中坦白了此番他在城外設下陷阱的初衷,容嫿與林敬皆是詫異。林敬離去後,容靖灃難得展露慈父的一面,告訴容嫿自己這麼做不過是想讓她明白,龍吟城永遠都是她的家,自己與容夙、紫煙也永遠是她最親密的家人,容嫿動容不已。另一面,林若寒對墨幻吐露心聲,會幫助兒子那嵐岳娶到自己心愛之人。白為止得知紫煙與容靖灃終於走到了一起,傷心之下出走聽風鎮,卻剛巧與林若寒滄七一行人再度相遇,幸得林敬及時出城趕到解圍,轉開了他的注意力。

第15集
在林敬與容嫿的提點幫助下,紫煙與白為止終於互相坦白了彼此的心意,將二人間的情感糾葛做了一個了結。容夙在得知陸一舟的真實身份後一直與其冷戰,陸一舟前來道別,深情抱住容夙,告白道若能相伴,自己定會陪伴她去她想去的任何地方,之後自己會在凌虛閣等著她前來。是日清晨,容嫿與林敬在無人送行中悄然離開了龍吟城。容夙睹物思人,好生收起了黑色棋子,玄夜提醒需盡快收服生字堂,她卻不急,只道容嫿與林敬已走,如今的龍吟城就是她一人的家,而家和方能萬事興。隨即容夙發現花海被毀,從容靖灃處得知真相後,容夙震驚之餘,答應會守住這個秘密,並提出凌虛閣閣主也用了赤華珠卻未遭反噬,或許他們可以從中尋到方法。容靖灃當即命容夙前往凌虛閣查探。

第16集
林若寒與那嵐金葉相見,金葉婆婆囑託她定要照顧好那嵐後人,為那嵐一族族復仇。容嫿前往後山採摘蜂巢,要為凌虛閣眾人展示手藝,並叮囑小彩不可漏了自己的行踪。眾凌虛閣弟子趁容嫿採摘之際行刺,小彩直言她乃容靖灃女兒,而凌虛閣與龍吟城互為仇敵,勢不兩立。容嫿急中生智丟出蜂巢,趁著蜜蜂蜇傷眾人,急急逃離。那嵐嶽大怒欲責罰小彩等人,容嫿卻出面製止,道要用自己的方式來證明,讓凌虛閣之人都接納她,並主動提出要與小彩比武一場。那嵐岳無奈答應,不想容嫿卻開始纏著自己助他習武以戰勝小彩。

第17集
那嵐岳與陸一舟互相推脫不願去見容夙,那嵐岳道禮數不可失,以陸一舟與容夙之情相激,委派他前去迎接。容夙見自己不得進入凌虛閣,不滿冷言,時容姻出現打圓場,道在外與她相見是自己的主意。林若寒回來後得知容姻所作所為,認可了容姻,卻道容夙像極了容靖灃,擔心被容靖灃得知自己就是凌虛閣閣主。林若寒命滄七交代淨淵暫代那嵐族長一職,希望他與那嵐族能暗中相助凌虛閣與那嵐岳。淨淵直言那嵐岳根本不值得那嵐一族為他效命,因他即將迎娶容靖灃之女,那嵐一族不會背叛林若寒,但若那嵐岳執意要娶容嫡,他們便決容不下這個叛徒。

第18集
時林若寒病發,容夙及時相救。那嵐岳欲尋刺客,陸一舟及時趕來坦言淨淵乃林若寒帶回,且是那嵐一族的族人。容夙救下林若寒後,二人在言語間互相暗暗試探,時容嫿匆匆趕回請林若寒相救淨淵一命。林若寒在那嵐嶽劍下險險救下淨淵,並一力維護容嫿,淨淵始終不肯承認那嵐岳,負氣離去。林若寒勸說那嵐岳定要以大局為重,為有與那嵐一族聯手,才能與靈教和墨幻相抗衡。那嵐岳表示自己明白,方才不過是惱怒難耐要給淨淵一個下馬威。那嵐岳引著林若寒前往寒洞,將此隱秘告之,母子二人皆是感慨萬千。陸一舟帶容夙前往暖嫿居與容嫿相聚。

第19集
玄夜奉命前往小雪盟求助,卻遇上了刁蠻任性的琉璃幾次三番的捉弄。容嫿於寒洞中種下赤華珠種子,那嵐岳前來與她比試功夫。那嵐岳前來與她比試功夫,不想卻反被她打中,林若寒診脈後發現是容嫿的內功大有進益,三人心中皆是歡喜。林若寒與那嵐岳談心,希望能他與淨淵言和。那嵐岳答應,表自己明白母親的良苦用心,他們與那嵐一族之間若做不到齊心協力,那隻會自亂陣腳,更添麻煩。容嫿在院中初遇墨幻並與其過招,容嫿心知遇到高手,相邀入屋中喝茶,不想她卻轉瞬離去。

第20集
容夙趕回,表可順眾人之意帶他們入花海親眼見證花開,但要空字堂提前防範。容夙與容靖灃商量眾人入花海一事,容靖灃詢問凌虛閣閣主究竟是如何逃過赤華珠反噬的,容夙含糊其辭只道閣主體質異於常人,慚愧表自己並未完成探查的任務。容靖灃道若是必要,要下狠手除去眾江湖人等。容夙小心翼翼地試探墨幻鍾愛的畫像中人是誰,容靖灃不由心中起疑。林若寒派滄七前去梅府接梅雪漫去凌虛閣一起操辦那嵐越與容嫿的婚事。那嵐岳與容嫿回到龍吟城助眾人共商大計,容靖灃將帶眾人進花海的重任交給了那嵐岳。

第21集
容靖灃重刑那嵐岳,更是放出毒蟲令其受百般折磨。容嫿不顧一切欲見那嵐岳,差點被容夙動用家法,幸得梅嬰出手相救。陸一舟前來聽風鎮打探消息,險與容夙相遇,幸得管不拙解圍,二人商議營救之事。瀟瀟勸說容嫿認錯悔過,容嫿點頭答應,容夙得知後故意撤去了其門口的守衛,並特意告知梅嬰,讓他自己把握機會贏得容嫿的芳心。容嫿偷偷前去與那嵐岳相會,為其救治,但二人起了爭執,早就知曉一切的容靖灃怒斥容夙,隨後帶著傷心的容嫿離去。玄夜得知龍吟城發生大事欲趕回,被琉璃的巧言善辯勸住。容靖灃質問容夙種種,又問為何要向自己隱瞞林若寒一事,容夙不忿委屈,卻又無從辯解。

第22集
容夙為向容靖灃表忠心全力相助追查,與陸一舟一路從聽風鎮打鬥至城外樹林。陸一舟質問容夙是否出賣了凌虛閣,表希望自己當時未帶她入凌虛閣。容夙倔強不辯,只道他說的不無道理。陸一舟想要容夙親口告訴自己,表只要她親口否認,自己就選擇相信她。容夙冷冷道真正的信任根本無需開口,他方才那麼說,心裡其實早就有了答案,而眼下除非他殺了自己,否則如何都無法向凌虛閣交代。陸一舟被激怒,出劍傷了容夙,容夙暗自服毒縱陸一舟逃離。

第23集
林若寒笑嗔那嵐岳不懂事,那嵐岳表以後自己哪兒也不去,只留在凌虛閣陪伴她與容嫿。二人大殿行禮完婚,那嵐岳情不自禁親近容嫿,引得眾人陣陣哄笑。而梅家被毀後,容夙追踪梅嬰至凌虛閣附近,玄夜表琉璃與小雪盟弟子已被暫時扣下,梅家滅門之事暫未傳入江湖。梅嬰於山林大笑,道眾人皆已入局,且看接下來的好戲,隨即點燃煙火。凌虛閣大殿,眾人聞聽煙火,神色有變,梅雪漫驚慌,這是梅家求救的煙火。

第24集
紫煙掛心容嫿的生死,時發現容靖灃臉上的傷已痊癒。容靖灃這才坦言當日墨幻根本未對自己下毒,那毒是自己所下,若非如此,各大門派又怎會輕信於自己,將目標轉移到靈教的身上。紫煙心情複雜,覺得自己越來越不了解容靖灃,表此番其實是兩敗俱傷,凌虛閣雖覆滅但龍吟城也並未真正贏得勝利,他們失去的恐怕他要到日後才會明白。瀟瀟給尚不知情的白為止送飯,流淚將外面的情況如實相告,並私下將他放走。陸一舟與那嵐岳祭拜林若寒,陸一舟交代其生前遺言,道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那嵐岳,凌虛閣不在了,他必須振作。

第25集
容嫿被淨淵所救,起誓無論是龍吟城還是凌虛閣,自己都會有所交代。容嫿於寺廟日日點一盞天燈,期盼那嵐岳能平安歸來。樹林另一側的陸一舟見了天燈於是提議把天燈重新放飛天空,卻被那嵐岳冷言拒絕。容嫿表示要去小雪盟找到那嵐岳的消息。那嵐岳也來到小雪盟,墨幻問那嵐岳是否想好了要回靈教,那嵐岳表要憑自己的能力一點點向龍吟城討回,但卻絕​​不會成為靈教的一員,也不會和靈教有任何的牽連。

第26集
容嫿與白為止久別重逢,心情複雜,容嫿求白為止助自己為凌虛閣討回公道,她要向天下人揭開容靖灃的真面目,也更要藉助白甦的力量聚天下人心向龍吟城行討伐之事。白為止猶豫再三,答應盡力一試。容嫿與王氏雙傑相見,請他們相助自己查清白甦的頑疾起因,白為止被兩位師兄打得鼻青臉腫,卻隻字不提當年被趕出師門的原因。此時的那嵐岳已至北荒,先是殺有挑釁倨傲之意的靈教弟子以示威,隨後更是沉住氣於房中等候,暗暗與墨幻比試誰會先低頭開口。

第27集
龍吟城中,老字堂由梅嬰暫代,容夙心中大為不滿,想要儘早將他扳倒。而遠在北荒,墨幻開始修煉玄兵符,那嵐岳心口的赤華珠受到感應,帶著他往水濂台而去。墨幻告訴他唯有練玄兵令才能活下去,也唯有修煉此功才能打敗容靖灃。那嵐岳得知墨幻用那嵐族人練功,心中大怒但唯有按耐不發,選擇開始修煉玄兵符。墨幻冷道他若能活著走出深潭,再跟自己計較復仇之事。那嵐岳痛苦修習,於水濂台中倒下,時唐門二長老忽然出現,暗藏殺機。唐門二長老出劍行刺,那嵐岳發現自己內力全無,險些中劍,但他絲毫不懼,反步步緊逼上前。唐門二長老見其心口赤華珠,震驚猶豫,時墨幻現身將他打暈。

第28集
梅嬰攜生字堂弟子查探凌虛閣廢墟卻遭埋伏,那嵐岳隨後掩面現身打暈了梅嬰,將赤華珠種入其心口。同樣前來的容嫿獨自前往寒洞想要憑弔,卻意外與拜祭林若寒的那嵐岳相遇。那嵐岳不知如何面對容嫿,容嫿以自盡相逼,那嵐岳終究心痛不捨現身。二人相認,心境卻是不復往昔,那嵐岳問容嫿是否有話要問,容嫿搖頭表都不重要了,只要他安好地在自己面前,就是最好的結果,並求那嵐岳無論如何都不要再與自己分開,她實在害怕這只是自己的又一個夢。

第29集
瀟瀟前往接應梅嬰為其診病,梅嬰心虛遮掩赤華珠一事。瀟瀟察覺有異,派弟子暗中跟著梅嬰。那嵐岳隨容嫿回黑石山見白蘇,白蘇惱怒白為止胡亂認師,那嵐岳當即敬茶解除了二人的師徒關係。白蘇質問那嵐岳為何避而不見,容嫿知他定有隱情不願細說,連忙出言圓場表自己要給眾人下廚。二人於廚房親暱笑鬧,想要努力找回到以往的快樂,但那嵐岳叮囑容嫿自己活著的消息切不可穿出去。梅雪漫與滄七擔心前來,那嵐岳暗中與二人相見,表自己自有分寸。白為止提點容嫿她與那嵐岳之間畢竟有血海深仇,這並不是他們兩個自己能承受得了的,容嫿心事漸漸沉重。

第30集
容嫿與瀟瀟相見,商議紫煙治病一事。面對滄七的勸阻,那嵐岳表自己與容嫿也到了告別的時候了。夜深,二人交談,容嫿詢問二人於林若寒墳前相遇是否不是偶然,梅嬰的赤華珠是否是他種下,而當日在小雪盟他是不是也在場。那嵐岳一一承認,容嫿表明白他有苦衷,也相信他絕不會與墨幻同流合污,只是自己想知道這其中的真相,與他一起面對。那嵐岳沉默良久,決意將赤華珠一事坦誠相告。容嫿心痛難忍,淚如雨下,表自己定會想辦法治好他。

第31集
容夙為見紫煙,與滄七等人發生爭執,梅嬰乘亂,潛入無人看守的紫煙房中,乘她尚未完全恢復,將她殺害。紫煙死前,以髮簪刺入梅嬰大腿,留下了關鍵線索。梅嬰聽見有人前來,忍著劇痛逃離現場。那嵐岳發現紫煙被殺,紫煙緊緊抓著他的衣領,想要告知兇手身份,那嵐岳以內力護住她心脈,想救她性命,奈何已回天乏術。這一幕被趕回的容嫿與白為止看在眼中,白為止誤會那嵐岳害死紫煙。那嵐岳看著容嫿,不料容嫿眼中也滿是質疑。二人對峙,容嫿雖有心信任他,但這些時日發生的種種,已叫她看不清那嵐岳的真面目,連她自己也開始懷疑那嵐岳,那嵐岳故作冷酷,問她可是懷疑自己害了紫煙。

第32集
那嵐岳忍著反噬之痛趕回靈教,繼續修煉玄兵令。唐門二長老不甘心先前失敗,乘機將毒液混入水中,想乘機卻那嵐岳性命,不料那嵐嶽大功已成,百毒不侵,瞬間將他制服,煉成了兵人。梅雪漫默默陪伴那嵐岳,知他與容嫿越行越遠,希望守在他身旁,但那嵐岳始終無法放下容嫿。

第33集
容嫿偷換解藥,梅嬰果然中計,梅嬰將計就計,露出傷口,表是試毒時受的傷,以此蒙混過去。容嫿查驗之下,發現紫煙的簪子丟失,心生一計。白為止發現容嫿懷了身孕,替她掩飾,叮囑她務必小心,此事若被有心人知曉,勢必利用,龍吟城絕容不下那嵐家的孩子。芸兒察覺此事,打算傳信通知那嵐岳,被容嫿下令阻止,不願那嵐岳知曉此事。

第34集
容嫿請來白蘇坐鎮,以防龍吟城有變。白蘇向容嫿送來了那嵐岳一路往龍吟城的消息,而且墨幻也將親臨,中原武林將面臨巨大浩劫,他絕不允許墨幻這個大魔頭捲土重來。容靖灃察覺容嫿今日越發憔悴,詢問究竟中了什麼毒,為何這麼久尚未康復。白為止搪塞蒙混,引起容靖灃的懷疑。容靖灃獨自探望容嫿,給她送去補品。容嫿不敢在父親面前有所遲疑,大口吃下補品。

第35集
那嵐岳情急之下,心頭赤華珠蝶化,功力大增,一時間宛如戰神降世,眾人根本不是對手。眼見那嵐岳失去理智,容嫿拼命呼喚,那嵐岳眼中的凶光逐漸退去。陸一舟帶著手下前來接應,那嵐岳抱著容嫿,內心愧疚無比,容嫿表只要與他在一起,一切都值得。馬車上,突然間,鮮血染紅了容嫿的衣裙,竟是腹中的孩子出現滑胎之兆。

第36集
梅府之中,彷彿一片世外桃源,不受江湖恩怨波及,容嫿與那嵐岳好不容易獲得了片刻安寧。容嫿義正言辭,向梅雪漫行禮,表自己確實想取梅嬰性命,因為他害死了自己的親人,但如今他活著,並不代表梅雪漫要為他犯下的錯誤,自責愧疚。梅雪漫感佩容嫿的心胸,也終於明白,為何那嵐岳鍾情於她,雖心中始終難以割捨對那嵐岳的感情,也唯有一聲嫂嫂稱呼容嫿,將感情深深埋葬。琉璃來到,告知龍吟城中的情況,得知白蘇有危險,眾人決定將他盡快救出。陸一舟前往龍吟城打聽情況,準備伺機救出白蘇。

第37集
容夙看著父親離去的背影,心中已下了決定,這一次不能一錯再錯。容靖灃剛走出大殿便被武林人士團團圍住,原來白蘇早已康復,與眾人設計當面揭穿容靖灃的真面目,容夙為父親求情,希望留他性命,白蘇顧全大局,答應不傷容靖灃性命,將他永遠軟禁龍吟城中,從此不可再踏足武林半步。墨幻返回靈教途中,救下梅嬰,梅嬰為保性命投靠墨幻。白蘇與容夙等人聯手阻攔去路,要墨幻交出梅嬰。

第38集
江湖中人於北荒搜尋容靖灃踪影。容嫿知曉姐姐帶著人馬來到,心中也想出一份力。那嵐岳對容靖灃有著血海深仇,不願出手相助,那嵐族人對容嫿頗有微詞,認為就是她一直從中作祟,族長才遲遲不肯繼續復仇大業。容靖灃甩開盯梢,不料對方卻發出信號,一時間所有人都注意到容靖灃的動向。明知可能是陷阱,容夙還是帶人前往接應,被江湖中人圍困,眼見危在旦夕。那嵐岳最終還是派人前往,將容夙等人救出困境。

第39集
容嫿趕到聽風鎮,發現大局已定,果然如她推測的那樣,墨幻不按常理出牌,居然調轉人馬,不去奪回靈教,而是入主龍吟城,一時間不但打算了所有佈局,更助長了她的氣焰,如今江湖之上恐怕已無人與她作對。容嫿收到那嵐岳派人送來的解藥,想到計劃,要想針對墨幻,必須從她身邊的人著手,將她與梅嬰分化,而後逐個擊破。那嵐岳從墨幻留在教內的畫中領悟了置之死地而後生的解毒之法,白蘇勸他小心為之,弄不好會傷了性命。那嵐岳不願受制於人墨幻,更不想向她低頭,執意懇求白蘇相助,以內力擊碎化去他心頭化蝶的毒蟲,唯有如此,才能徹底擺脫幻華之毒,與墨幻一決高下。

第40集
玄夜得知龍吟城失守,不顧安危準備前往查探,琉璃又急又氣,不解他為何明知九死一生,還要固執前往,墨幻武功何等了得,天下間根本無人是她對手。玄夜難捨忠義,表即便琉璃能攔他一時,也攔不了他一世。琉璃深知無法阻擋,決心與他一同前往。琉璃潛入聽風鎮探聽消息,不料被梅嬰識破偽裝,擒入龍吟城中。容嫿與白為止沿途來到醫館,打算與容夙等人回合,不料滄七與梅雪漫來到,原來那嵐岳早有安排,讓二人前來相助。容嫿察覺異樣,懷疑父親尚在人間,一時間對那嵐岳的心苦早已猜得七七八八。

第41集
墨幻受傷,隱而不發,不願被他人發現,於是傳令不再追擊,關閉城門。父親的死深深刺痛容嫿,讓她明白,自己與那嵐岳之間,始終隔著千山萬水。那嵐岳寬慰容嫿,知她痛失親人的痛楚,言明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的安危,絕不會任由她胡思亂想,希望她能依靠信任自己。但容嫿此時早已心力交瘁,深感無力與他再續前緣。為助梅雪漫脫險,那嵐岳強行將梅嬰帶離龍吟城,並施計以易容術助琉璃逃離。墨幻深以為梅嬰與那嵐岳早有勾結,下令追殺梅嬰。在那嵐岳的幫助之下,琉璃偽裝成靈教弟子逃出龍吟城,玄夜在外接應久不見琉璃踪影十分擔憂,突見靈教弟子出現,上前降服,二人交手之後, 發現虛驚一場。

第42集
琉璃不解其中深意,對容夙頗有微詞,容嫿深知姐姐為人,替她給二人送行,玄夜含淚拜別,帶著琉璃離去。琉璃出逃,錦鵲心中半喜半憂,她與管不拙聯手欺騙墨幻,偽裝琉璃已死,不料卻被墨幻識破。錦鵲不願連累管不拙,只得吐露實情,琉璃失踪,她並不知曉究竟,害怕明尊怪罪,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希望明尊看在往日情面上,若殺便殺她一人,不要牽連管不著。

第43集
容夙醒來,身處龍吟城中,雖保住了性命,但幾乎成了廢人,她情緒激動,拒絕服藥,擔心容嫿安危。那嵐岳為完成梅雪漫遺願,唯有將梅嬰關入梅府,下令嚴加看管,不得再讓他外出一步。梅嬰經歷喪妹之痛,對往日的罪行並不悔恨,反而怪那嵐岳,若不是他的出現,自己怎會落得如此地步。那嵐岳得知驛站被襲,急忙準備前往營救容嫿,不想容嫿卻突然出現於梅府,彷彿無事的人一般。

第44集
夏至這日,早已康復的容夙,假借去空字堂透氣,乘機引火,那嵐岳的人馬乘亂,裡應外合,攻入龍吟城。龍吟城下,雙放人馬廝殺慘烈。容嫿說服管不拙,管不拙想起師父這些年倒行逆施,決定護著錦鵲離開。墨幻因毒素積攢,暫時失去內力,聽著外面的動靜,她知曉自己中計,容嫿遠比她想像中的聰明堅韌。那嵐岳親自找尋墨幻,要為一切畫上句號,墨幻卻表示容嫿今生走不出龍吟城,說著當著那嵐岳的面,傷了自己,一旁容嫿承了墨幻的傷,血跡斑斑。那嵐岳這才知曉,原來墨幻早已布下了一盤自己贏不了的棋局。為了容嫿,自己絕無可能手刃墨幻,容嫿愧疚看著那嵐岳,自己最終還是成了他的軟肋。

第45集
昔日相識的河畔,一對璧人的背影,像極了那嵐岳與容嫿,原來那嵐岳將母蟲引入自己體內,護住了容嫿性命,經多方調理,容嫿終於恢復健康。二人最終決定退隱江湖,過平凡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