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第11集
紅蓮知道阿娘是玉帝和閻王用來引她上勾的魚餌,她自信滿滿地自言自語說自己即使被發現也不怕,只要她還是人,玉帝和閻王就對付不了她,只有巫靈能殺得了她,但她相信巫靈絕對不會聽從玉帝和閻王的命令殺了她。紅蓮得意地對著鏡子笑,而鏡子映出來的是另一個人,那就是附在紅蓮身上的巫煙。巫靈對銀悟殺惡鬼的扇子很好奇,百思不得其解只得半夜偷入銀悟房間偷看扇子,卻被銀悟發現。巫靈問銀悟扇子和髮簪的來歷,銀悟不肯說,兩人於是打起來,打得不可開交的時候被隔壁驚醒的阿娘阻止。後銀悟告訴阿娘扇子和髮簪是他的師傅給他的。第二天阿娘去取新衣服的時候遇到朱月,兩人一起喝茶聊天,阿娘問朱月對未婚妻的想法,朱月說是父母之命,別無感覺,阿娘替未死的李瑞林感到失落。此時銀悟在李瑞林房間裡發現了她生前寫的日記,得知李瑞林是喜歡上了朱月。在街上擺攤的鈴當看到阿娘,想多聽她的聲音而跟上去,不料遇到崔大人派去殺銀悟的人綁架阿娘,被一同綁架。銀悟收到箭信趕去營救,對方拿阿娘威脅,銀悟只得不反抗被打。阿娘跟鈴當在逃走時被圍住,阿娘為救鈴當犧牲自己,匪人離去,被朱月和鈴當看到阿娘死而復生的情形及銀悟為救阿娘做人工呼吸。鈴當終於知道阿娘是當天那個女鬼。巫靈質問玉帝為何不告訴他兇手是巫煙,玉帝說信不過千年前的他。而原來銀悟小時候差點死了是被玉帝所救,條件是總有一天會想起來做回報。阿娘醒來後責問銀悟人工呼吸的事及向他道謝。銀悟給阿娘拿了新衣服。並跟她說要找當日傷害他們的人報仇。第二天,阿娘找銀悟的時候他正在看從骨墓帶回來的符咒,阿娘說她曾在崔大人家見過這個符咒。銀悟和阿娘把符咒帶去給鈴當,讓她幫忙找到這個符咒的作用由來及畫的人,然後銀悟去了崔大人府上。銀悟根據阿娘的陳述找到了一樣的符咒,並且進入了紅蓮(巫煙)建有地下室的房子門口。剛想推門,卻被朱月叫住。

 





012
第12集

朱月喝止住銀悟,質問他來自己府上何事,銀悟說自己來拜見崔大人,朱月說此處是家中神聖的祠堂,銀悟沒有權利來此。朱月提到阿娘,銀悟卻讓朱月不要作多餘的關心。 銀悟離去後,女子詢問來者是何人,得知是使道後,不解他來的原因,隨後斥責崔大人對阿娘動手,並威脅他再做出不合適的行為小心地位不保。女子告訴朱月自己想要的不是阿娘的靈,而是她的身體,要朱月斷了對阿娘的念頭。女子將匕首再次交給朱月。 阿娘在官府正擔心銀悟的情況,銀悟歸來,銀悟點破阿娘對自己的擔心而開心不已。 崔大人詢問手下,之前綁架阿娘對付銀悟時,妨礙者是否為朱月,手下說好像是。崔大人尋思女子不讓動阿娘的原因。 阿娘和銀悟商量該怎麼找尋崔大人和符咒的關係,銀悟說自己會去找崔大人一次,但是沒有信任的羅將。阿娘提出自己幫助銀悟尋找,結果找來了一群鬼魂。阿娘交待他們在崔大人家找找可疑的東西,和紀錄其言行。 巫靈因巫蓮之事煩憂不已,玉帝看著巫靈的樣子說自己當初趕走巫蓮是不是做錯了。 銀悟拜訪崔大人,拿出帶有符咒的布條,崔大人很是惱怒,銀悟卻指出崔大人家有和此一樣的符咒,還在之前埋了骨墓,質問崔大人。得知銀悟到來的朱月趕來,辯解自己家的符咒只是為了保平安。但銀悟卻說這是殺人之後用的符,問到是誰畫的符,朱月卻直言不知。銀悟笑著說這次的事自己是不會這麼放過的,然後離去。臨走前讓鬼魂們進屋搜索,不想鬼魂們竟無法進入崔大人的府邸。 銀悟回去將此事告訴阿娘,阿娘想起崔大人家確實沒有一個鬼,銀悟又聯想到骨墓處也沒有鬼,阿娘懷疑符咒的用處是為了阻止鬼接近的,想去看看,被銀悟阻止。 兩人找到巫女,巫女說自己在書中並未找到這樣的符咒。銀悟問到巫女能否寫讓鬼魂進入的符,巫女說必須要找出符咒的真相。 銀悟發現阿娘有些怪怪的,阿娘說不明白父親為什麼要把自己嫁到崔大人家。阿娘覺得很傷心,說一開始自己只是想知道自己的身世,現在卻變得貪心,希望生前的自己被喜歡,希望自己有喜歡的人,但是從朱月那裡得到的真相卻讓她很失望。 銀悟獨自翻看阿娘生前的日記,再三思量後將日記交還給阿娘,告訴阿娘她的問題的答案就在裡面,還告訴阿娘李雪煙是個比她想像中的樣子好得多的人。 屋外的銀悟不知道自己做得是否是對的,屋內的阿娘翻看著日記,雪煙文雅賢淑,在小橋上初遇朱月,對其一見鍾情,而向父親提出與朱月結親。阿娘內心百感交集,走出屋外,提到自己想起了初遇朱月的情形,自己還能感受到那種心跳和把朱月當作一輩子的愛人的心情,銀悟不是滋味,說自己很希望阿娘曾說她是她,李雪煙是李雪煙的這件事是真的,正當銀悟想要對阿娘表明心意,阿娘卻退卻了,還用月圓暗示自己很快離去的事實,然後離去。 阿娘回屋後心裡很慌亂,自言自語道不要說了,銀悟想到阿娘曾說的讓自己不要喜歡她和阿娘即將離去,感到很痛苦。 銀悟向官員們提出要找小卒,官員們很是為難,銀悟以官員們中飽私囊之事相威脅,離開時見到阿娘,阿娘見到銀悟忽然變得很勤奮而奇怪。 巫女找尋關於符咒的書籍時石鐵來訪,兩人提到符咒的事,巫女無意間說漏了銀悟可以看到鬼魂和阿娘曾是鬼魂的事,知道真相的石鐵一路狂奔回去詢問銀悟,被屋外的阿娘聽見。石鐵當著兩人的面指責阿娘迷惑銀悟,並要趕走阿娘,被銀悟斥責,石鐵悲憤交加跑開,阿娘也難過地回到房間並將銀悟攔在外面。 兩人的過往點滴不斷交織在彼此的心間,銀悟失落地回到房間。 夜裡,朱月獨自思索著女子的話語,在阿娘和地位間抉擇,他看著匕首,最終下定了決心。 朱月找到女子,說自己會把阿娘的心找來,但是可能會很麻煩,女子說只需要他問出阿娘想要什麼。朱月身著夜行衣潛到阿娘房內,卻再次遲疑,拿著匕首的手竟刺不下去,只好離去。彷彿感覺到什麼的銀悟來到阿娘房間,問阿娘是否安然無恙。 朱月回到女子處,問女子自己為何如此,女子怒斥朱月無用,為愛情這樣虛無的事而失去自己。 銀悟在庭院內望著月亮,回去時見阿娘無所事事地蹲在地上,兩人都睡不著覺,阿娘提及石鐵白天的反應安慰銀悟,還說自己拖累了大家,要早點把事完成離開才好。銀悟對阿娘說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樣,告訴阿娘自己喜歡她,阿娘卻逃避,說自己和銀悟的心意不一樣,想要離開,銀悟緊緊抓住阿娘的手,並說這是最後的機會了。